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六百五十章 禍亂源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六百五十章 禍亂源頭字體大小: A+
     

    「奧斯頓……」秦烈輕輕皺眉。

    有黃泉君主格羅姆的先例在,使得他對八層煉獄的惡魔君主,並沒有太多的好感。

    格羅姆為了儘早領悟死魂力量奧義,不惜殘害自己的血脈後裔,當得知神族來犯后,更是安排麾下把他的那些後裔逐個擊殺。

    就連羅頓,也在最後的時候,因為相信他,被他給當成了進補的對象。

    這樣自私自利,一切都是為了強大自己的惡魔君主,令秦烈極其反感。

    他擔心奧斯頓也是這樣的一位惡魔君主。

    奧斯頓真要是這樣的惡魔,他不認為奧斯頓會樂意幫助凌語詩,真心助幽冥城那些角魔族、暗影族的惡魔。

    更何況,如今在幽冥城的,還有從靈域而來的眾多人族強者。

    奧斯頓會接受那些域外來客?

    「以你我的力量,想要破開天啟締結的空間壁障,根本就不現實。」凌語詩看出了他的擔憂,說道:「你不用擔心,他……還算是不錯的,而且他主要的敵人是靈族。」

    「希望如此。」秦烈無奈道。

    剛剛他已經嘗試過,即便是他這個暗魂獸的分身,擁有著十階的魂族魂脈,可還是很難衝破那空間壁障。

    除非……他捨棄魂獸之身,以純粹靈魂的形態,穿過那結界。

    純靈魂形態的他,就算越過了結界,也不能發揮出全部的實力。很難在幽冥城的戰鬥中發揮出作用。

    這時候。他突然後悔了,後悔不該將道森那些大惡魔,給帶到離幽冥城太遠的僻靜區域。

    要是道森那些大惡魔在,他或許可以說服道森,讓那些從其它層面而來的大惡魔,把幽冥城的靈族視為敵人。

    可惜……

    「給我一點時間。」凌語詩輕聲道。

    一團團紫色魂雲,圍繞著她。如蓮台,又像是奇特的魂壇。

    秦烈注意到,從她的眼瞳之中,不斷地釋放出神秘的印記。

    那些印記隨著她的呼吸,似乎在通過她的血脈,傳遞著消息。

    不久后,一股令人感到無比壓抑的氣息,由他頭頂的天穹緩緩地滋生。

    他霍然抬頭。

    一個模糊的魔影,似由散魂一點點聚集著。逐漸的成形。

    「呼!」

    那魔影忽地下墜,變得只有常人一般大小,就在凌語詩身旁停住。

    原本模糊的魔影,下落時,迅速變得清晰。

    在他仔細去看時,那魔影變成了一個看起來虛幻的高階惡魔。

    這個高階惡魔身高在兩米左右。深紫色的長發披散在肩膀上。相貌英俊,眼瞳中似蘊藏著無盡魔力。

    他立即明白眼前的魔影,乃是九幽君主奧斯頓凝聚的一個幽魂,奧斯頓的主身此時並未到來。

    「父親。」

    一看到魔影凝聚成形,凌語詩立即恭敬行禮,而且神態顯得很真誠。

    秦烈相信她是發自真心,這意味著她在九幽的短短時間,已真正把奧斯頓視為了親人長輩。

    「他是?」

    以幽魂形態到來的奧斯頓,好奇地打量著秦烈,一束束暗紫色光線。似忽地纏繞在秦烈身上。

    這一刻,秦烈突然生出,自己變成透明的可怕感。

    「十階的魂脈,不過……卻僅僅只是分魂而已。」奧斯頓深邃的魔眼中,閃爍著驚異的光芒,「你是誰?單單分魂就有這樣的等階,你的主魂必然更加可怕!」

    奧斯頓警惕起來。

    「父親,他,他叫……秦烈,我和你說過的。」凌語詩忙道。

    「秦烈?」奧斯頓微微變色,「就是奪取了本源始界,將其衍變為炎日深淵的那傢伙?」

    「就是他。」凌語詩微笑。

    奧斯頓愈發驚異,「那傢伙不是神族『完美之血』的成功實驗品嗎?既然擁有了神族的完美之血,還融入了惡魔的血統,為何還會有魂族的十階分魂?他身上……究竟還有多大的秘密?」

    身為一層煉獄的惡魔君主,奧斯頓對於發生在星河內,最為震撼的那些消息,自然都有所耳聞。

    而擁有「完美之血」的秦烈,因為同樣得到了惡魔血統,且已經成為炎日深淵的締造者,他更加是用心關注著。

    他還知道,秦烈和他承認為後裔的凌語詩,還有著微妙的情愫……

    這使得他還刻意打聽了秦烈的來歷,對於秦烈,還有炎日深淵,他其實了解的挺多。

    只是,他仍然不知道,秦烈居然還另有魂族的分身。

    「奧斯頓大人,你可知就在不久前,已經有別的層面的大惡魔踏入九幽。」秦烈問道。

    「知道。」奧斯頓點頭,「我正想要聯繫他們,問問是怎麼一回事,因為他們不是從深淵通道而來。」

    「是我送他們進來的。」秦烈道。

    「你?」奧斯頓一驚。

    「確切地說……是我的本體,藉助於時空妖靈一族的星空鏡,將他們送入了九幽,我是希望他們能幫助九幽的惡魔,來對付來犯的靈族族人。」秦烈苦澀一笑,有些尷尬地繼續說道:「不過,九幽煉獄的深淵通道,解封后,又被重新關閉,也是因為我。天啟讓賽多利斯家族的族人,強行霸佔了幽冥城,又拿幽冥城我的那些故人和摯友來威脅我,我只能乖乖就範……」

    「卡斯托爾的分身,因星空鏡重鑄,分別從黃泉和九幽的冥河蘇醒。」

    「黃泉煉獄那邊,格羅姆已死,黃泉煉獄也處於崩滅狀態……」

    「我相信卡斯托爾的另一具分身,如今就在九幽,正在通過捕食強大的惡魔,來恢復力量。」

    「當他這一具分身,積累到差不多的力量以後,他勢必會找上你。」

    「……」

    秦烈將他所知的,發生在九幽、黃泉的一連串事情,毫無保留地闡述清楚。

    也不知為何,他本能地感覺到奧斯頓和格羅姆不同,而且他也知道奧斯頓會將卡斯托爾的另一具分身,視為自己的心腹大患。

    同樣的,奧斯頓把靈族也視為了敵人。

    這意味著短時間內,他和奧斯頓有著兩個共同的敵人,他覺得雙方可以攜手合作。

    「什麼?!」凌語詩大驚失色,「你得到了卡斯托爾的死魂奧義?你的炎日深淵,如今在取代黃泉煉獄?你,你……即將成為新的惡魔君主?」

    她被秦烈的一番話,給震驚的失了神,萬萬沒有料到在這段時間內,發生在深淵的驚天之變,背後都有著秦烈的影子。

    甚至可以說,就是因為秦烈進入了黃泉煉獄,才引發了一連串的變故。

    秦烈可以說是一切禍亂的起源!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