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六百三十二章 敞開心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六百三十二章 敞開心扉字體大小: A+
     

    「在卡斯托爾找上你之前,變得足夠強大,強大到他的八具分身,還有他的真魂,都不能奪舍你。」

    「還有,在你血脈突破到十階時,也要強大到讓你那個外公,無法剝奪你的血脈。」

    「只有這樣,你才能始終保持自我,不受別人掌控。」

    秦浩沉默半響以後,給出了他的答案。

    「談何容易?」秦山嘆道。

    「別人不能,但你或許可以做到。」秦浩沉聲道。

    「足夠強……」

    秦烈深吸一口氣,道:「我明白了。」

    「對了,黃泉煉獄那邊怎麼樣了?」秦浩問道。

    「黃泉君主格羅姆,和卡斯托爾的一具分身,應該正在戰鬥。」秦烈回答。

    秦浩沉吟了一下,說道:「九幽這邊你不需要擔心,有我們在幽冥城,天啟應該不會再來。神族都在黃泉煉獄,你最好也在那邊觀望著,看看格羅姆和卡斯托爾一具分身的戰鬥,或許……你能從中領悟到一點什麼。」

    「不錯,格羅姆和卡斯托爾,都修鍊死魂力量奧義,他們的戰鬥,對你應該還有借鑒價值。」秦山也道。

    「好吧,我這就過去。」秦烈點頭。

    旋即,他將星空鏡取出,以時空妖靈的血脈激發。

    「咻!」

    他身影和星空鏡,如橫跨了無垠空間,瞬間消失。

    在他離開以後,秦浩沉聲道:「在他血脈突破到十階時。我應該有能力阻止烈焰鳶。」

    「卡斯托爾呢?」秦山憂心忡忡道。

    「卡斯托爾的主魂。已經和他魂壇融為一體,這種情況下,我也幫不了他,只能靠他自己了。」秦浩嘆了一口氣,又道:「好在卡斯托爾的八具分身,還沒有全部蘇醒,而且那八具分身想要積蓄到最強力量。還需要很長一段時間。在卡斯托爾沒有準備好之前,不會輕易融入他,所以他應該還有時間提升自己的戰力。」

    「希望他能渡過卡斯托爾那一關。」秦山道。

    「會的。」秦浩神情肅然,道:「他如果能渡過那一關,不被卡斯托爾所掌控,亦或者……如我們秦家先祖一樣,反客為主奪舍卡斯托爾,那他將有可能成為星河第一人。」

    「星河第一人!」秦山猛然一震。

    ……

    黃泉煉獄。

    秦烈的身影,從深淵通道口飛出。旋即化為一道紫色電光,飛向了神族的族群。

    暗昊,曠絕,烈焰昭,寒澈,還有光明家族的族長禹曦。全部凝神肅穆。靜靜看著虛空格羅姆和卡斯托爾一具分身的戰鬥。

    「你去哪兒了?」

    一看他突然現身,烈焰戈忙急切問道,眼中滿是關切之色。

    「到九幽煉獄走了一趟。」秦烈答道。

    「九幽?」暗昊有些吃驚,「你去那邊幹什麼?還有,九幽那邊靈族的局勢如何?」

    烈焰昭嘿嘿一笑,幸災樂禍地說道:「九幽那邊的深淵通道解開了封禁,恐怕已經有眾多煉獄惡魔湧入,靈族一定撐不了太久。」

    此言一出,寒澈和曠絕等人,也是咧嘴怪笑。

    在他們來看。秦烈體內流淌著神族的血脈,他們因為秦烈而捨棄了靈域,並且是為了秦烈才瘋狂地殺入黃泉煉獄。

    他們已將秦烈視為神族的一份子。

    靈族的大賢者天啟,特意將秦烈前往神域的方向打亂,把秦烈弄到了黃泉煉獄,必然是得罪死了秦烈。

    秦烈自然不可能為天啟和靈族,將九幽那邊的深淵通道也給封閉,這就意味著靈族將會遭受大難。

    雖然他們是和靈族一同殺入煉獄,可他們對靈族並無好感,對天啟更加是心懷不滿。

    所以他們樂意看到天啟和靈族麻煩纏身。

    「九幽那邊,我也將深淵通道封閉了。」秦烈解釋道。

    「為何?」暗昊皺眉。

    「我有一些靈域的故友,如今在九幽煉獄生活。天啟將我的那些故友禁錮,並且當著我的面殺了兩人,逼迫我封閉九幽的深淵通道。」秦烈道。

    「這的確是天啟的行事風格。」烈焰戈輕嘆,道:「為了達成目的,天啟什麼事情都做的出來。當年為了得到時空妖靈,天啟發動了那個計劃,最終將時空妖靈一族滅絕。他和阿薩德不一樣,他很多事情只求最終的結果,過程如何他並不看重。只要能達成所願,殺多少人,滅多少種族,他向來是無所謂的。」

    「不得不說,我們神族還是講一些原則的。」暗昊微微仰頭,道:「當年我們黑暗家族和烈焰鳶合力,一同侵入靈域時,也只是將靈域百族統御,只要他們聽命於我們,就不會繼續殺下去。」

    頓了一下,他又道:「烈焰鳶那傢伙,行事已經夠極端了,可他也不會如天啟那麼肆無忌憚。」

    秦烈心神一動,突然看向烈焰戈,還有眼前的五大家族族長,道:「你們也知道烈焰鳶是我什麼人吧?」

    烈焰戈緩緩點頭,道:「知道。」

    沒等秦烈講話,他又說道:「但我們不喜歡他的行事風格,我們也不希望你和他一樣。」

    「老實說,他初始還可以,但在後來……為了那個『完美之血』計劃,他已經走火入魔了。」現任的烈焰家族族長烈焰昭,猶豫了一下,說道:「在靈域的末期,他變得很瘋狂,對族人都動不動痛下殺手。我也看到他一點點的走向極端,而且無力阻止,才說服了族老,要他返回神域,接受族老們的審問。可惜,他在途中故意製造出事端,還是悄然逃離了。」

    「他很有天賦,也很有想法和智慧,可後來的確變得不可理喻了。」暗昊也道。

    聽著他們關於烈焰鳶的評價,秦烈稍稍放鬆了一點,對眼前這些人多了一些好感。

    「不久前,他的麾下血帝,拿著一株生命古樹過來,告訴我可以彌補我血脈的缺陷……」秦烈道。

    烈焰戈等人,面面相覷,似乎都不知此事。

    「那一株生命古樹我沒有融合,我通過幾個奇異的生命體,感覺到在生命古樹內烙印著他的印記,那印記……能掌控我的血脈。」秦烈臉色陰沉,說道:「我漸漸意識到,在我突破到十階血脈,證明完美之血沒有缺陷時,他會第一個出手剝奪我的血脈。他要通過完美之血,成功超越血脈的界限,達到真正的終極之境,從而可以和御魂大帝比肩。」

    「從始至終,他不斷推行並實施的完美之血計劃,真正的目的,都是為了他自己。」

    深吸一口氣,他看向眾人,道:「如果有一天,在我突破到十階血脈時,他真這麼去做了,你們是怎樣一個態度?」

    擁有了星空鏡,他有了底氣可以自由出入任何星空,不再那麼擔心神族的威脅。

    而且,目前神族的生死,可以說是捏在他的手中。

    只要他開放深淵通道,就會有大量的惡魔湧入黃泉,眼前的眾多神族強者都將承受無盡惡魔的撕咬。

    就是因為如此,他才敢敞開心扉,將事情赤裸裸地拿出來說。

    烈焰戈咧嘴一笑,說道:「這麼說吧,如果神族內部,只能有一個擁有完美之血,我們希望那個人是你,而不是他。」

    「真是如此?」秦烈懷疑道。

    「事實上,我們確有別的想法。」寒澈猶豫了一下,說道:「我們想要通過你,將整個種族的血脈,提升到全新的層次。我們有一個不錯想法,就是讓你和我族年青的女子結合,你和她們的新一代,血脈必然會發生神奇的變化。我們想要更多的完美之血,但卻不是要殺死你,而是要你……」

    「配種。」烈焰戈認真道。

    ……

    ps:不好意思,上午看閱兵了,沒有碼字,今天就一章了~~(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