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六百四十七章 再回九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六百四十七章 再回九幽!字體大小: A+
     

    「什麼?你,你即將成為新的惡魔君主?這一層黃泉煉獄,究竟發生了什麼巨變?」黎昕道。

    「你為什麼沒有離開?」秦烈不答反問。

    「老主人的力量,只能助我進來,我要離開必須要通過深淵通道。可這層的深淵通道,一直處於封閉狀態,我想走也走不掉啊!」黎昕急切道。

    「你沒有和神族聯繫?」秦烈愕然。

    「沒,我來,只是為了給你送那一株生命古樹。」黎昕立即回答。

    「那株生命古樹?」秦烈臉色突然一冷。

    黎昕不提那株生命古樹還好,他一提起,秦烈怒氣立即涌了上來。

    「怎麼?有什麼不對?」黎昕驚訝道。

    「有什麼不對?當然不對!」秦烈冷笑,「在那株生命古樹內,有著烈焰鳶的獨特印記!那印記,可以掌控我的血脈!」

    黎昕那張變得極其可怖的臉,聽到他這句話后,難看的如厲鬼。

    他眼中滿是愕色,似不知道其中的奧妙,一時間不知該如何接話。

    只是一會兒后,他又感受到那股深淵的規則之力,再一次的增強。

    「呼哧!」

    他急劇喘息著,一滴滴晶瑩的血珠,又從他體內滲出來,快速融入血光內。

    他稍稍平靜了一下,苦澀地說道:「我,我只是奉命行事,我不知道那裡面有著什麼。」

    「奉命行事……」秦烈皺眉。

    黎昕滿臉都是苦笑,這時候也不答話了。只是可憐兮兮地看著他。

    半響后。秦烈也感覺到,隨著炎日深淵對黃泉煉獄的吞食,此地的深淵規則之力,變得愈發強悍。

    他注意到,黎昕那皮包骨的軀體,連那一層皮……似乎都在漸漸裂開。

    他旋即明白,最多一分鐘。黎昕就將承受不住,會和血光一同被擠壓粉碎。

    猶豫了一會兒,他說道:「你在靈域時,掃清了修羅族的障礙,也幫我把海族那些不聽話的海王殺死了,算是有恩與我。」

    「我今日送你離開,你我之間的恩情,就此兩清了。」

    這般說著,他打開了星門。道:「去吧!」

    黎昕眼瞳光芒一亮,深深看了他一眼,旋即全力御動著血光,鑽入了星門。

    在他消失后,秦烈感覺到他和炎日深淵的聯繫,變得更加的緊密。

    由卡斯托爾饋贈的。以「磁暴」形成的光環圈。在他的那層魂壇上變得灼熱無比。

    種種繁瑣奇妙的深淵古語,蘊含著奇特奧義的線條,種種光爍,不斷從中浮現。

    他旋即明白,他需要時間好好消化那光環圈上烙印的深淵玄妙,這樣才能在炎日深淵蠶食黃泉煉獄時,儘快的掌握蛻變以後的炎日煉獄。

    「要儘快了……」

    他還隱隱感覺到,要不了太久,他這具和炎日深淵有著特殊聯繫的本體,將被強行留在此地。去領悟那些能量圈的力量奧義。

    「呼!」

    藉助於星空鏡,他陡然在九幽煉獄的一片曠野出現,並立即凝結星門。

    送黎昕回到寒寂深淵以後,那些早已急不可耐的寒寂深淵的大惡魔,在暗魂獸的催促下,逐個踏入了九幽煉獄。

    同樣的,他一直呆在寒寂深淵的暗魂獸分身,也被他召喚到了九幽煉獄。

    他預感到,在很長一段時間內,他的本體都要在炎日深淵內,去領悟他新獲得深淵力量奧義。

    在炎日深淵沒有衍變成煉獄之前,他的本體,恐怕都需要留在其中。

    這種情況下,他的本體將無法在九幽煉獄照看從靈域而來的親人,所以他讓那具暗魂獸分身過來。

    這一切做完后,他的本體匆匆返回炎日深淵,旋即忽然就進入一種秘境。

    他處於一種渾渾噩噩的狀態,在炎日深淵衍變成煉獄的過程中,以靈魂感悟魂壇內那些「磁暴」能量圈烙印的力量奧義。

    同樣的,他的惡魔血脈,又逐漸變得活躍,似隨著他靈魂的感悟,而逐步的調整著,發生著細微的變化。

    九幽煉獄。

    他的那具暗魂獸分身,同道森那些大惡魔降臨以後,旋即孤身離開。

    為了避免這十幾個從其它深淵而來的大惡魔,離幽冥城太過於接近,他故意將他們帶到此地。

    這裡離幽冥城有數十萬里之遙。

    他相信短時間內,道森這些傢伙,是不太可能和幽冥城那邊接觸的。

    然而,因為本體已返回炎日深淵,沒有本體和星空鏡在,他這具暗魂獸要去幽冥城,也是需要一些時間的。

    為了避免麻煩,他這具暗魂獸分身,又只能變化為本體的形態,所以速度上又會慢一點。

    在幽冥城內,有眾多的秦家族人駐守,有高宇,凌萱萱,還有他眾多的故人。

    他要確保幽冥城一切正常,要將發生在黃泉煉獄的最新變故,儘快的告訴那些人。

    他只能以本體的形態全力飛馳。

    「唔!」

    前往幽冥城的途中,他看到不少惡魔和靈族族人在戰鬥,在激烈地廝殺。

    他記得他離開前,幾乎最強大的惡魔,都聚集到深淵通道附近,用來阻止那些靈族藉助深淵通道離開。

    後來,在天啟得到他的保證,知道深淵通道重新封閉以後,靈族才從深淵通道附近退出。

    途中戰鬥的惡魔和靈族的戰士,有不少處於九階的血脈層次,那些都是主力。

    這說明他離開的這段時間,惡魔和靈族間的戰鬥,應該是從深淵通道附近,擴散到整個煉獄了。

    他心思一轉,就知道九幽煉獄的惡魔,遲遲沒有能等到其它層面的惡魔到來,應該也知道發生了什麼。

    既然深淵通道重新封閉,惡魔繼續苦守深淵通道,顯然是毫無意義。

    靈族也知道這一點,所以也不再悍不畏死的,要在短短時間內,就和惡魔在深淵通道決一死戰。

    如此一來,戰場從深淵通道附近,轉移到整個煉獄各方,倒也可以理解了。

    猜測出局勢變化的他,刻意隱匿了靈魂氣息,從九幽的灰暗雲層中飛馳著。

    遇到的幾波惡魔和靈族的戰鬥,他視而不見。

    他只想儘快趕到幽冥城。

    「咦!」

    他這具本體形態的暗魂獸分身,在經過一個峽谷的時候,突然一頓。

    他以靈魂感知了一下,臉色忽然變得古怪起來。

    他感覺到,此刻在下方的峽谷中,正在發生著惡魔和靈族的戰鬥,而參戰者,都是他所熟悉的人。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