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六百七十章 第一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六百七十章 第一人!字體大小: A+
     

    「命運之力,我們的命運都被天啟給扭改了?」

    冥梟心中生出懼意,掌握命運權杖的天啟,給他帶來了巨大的壓力。

    「你既然沒有被影響,那麼……你能不能幫助凌丫頭?」秦山道。

    「我不知道。」秦烈皺著眉頭,「她這是在解析融合奧斯汀領悟的靈魂烙印,這種時刻是非常敏感的,我害怕幫倒忙。」

    「那怎麼辦?難道只能通過天啟,從命運之力上著手?」冥梟憂心道。

    秦烈一時間也沒有什麼好辦法。

    他看向天空,發現就在這個時候,炎帝、冰帝為首的人族強者,已經被那些大惡魔圍住了。

    本該合力攻擊靈族的兩股力量,由於氣運的逆轉,竟然馬上就要爆發大衝突。

    反倒是那些靈族族人,成為了旁觀者,置身事外。

    同樣得到命運之力垂青的靈族族長阿薩德,喚出靈族的聖物玄天靈球以後,以玄天靈球內澎湃的生命力,抵禦著了秦浩的九層魂壇,將秦浩的毀滅之力,都給暫時阻攔。

    阿薩德乃靈族族長,可他卻需要藉助於聖物玄天靈球,才能抗衡秦浩的毀滅之力。

    這足以證明秦浩的可怕。

    那些眾多的靈族血脈戰士,仰望著端坐於九層魂壇之巔,不斷揮灑出毀滅之光的秦浩,也油然而生敬意。

    「區區人族,居然擁有如此強大的實力,我們以後不能小瞧那些異族了。」

    「就連族長。都需要藉助於玄天靈球,才能勉強和他抗衡,此人的確恐怖。」

    「毀滅之力……」

    靈族那些強大的血脈戰士,注意到惡魔和炎帝、冰帝發生衝突后,立即將注意力都放在秦浩身上。

    在他們的身旁,有很多和他們一樣的靈族族人,被毀滅之力轟擊正著后,都徹底化為了虛無,連一絲的靈魂氣息他們都感覺不到。

    那是完完全全地死透了。

    同族。同階血脈戰士的死亡,令他們對秦浩又驚又懼,讓他們終於正視人族的武者。

    「阿茲加洛!道森!都住手!」

    九幽君主奧斯頓,眼看那些大惡魔,和人族的戰士即將爆炸衝突,急忙咆哮著阻止。

    「君主大人!他們衝擊了我們!」

    「我們被偷襲了!」

    「是他們先動手的!」

    十階血脈的大惡魔。魔瞳閃爍著殘暴的凶光,死死瞪著炎帝、冰帝等人,向奧斯頓解釋。

    「誤會,真的是誤會……」冰帝無力地解釋。

    「我們所有人的氣運,都被天啟和命運權杖改變了,如果我們不能明凈心智。受到靈魂內命運之線的牽動,我們必將被天啟玩弄!」奧斯頓咆哮。

    他畢竟是十階巔峰血脈的深淵大惡魔。而且也精通靈魂秘術,他也注意到藏於眾人的靈魂深處的命運之線,都忽然變得明顯。

    他旋即意識到天啟藉助於命運權杖,在那一霎間,究竟幹了什麼。

    「命運被扭動?」

    「氣運改變?」

    「天啟的陰謀!」

    那些惡魔,還有人族域始境的強者,聽到奧斯頓的解釋后。都流露出深思的目光。

    也在此刻,天啟攥著命運權杖的那隻手。忽地用力揮動了一下。

    更強大的,影響眾人命運的異力,又一次從命運權杖迸發而出!

    「呼哧!嗤嗤!」

    一條條充滿著腐蝕力的異光,從秦浩轟開的空間巨洞內,陡然濺射而出。

    附近的惡魔,一旦被那些域外流光碰到,堅硬的血肉軀體,立即就開始消融。

    「燼滅之光!竟然是燼滅之光!」

    阿茲加洛凄厲尖叫著,急忙停下了圍攻人族強者,試圖飛離那片區域。

    一聽說是「燼滅之光」,所有的惡魔,包括炎帝、冰帝等人,也都恐懼閃避。

    他們都知道「燼滅之光」的可怕。

    「唔……」

    秦浩眉梢一動,似乎才注意到裂開的巨洞內,濺射出了要命的燼滅之光。

    那些燼滅之光,在天啟命運之力的影響下,本欲消融附近的惡魔和人族強者。

    可在秦浩的注意力,從靈族的阿薩德身上轉移過來以後,那些彷彿可以消融萬物的燼滅之光,竟咻咻地朝著他飛來。

    似乎他能掌控那些燼滅之光!

    「大賢者!」

    「救命啊!」

    一見燼滅之光飛來,先前還淡定的靈族強者,又尖叫開來。

    「你,你竟然能御動燼滅之光!」

    身為三大血魂導師之一的天啟,在燼滅之光被秦浩牽引變動以後,也失聲驚叫。

    他在秦浩的身上,看到了太多不可思議的地方。

    「燼滅之光……」

    幽冥城的秦烈,也是一臉的訝然,同樣震驚莫名。

    他深知燼滅之光的可怕,可他的靈魂,也能不受燼滅之光的影響,甚至可以牽引燼滅之光。

    這時,他又懷疑他的異常,對燼滅之光的免疫,也源自於他父親秦浩了。

    「據我所知,你父親乃是唯一一個,可以活著從陰影暗界走出的生靈。燼滅之光,似乎就來自於陰影暗界一個神秘之地,他能不受燼滅之光影響,還能牽引燼滅之光,必然是因為他去過陰影暗界,並成功走了出來。」冥梟臉色肅然,講這番話的時候,也對秦浩充滿了敬意,「不久前,他說他在鑄造出九層魂壇以後,有自信和烈焰鳶一戰,我還有些懷疑。」

    「我現在相信他有這個實力和資格了。」

    「他已經是我們靈域有史以來的第一人了。」

    「嘶嘶!」

    冥梟講話時,從旁邊的凌語詩的眼角,飛逸出絲絲黑色光點。

    那些黑色光芒,如淚滴般出現,卻沒有滴落。

    秦烈敏銳地注意到,在那些黑色光點之中,烙印著眾多的靈魂秘術,都是奧斯汀爆滅后的靈魂精華。

    可此時,或許是因為凌語詩在吸收的時候,出現了什麼意外,那些已被她吸收的靈魂印記,竟然又流於體外。

    這是非常不妙的徵兆。

    「糟糕!還是要解決命運之力的影響才行!」秦山沉喝道。

    「我試一試吧!」

    秦烈的十階分魂,從暗魂獸分身內漂浮出來,這次不再是靈魂樹的本來形態,而是化為一縷幽魂。

    他是記起了當年,他以九階的魂脈,戰勝蜥蜴始祖的奇妙過程。

    關鍵就是燼滅之光!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