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六百六十八章 毀滅之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六百六十八章 毀滅之力字體大小: A+
     

    方圓千萬里內,不僅僅是生靈,連空間和時間都靜止了。

    即便是九幽君主奧斯頓,面對全力激發血脈力量,並動用了命運權杖的天啟,最後也被影響而受制。

    強大如秦浩,阿薩德,也都停滯不動。

    只有施法者天啟,曾踏入終極之境的卡斯托爾,還有幽冥城秦烈的那具十階分魂,沒有受到影響。

    天啟是始作俑者,卡斯托爾曾為深淵之主,他們命格太過於強大,可以超然於外也算正常。

    但秦烈……

    天啟和卡斯托爾,居高臨下,冷冷俯瞰著秦烈所化的那一株靈魂樹,都感到不正常。

    「如果是本體,能不受我和命運權杖的影響,我倒是相信。」天啟嘀咕了一句,「可僅僅只是分魂而已,居然也能置身事外,這就……」

    「為什麼你覺得他的本體可以不受影響?」卡斯托爾奇道。

    天啟神情肅然,「他本體擁有大氣運,血脈……甚至和各族的氣運息息相關。完美之血的形成,徹底改變了他的命格,即便是我和命運權杖,也都不能短時間扭轉他的命運。」

    「完美之血……」卡斯托爾喃喃道。

    他這具惡魔分身的眼瞳中,流露出貪婪的光芒,他不自禁的舔了舔唇角,似乎恨不得一口將秦烈吞下。

    他不得不以理智克制著**。

    他很清楚,對他而言……最好的時機還沒有到來。

    「要不要?」天啟試探地問道。

    卡斯托爾愣了一下。然後反應過來,知道天啟想要在開始之前,給秦烈這具分魂一個教訓。

    「不用。」他搖了搖頭。

    幽冥城內。

    秦烈那靈魂樹形態的分魂,看著靜止的時空,靜止的一切人和物,聽著天啟和卡斯托爾的對話。

    他知道,就在天啟和卡斯托爾對話的時候,天啟手中的命運權杖一直在奇妙的釋放著波動。

    那種波動,悄悄滲透到每一個生命的靈魂。已短暫扭轉了他們的命運之線。

    他不知道過一會兒,那些被命運權杖和天啟秘術影響的生命,命運……將會發生怎樣的變化。

    他本能地感覺到不安。

    「喀喀!喀喀喀!」

    就在此時,聲聲古怪的異響,突地從他父親秦浩的九層魂壇內傳來。

    他猛地看了過去。

    只見他父親那九層絢爛的魂壇,內部似有眾多異芒交織閃現。他父親深藏於魂壇內的靈魂本源,扭曲變幻著,似乎硬生生將天啟和命運權杖滲透過來的力量,給瞬間擊潰。

    被命運權杖和天啟血脈力量影響的秦浩,本靜坐在魂壇上一動不動,猶如一座雄偉石雕。

    此刻。隨著他魂壇的「喀喀」聲,石雕般的秦浩。漆黑的眼珠子率先骨碌碌轉動開來。

    一霎后,秦浩和他的九層魂壇,就脫離了天啟和命運權杖的掌控。

    「這……」

    被秦浩打爆了一次的卡斯托爾,眼見他掙脫了時空束禁,魔瞳驟然深沉下來。

    攥著命運權杖的天啟,臉色一變后,那隻手陡然釋放出眾多冰藍色光芒。

    那些光芒和命運權杖的力量交融。滋生出千萬遊絲般的藍光,魚群般飛向秦浩。

    「嘿!」

    恢復自若的秦浩。咧嘴一笑,他身下的九層魂壇,驀地變得幽暗模糊。

    一股毀滅眾生萬物的氣息,從秦浩和他的九層魂壇內,陡然間爆發。

    「轟!」

    秦浩周邊,被天啟和命運權杖禁錮的時空,突地爆炸開來。

    那一方空間,似乎在一瞬間,徹底化為了虛無。

    整個九幽煉獄的天穹,因為那種純粹的毀滅力量,被鑿開了一個巨洞。

    從那巨洞內,濺射著五顏六色的域外流光,其中……還有絲絲詭異的燼滅之光閃爍而出。

    由天啟釋放,向秦浩飛來的千萬遊絲般的藍光,離秦浩極遠時,已化為虛無。

    「嗤嗤!」

    絲絲燼滅之光,從秦浩鑿開的巨洞內飛出,流竄到九幽煉獄。

    「毀滅之力!」

    「純粹的毀滅力量!」

    天啟和卡斯托爾,此刻都失聲驚叫,一臉震撼地瞪著秦浩。

    似乎,直到這一刻,他們才意識到秦浩所掌握的核心力量規則——毀滅。

    「啪啪啪!」

    秦浩那座九層魂壇附近,空間塌陷,無數域外流光扭動著。

    握著命運權杖的天啟,明顯感覺到他施加在這一方天地的力量,已經徹底不受控制。

    他不得不立即揮舞著命運權杖,解除了對這一方天地的禁錮,讓一切恢復原樣。

    「轟!」

    突然間,秦烈感覺一切又恢復如初了,他又感覺到了空氣的流動,聽到了身旁冥梟的惡魔心跳聲。

    他也感覺到他的那具暗魂獸分身已活動自如。

    旋即,他注意到冰帝、炎帝停止的魂壇,重新活動起來。

    「嚎!」

    「吼吼!」

    十階大惡魔震耳欲聾的咆哮聲,也忽然間充斥在天地,令安靜的時空變得噪雜喧囂。

    漂浮在暗魂獸上方秦烈的那株靈魂樹,驚異地注意著天空的動靜,感受著來自於秦浩身上的氣息。

    秦浩身上出現的毀滅的氣息,在他將體內的烈焰血脈,盡情釋放,催發到極致的時候,他也能稍稍感受到一點。

    他一度認為,那種毀滅的氣息,來源於有著不滅之炎的烈焰血脈。

    直到今日,看到他父親在天啟和命運權杖的壓迫下,將其核心力量規則展現,他才知道烈焰血脈內蘊含著的毀滅之力,並非來自於神族。

    而是源自於他這個人族的父親!

    御動著九層魂壇,不再遮遮掩掩,盡情釋放毀滅之力的秦浩,不但自身從命運權杖的禁錮下解脫,還破掉了天啟的命運秘術。

    「呼!」

    秦浩的九層魂壇,又一次壓迫向阿薩德和眾多的靈族族人,無數眩目的靈光閃電般飛射而來。

    在那些閃電之中,蘊藏著來自於秦浩領悟的毀滅規則。

    十階血脈以下的靈族族人,還有他們的魔寵,一旦被那些蘊含毀滅奧義的閃電碰觸,會在瞬間爆碎。

    那些靈族族人爆碎的血肉塊,骨頭,鮮血,在毀滅之力的狂暴作用下手,會再次爆碎。

    如此反覆,使得那些靈族族人的血肉,骨頭,鮮血,歷經七八次的爆碎后,徹底化為虛無。

    徹底虛無後,空中再沒有那些靈族族人的痕迹,他們似憑空消失了一般。

    連一滴鮮血,一塊碎骨,一絲靈魂的氣息都沒有。

    那才是毀滅力量的真實威力!

    十階血脈的靈族戰士,還有他們的魔寵,被那種毀滅力量轟擊后,軀體也在爆碎。

    爆碎時,他們不得不全力激發靈力,以體內濃郁的生命本源苦苦抵禦。

    生命本源,全力用來對抗體內的毀滅規則,令那些十階血脈的靈族戰士,也都苦不堪言,精氣神都迅速萎靡。

    「玄天靈球!立即動用玄天靈球!」天啟高喝。

    締結出一層層空間,都無法阻攔秦浩毀滅之力的阿薩德,聽到天啟的高呼聲以後,瞬間醒悟過來。

    一個蘊藏著濃郁生命氣息的幽藍靈器,忽地被阿薩德取出,他兩手握著玄天靈球念念有詞。

    濃郁到令人眩暈的生命能量,從玄天靈球中瘋狂飛逸而出,全部湧入那些靈族族人體內。

    沒有被毀滅之力給瞬間轟殺至死的那些靈族的血脈戰士,還有他們的魔寵,得到聖器內滂湃生命之力的支撐以後,開始迅速修復著破碎的軀體。

    「唔!」

    幽冥城內,靈魂樹融入暗魂獸的秦烈,忍不住驚叫。

    他看到那些沐浴在玄天靈球寶光下的靈族戰士,爆碎的手臂,斷裂的肢體,竟然以肉眼可見的重新生長出來。

    這要比大惡魔變態的恢復力還要恐怖!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