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 誤入骨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 誤入骨域字體大小: A+
     

    奧斯頓的一番話,震驚了秦浩了冥梟,讓他們對星河間的奇地,有了全新的認識。

    「混沌魂域……」

    秦烈第一次聽說,除了混沌血域外,竟然另有一個更加神秘之地。

    「深淵通道重新暢通了,從現在起,你們可以自由出入各層煉獄,也都可以離開了。」

    奧斯頓又道,「其它煉獄層面的那些惡魔,得知卡斯托爾蘇醒,九幽一切都已塵埃落定后,都急匆匆返回他們所在的煉獄層面了。」

    「他們急著去阻止卡斯托爾的另外幾具分身醒來。」

    看了一眼凌語詩,他又說道:「你們不用再為她而擔心,只要她在九幽煉獄,有我照看著,我可以保證她不受外力的干擾。」

    「呼!呼呼!」

    奧斯頓講話時,秦烈注意到,那些懸浮於高空的惡魔,都漸漸從幽冥城離開。

    從寒寂深淵而來的道森等惡魔,應該也知道深淵通道重新開啟了,此時已相繼離開。

    他們一動,秦浩和秦山等人,也知道了最新的情況。

    他們和炎帝、冰帝等人,都各自從幽冥城的修鍊之地走出,都表示要離開。

    「冰帝和炎帝,還有姬家、補天宮的域始境武者,都會返回靈域。」秦浩過來后,說道:「我準備去其它煉獄層面活動活動。」

    奧斯頓深深看向他,說道:「以你的實力,夠資格在任何煉獄層面活動。不過。你還是要謹慎一點。免得其它層面的惡魔君主誤會。」

    他知道,秦浩為了兒子,是準備以自己的力量,對卡斯托爾另外幾具分身動手了。

    他見識到了秦浩的力量,知道秦浩有能力在任何一層煉獄,和任何一個惡魔君主正面一戰。

    「嗯,我會知會那幾個傢伙一聲。告訴他們你和他們的目的一致。」奧斯頓道。

    「多謝。」秦浩說道。

    「不介意的話,我想在幽冥城多呆一段時間。」冥梟詢問奧斯頓的意見。

    奧斯頓頷首點頭,「隨便你。」

    他是這層煉獄的君主,冥梟乃奧斯汀的後裔,算起來,也是他的後輩。

    如果不是有這一層關係在,以冥梟十階大惡魔的實力,又並非九幽的本土惡魔,長時間逗留九幽其實是不太合適的。

    「秦烈。你這具魂獸分身,還是盡量不要在煉獄走動了。」奧斯頓沉吟了一下,說道:「煉獄的惡魔,對魂族都不太友好。你以魂族的形態活動,在九幽活動無妨,去了別的層面煉獄。一定會引起很多不必要的麻煩。」

    「哦。」秦烈若有所思地點頭。

    他也清楚煉獄的許多大事件。背後都有魂族的御魂大帝的影子,八層煉獄的大惡魔,對魂族的厭惡,猶在靈族和神族之上。

    要是知道他的一具分身,乃是魂族的族人,恐怕會給他帶來不少的非議。

    「我會離開。」他表態。

    「我是九幽君主,你以後可以自由出沒於九幽煉獄,其它的幾層……暫時不要去了。除非你本體所在的炎日深淵,完完全全蛻變為煉獄,你或許在八層煉獄才能擁有話語權。」奧斯頓道。

    「知道了。」

    ……

    星河深處。

    秦烈的血魂獸分身。領著古塔斯、巴狄、坤羅、辛達和提亞,在幽暗的星空中飛逝著。

    一塊塊荒蕪冷寂的隕石,散落在血魂獸分身旁邊,那些靜靜停滯在昏暗星河的隕石,沒有散發出絲毫的光澤。

    血魂獸離開靈域已許久許久。

    和本體失去聯繫時,他的兩具分身得知本體只可能陷入兩個異地——八層煉獄和陰影暗界。

    他的暗魂獸分身,去了幽冥界,試圖通過「九幽魂獄」前往九幽煉獄。

    血魂獸分身,則是帶著本屬於「夜鬼」的五個魂奴,通過「夜鬼」進入靈域的空間漩渦離開,在星河深處找尋陰影暗界的入口。

    後來,當本體獲得了星空鏡以後,血魂獸分身和本體重新建立的聯繫。

    他從而知道本體被困於黃泉煉獄。

    本體在融合黃泉煉獄,朝著炎日煉獄惡魔君主突破時,暗魂獸分身領著道森他們去了九幽,可血魂獸分身並沒有返回。

    因為血魂獸分身已在星河深處顛簸了許久許久,血魂獸在星河深處的活動,讓秦烈對浩瀚星河的神秘有了清晰的認識。

    所以他任由血魂獸分身繼續在星河探索。

    「主人,我們已不再搜尋陰影暗界,後面我們該何去何從?」

    一塊冰冷的褐色隕石上,古塔斯忽然忍不住詢問,鮮艷的眼球中閃爍著異芒。

    古塔斯是骨族的族人,在骨族犯下大錯后,被逐出了骨族,為了能夠在星河中繼續生存下去,才加入了夜鬼。

    「暫時沒有目標。」血魂獸漠然道。

    「我們……已經在不知不覺間,進入了骨族的星域,前方一些域界星辰,都屬於骨族了。」古塔斯顯得有些不安,「或許要不了太久,我們就會遇到骨族的族人。而我,也來自於骨族,在骨族的名聲很不好,我怕骨族的族人認出我以後,會給主人帶來麻煩。」

    「骨族?」血魂獸愣了一下。

    他突然想起了沙列。

    沙列在寒寂深淵,同苗風天待了很長一段時間,讓苗風天的煉屍之術獲得了巨大突破。

    他對沙列很有點好感,他倒是沒有想到,在他無目的旅途中,漸漸臨近了骨族的星河域界。

    通過古塔斯、巴狄五大魂奴,他對骨族,還有羽族、地魔族,包括星海內的一些秘事,都有了較為深入的認識。

    他知道如今的骨族,在星河間的實力,僅次於四大超階血脈種族。

    「骨族和魂族的關係很不好,主人您此時的身份,又是一個魂族的族人……」古塔斯繼續道。

    「骨族和魂族關係很差?為何?」秦烈奇道。

    「以前骨族追隨著卡斯托爾大人,曾經四處追殺魂族的族人,給魂族帶來了很大的創傷。」古塔斯解釋。

    「卡斯托爾!」秦烈一驚,「你仔細說來聽聽。」

    他這具血魂獸分身,慢慢縮小蛻變著,一會兒就變幻為本體的形態。

    「我將這段記憶直接交給主人觀閱吧。」古塔斯道。

    「呼!」

    一簇魂念,通過古塔斯和血魂獸分身的聯繫,直達靈魂樹。

    一縷縷古塔斯的記憶,突然間,就變成了秦烈的一部分。

    他在頃刻間,就了解到了骨族和魂族的糾紛,對骨族那段不堪回首的過去,有了清晰直觀的認識。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