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六百五十一章 借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六百五十一章 借力字體大小: A+
     

    「竟然是你,竟然都是因為你!」

    九幽君主奧斯頓,魔瞳中電光如織,分明動了怒氣。

    然而,僅僅只有十來秒,他又瞬間鎮定下來。

    「卡斯托爾的一具分身,從九幽的冥河蘇醒了?」他沉聲道。

    「我看著他走出的。」秦烈回答。

    「難怪了……」奧斯頓臉色陰沉。

    「父親,那些莫名其妙失蹤的惡魔,難道是?」凌語詩神情一變。

    奧斯頓點頭,「肯定是他了。」

    「怎麼?」秦烈奇道。

    凌語詩蹙眉解釋,「就在最近一段時間,不時有八階、九階的惡魔,無緣無故的失蹤。我們本來以為是靈族乾的,可是在調查中,卻發現靈族的強者,壓根沒有去過那些失蹤惡魔的活動區。」

    「應該是卡斯托爾的那具分身,在通過惡魔來強大血脈力量。」秦烈也肯定了,「他吃掉靈族的族人,對他惡魔之身的重造沒有太大的幫助,只有同源的惡魔血肉,才能助他迅速強大,恢復到足以和奧斯頓大人一戰的實力。」

    「你得到了卡斯托爾的一部分死魂奧義?」奧斯頓忽地用一種怪異地目光看向他。

    秦烈心底一寒,生怕他也有想法,急忙道:「我的本體如今在炎日深淵,短時間內,我本體絕對不會離開。這具魂族的分魂,對那些死魂力量奧義,其實一點都不了解的。」

    「你不用緊張。其實我對卡斯托爾的死魂力量。沒有格羅姆那麼執著的追求。我雖然也領悟了一些,但沒有深入下去,我只是以死魂力量奧義,來完善自己的血脈力量。我和卡斯托爾所走的路,壓根不是一個方向,也不想用他的那個方向,去踏入終極之境。成為新的深淵之主。」奧斯頓表態道。

    給他這麼一說,秦烈稍稍鬆了一口氣,可還是不敢掉以輕心。

    「依照你的說法,我看卡斯托爾……選定你了。在他八具分身積累到足夠力量時,他會取代你,藉助於你的血肉之軀,重新成為深淵之主。」奧斯頓判斷道。

    「我明白。」秦烈答道。

    「你看似鴻運滔天,其實卻非常的可憐,命運……已被提前註定了。」奧斯頓淡然道。

    「父親。你是說秦烈會被卡斯托爾取代?」凌語詩驚道。

    「這是既定的事實。」奧斯頓道。

    此言一出,凌語詩忽然慌了,就要央求奧斯頓,讓他幫忙想想辦法。

    可是,不等她開口,奧斯頓已經搖頭了。「我幫不了他。」

    「那誰能幫他?」凌語詩急道。

    奧斯頓沉吟了一會兒。忽地深深看向秦烈的這具暗魂獸分身,喃喃道:「完美之血,卻有一具魂族的十階分魂。難道……連御魂大帝也在關注著你,亦或者已經悄悄出手?」

    他搖了搖頭,顯得很困惑不解。

    半響后,他說道:「這小子太奇怪了,我看不透,不知道他氣運的最終走向。」

    「那……」凌語詩欲言又止。

    「我反正幫不了他。」奧斯頓皺眉,旋即說道:「不過在幽冥城上,我倒是可以幫他一把。」

    「那就足夠了。」秦烈道。

    「還有。我可以讓卡斯托爾在九幽煉獄的分身,難以在短時間積累到巔峰之力,這樣可以給你拖延更多的時間。」奧斯頓自通道。

    秦烈愣了一下,道:「格羅姆都死了……」

    「他是他,我是我。」奧斯頓傲然地仰頭,道:「格羅姆心術不正,最近一百多萬年的時間,他放棄了去領悟自己的血脈力量,反而去追求卡斯托爾的死魂力量。他去面對卡斯托爾的分身,他這些年領悟的死魂力量,只會成為他的障礙,絕對不可能勝過卡斯托爾的那具分身。」

    「我和他不同。」

    奧斯頓冷哼一聲,「別說卡斯托爾的那具分身,還沒有完全恢復力量,即便他處於巔峰狀態,他那具分身我也有足夠的信心讓他無所作為!」

    秦烈肅然起敬。

    他也忽然想起,卡斯托爾在黃泉煉獄蘇醒的分身,的確在很短時間內,就找上了格羅姆。

    那具卡斯托爾的分身,顯然覺得他不需要恢復太強大的力量,就足以對付格羅姆了。

    而這一具在九幽煉獄的分身,卻在悄悄活動,不敢太早的暴露出來。

    這證明卡斯托爾在這裡的分身,對九幽君主奧斯頓非常的忌憚,在實力不足之前,不想去招惹奧斯頓。

    或許,他也是知道奧斯頓經過這麼多年的積累,對他的威脅遠遠超過了格羅姆。

    「靈族的強者,都在向幽冥城靠攏?天啟也在對吧?」奧斯頓突然問道。

    秦烈下意識點頭。

    「我明白了。」奧斯頓道。

    他突然出現於此的魔影,忽然化為了虛無,瞬息消失。

    也在此時,秦烈注意到,底下以深藍為首的那些靈族族人,早已飛向了幽冥城。

    似乎,在奧斯頓的那一個靈魂,剛剛在天空出現以後,深藍就有所警覺了。

    她應該是知道,在不久以後,將會有可怕的十階大惡魔,從深淵通道來到此地,為了保護那些和她一起的靈族族人,她選擇提前撤離。

    她的判斷也是正確的。

    「我下去解釋一下。」凌語詩知會了秦烈一聲,從高空飛落到暗血峽谷,說道:「有很多靈族的血脈戰士,都在趕往幽冥城。此時的幽冥城,局勢變得非常複雜,單單隻是我們,恐怕是無法抗衡的。」

    「父親剛剛來過?」亞倫道。

    「嗯,我通知了他,他應該會在不久后,主身帶領其他大惡魔趕來。」凌語詩道。

    「靈族為何會大量的聚集到幽冥城?」亞倫不解道。

    「在幽冥城,除了我的那些麾下外,又進入了一些域外來客。」凌語詩嘆了一口氣,「因為一些原因,天啟和靈族的族人,要給他們點教訓。」

    「哪邊的域外來客?」亞倫奇道。

    「靈域。」

    「靈域?」亞倫一怔,嘴角浮現出不屑之色,「那些人族?」

    「嗯。」

    「他們來送死嗎?」

    亞倫一臉的嘲諷,因為凌語詩的到來,他對靈域的人族刻意了解了一番。

    他知道靈域為超大型的域界,可是在三萬年前,卻被神族的烈焰家族和黑暗家族,在極短時間給攻陷了。

    他還知道,最近一段時間,天啟安排了兩個魂族不成器的皇子進入靈域,將靈域攪的天翻地覆。

    如夜鬼這般不入流的域外小勢力,進入靈域以後,也是如魚得水,可以恣意橫行。

    這讓他對靈域的各族非常的輕視。

    在他的眼中,靈域的各族,都只是低等級的生命種族,全部都不堪一擊。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