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六百五十六章 疑團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六百五十六章 疑團字體大小: A+
     

    「咦?」

    九幽君主奧斯頓,降臨到幽冥城上空,沖著天啟怒吼過後,突然間愣住。

    秦烈順著他的視線,發現他看向了邪神冥梟。

    「你是?」奧斯頓驚奇道。

    此時的冥梟,並沒有蛻變為深淵大惡魔的形態,但也是紫發紫眸。

    第一眼看去,冥梟只是一個高階惡魔,只是氣勢如海般深不可測。

    奧斯頓畢竟是九幽煉獄的君主,他先前注意力都放在天啟身上,所以才沒有能第一時間注意到冥梟。

    這時,他從冥梟體內的血脈波動,已察覺到那高階形態的冥梟的不同尋常。

    「我從靈域的幽冥界而來。」冥梟道。

    「幽冥界……」奧斯頓的魔瞳中,閃爍著奇異的光芒,他霍然看向身後緩緩到來的凌語詩,若有所悟地說道:「你和凌家是什麼關係?」

    「他們算是我的後代。」冥梟不亢不卑道。

    他也是十階的血脈,也早已蛻變為深淵大惡魔,最近橫行於極炎深淵,更是讓那兒的大惡魔都無力抗衡。

    冥梟的惡魔血脈,隨著他踏入極炎深淵,進入了九幽煉獄,時刻都在變化提升著。

    他使得他在面對奧斯頓的時候,也不覺得低人一等,不覺得有多大的壓力。

    「凌家,是你的後裔……」奧斯頓沉吟了一下,又道:「那麼,你又是從何而來?你可知道,你體內深淵血脈的源頭?」

    冥梟皺眉。眼中也滿是困惑,說道:「我還在尋找。」

    頓了一下,冥梟又說道:「不知為何,在我進入九幽后,我的血脈變得很活躍。難道……」他有些啼笑皆非。

    他在猜測他的血脈,是不是也和九幽君主有關?

    凌語詩,算是他後面的幾代子嗣,而凌語詩覺醒的血脈天賦,卻和九幽君主有關。

    凌語詩的陰冥族血脈。應該來源於他,從這條線來看的話,他應該也和奧斯頓有淵源。

    可是,他的血脈之中,並沒有絲毫與「魂獄」相關的部分。

    這讓冥梟很是費解。

    「幽冥界,幽冥界……」

    九幽君主喃喃低語。魔瞳中光芒閃亮,似明悟到了什麼。

    不過,他並沒有和冥梟在這個話題上深談下去,而是對冥梟說道:「等處理了靈族的麻煩以後,我們可以好好談一下。」

    「好!」

    冥梟神情微震,也心生期待。確定九幽君主奧斯頓,對他的血脈源頭應該有些了解。

    「呼!」

    秦烈的暗魂獸分身。緩緩縮小著,又以本體形態落向了秦山。

    秦山旁,聚集著單元慶、陳霖等人,還有凌萱萱等凌家族人。

    「爺爺,你們沒事吧?」秦烈急聲道。

    秦山輕輕搖頭,臉色有些古怪,「你本體呢?」

    「在黃泉煉獄。短時間恐怕回不來。」秦烈隨口解釋了一句,旋即道:「靈族什麼時候摸上來的?你們……傷亡情況如何?」

    「很奇怪。我們並沒有什麼傷亡。」秦山沉吟了一下,說道:「我感覺靈族沒有全力攻擊,不然我們不可能如此從容輕鬆。那個天啟……真實的目的,應該不是要全力擊殺我們。因為那些靈族的血脈戰士,同我們戰鬥的時候,沒有和魔寵融合為一。你也知道,只有他們和魔寵融合以後,才是靈族血脈戰士真實的力量。」

    「魔寵和他們沒有融合,就證明他們未盡全力,所以我們才沒有什麼傷亡。」

    秦烈訝然,「那他為何弄出這麼大動靜?」

    秦山猶豫了一會兒,突然道:「我懷疑,他刻意弄出這麼大動靜,應該就是要吸引九幽的惡魔。」

    「什麼?」秦烈大驚,「爺爺,你認為天啟是故意引九幽惡魔過來?」他顯得難以置信。

    剛剛他也注意到了靈族的實力,出現於幽冥城的靈族十階血脈戰士,也就十五六個。

    這股力量,在融合魔寵以後,或許可以重創幽冥城,讓人族的魂壇強者死亡慘重。

    可要是說單單隻憑這些力量,就能將以奧斯頓為首的九幽惡魔屠殺,他是絕對不會相信的。

    何況還有道森這些外域的大惡魔存在?

    「我只是猜測,畢竟他們是可以全力斬殺我們的。」秦山說道。

    「確實奇怪,這個天啟一肚子壞水,沒人知道他究竟想幹什麼。」秦烈疑雲叢生。

    「天啟!說說看,你來九幽到底想幹什麼?」

    九幽君主奧斯頓,冷冷看著幽冥城外的天啟,魔眼中也布滿了疑惑。

    他也開始懷疑天啟的動機了。

    最初的時候,他也認為靈族入侵九幽,純粹是想要斬殺深淵惡魔,將惡魔的血骨帶回,讓靈族的聲威響徹星河。

    可是,靈族踏入九幽以後,一直都是不慌不忙,在九幽的各方疆域活動。

    只有在封閉的深淵通道突然開啟后,靈族才心神大亂,試圖亡命衝擊,要藉助深淵通道返回。

    在知道深淵通道又閉合了,靈族的族人,又不著急了,馬上從深淵通道附近退離。

    之後,靈族又在九幽的四處遊盪,顯得不驕不躁。

    這讓奧斯頓都摸不著頭腦,不知道天啟究竟想要幹什麼,猜不透天啟的動機。

    「抱歉,我們因何來九幽,暫時不便多說。」天啟微笑道。

    他在幽冥城的城外,身下也沒有魔寵,和如山般巨大的奧斯頓相比,他渺小如蟻。

    可他在面對奧斯頓的時候,卻無比的從容,彷彿他才是局勢的掌控者。

    他的淡然,令奧斯頓瞬間動怒,「天啟!你真的以為一切都在你的掌控之中?」

    「至少現在還是如此。」天啟繼續笑道。

    「我就不信你能在九幽為所欲為!」奧斯頓氣勢暴漲。

    任何人都可以看出,他在醞釀著一場風暴,能感受到他血脈的狂暴動靜。

    秦烈也知道,下一刻,奧斯頓就將向天啟發動猛烈的攻擊。

    此刻,一名靈族的血脈戰士,聽著天啟和奧斯頓的對話,同樣也一頭霧水,他忍不住詢問阿薩德:「族長,我們到底因何而來?」

    這時候,很多靈族的戰士,眼看奧斯頓和道森等大惡魔的到來,都有些驚懼不安了。

    他們也認為以他們的力量,不足以和三股勢力戰鬥,難以勝過兩方惡魔,和幽冥城的新來者。

    「為了我族昌盛的未來!」阿薩德沉聲回答。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