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六百二十八章 時間大洪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六百二十八章 時間大洪流!字體大小: A+
     

    「等等!」

    秦浩沉喝,那座九層的魂壇,忽然向天啟移來。

    一瞬后,他那座巍峨如山的魂壇,懸浮到天啟正前方。

    「賽多利斯家族的納爾森,還有兩個魂族的皇子,都應該是被你慫恿著進入靈域的吧?還有夜鬼等域外勢力,也都是在你的安排下過來的?」秦浩皺眉道。

    天啟淡然一笑,道:「算是吧。」

    秦浩臉色一沉,「因為你的謀算,靈域生靈塗炭,你是不是應該負責?」

    「大人!魯茲死了!」角魔族的戈登怒喝。

    他在冥梟的血脈力量下,解開了禁制,也認出了冥梟的身份。

    三千多年前,冥梟乃是五大邪神之首,戈登、格雷等人,全部都是他的麾下。

    看到冥梟現身,並且蛻變為十階大惡魔,戈登心中燃起了希望,想要冥梟替魯茲報仇。

    「魯茲被他殺了?」冥梟眼神凶厲地瞪向天啟。

    「就是他!」格雷道。

    「我明白了。」冥梟深吸一口氣,蛻變為大惡魔的他,魔瞳火焰洶湧,道:「你恐怕不能走。」

    秦烈陰沉著臉,也冷冷看著天啟,但卻沒有多說什麼。

    凌峰,也被天啟當著他的面擊殺,他同樣對天啟充滿了仇恨。

    可他也明白,即使他血脈突破到九階,可以和所有九階的惡魔、靈族、神族戰士抗衡,也絕非天啟之敵。

    所以他相對要剋制一些。

    「不讓我走?」天啟微微一笑。向秦浩說道:「你也是這麼個意思?」

    「不錯。」秦浩冷硬道。

    天啟搖了搖頭。說道:「你們以為,就憑你們這些人……真就可以阻擋我?」

    「我想試試看。」冥梟道。

    天啟皺眉,道:「我願意提前釋放幽冥城的俘虜,已經很給你們面子了,你們別不識抬舉。」

    秦浩咧嘴一笑,道:「是嗎?」

    「我不想和你立即衝突,是因為我想保存力量應付那些大惡魔。並不是懼怕你們。」天啟沉吟了一下,輕嘆一口氣,道:「看來不給你們點苦頭吃吃,你們還真是不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此言一出,貝蒂和古恩,還有眾多丹尼爾斯家族的族人,都悄悄向幽冥城城外撤離。

    「秦烈啊秦烈,你自求多福吧。」貝蒂後退時。咯咯輕笑著,說道:「別說我沒有提醒你,老頭子發起火來,其實是非常可怕的。」

    這般說著,那些丹尼爾斯家族的族人,已緩緩離開幽冥城。

    不論是秦浩。還是冥梟。對丹尼爾斯家族族人的離開都無動於衷。

    因為他們明白,他們真正的對手只是天啟,那些丹尼爾斯家族的族人,即使走出了幽冥城,也依然在九幽煉獄。

    天啟一旦敗北,他們想要找丹尼爾斯家族的那些族人報復,簡直輕而易舉。

    尤其是在有秦烈的情況下。

    「戈登,格雷,讓幽冥城的人也離開。」冥梟吩咐道。

    「明白!」

    鬼目族的格雷,和戈登兩人立即吩咐下去。讓幽冥城的那些人迅速離城。

    眾多幽冥城的武者之中,只有一人沒有依言而去,反而以極其怪異地眼神,一瞬不移地看著冥梟。

    ——那人是高宇。

    「您,您是?」

    他目光灼灼地望著冥梟,感受著從冥梟身上釋放出的熟悉氣息,只覺得鮮血澎湃。

    冥梟扭頭,看了高宇一眼,嘿笑著點頭,「是我。」

    高宇轟然一震,「您,您復活了?」

    他的傳承,就是從幽冥界魔神山谷的一尊魔神內得來,那一尊魔神……正是冥梟殘魂凝聚的一大分身。

    可以說,高宇就是冥梟的徒弟,而且還是一個奇特的人族徒弟。

    「嗯,你先出幽冥城,我和你後面再說。」冥梟笑著說道。

    高宇點頭,旋即一言不發,拉著珈玥迅速離了幽冥城。

    也在此刻,靈族的天啟大賢者,忽然輕笑起來。

    他笑聲一起,秦烈眼瞳一縮,立即發現無數絢爛的冰藍色光流,從天啟所在的空間狂涌而出。

    那一方天地,如忽地撕裂,從撕裂之地湧出了眾多冰藍光流。

    那些光流一條條的,像是彩虹,又像是幽藍色的溪河,以天啟為中心,向他們所有人飛逝而來。

    一霎后,整個幽冥城,都被那些幽藍色的光流充滿。

    秦烈凝神一看,突生一種處在幽藍色深海,周邊漂浮飛動著無數彩虹絲帶的奇妙感。

    這種感覺,剛剛泛起不久,他便臉色驟變。

    就在這一刻,他分明感應到他的九階血脈力量,以驚人速度流逝!

    這種流逝,有一種虛幻,不真實的感覺。

    與此同時,他的腦海中幻象疊生,一幕幕之前發生的事情,突然變得無比清晰,似在重新上演。

    他和羅頓的戰鬥,和達比尼特,費根,巴丁,蓋文,那一個個惡魔,似乎在他腦海中的復活了過來。

    力量流逝時,他感應到時間似乎在逆流,他正一點點回歸過去。

    這個過程中,他的血脈力量,從九階降到八階,那塊得到的星空鏡,似乎變得虛幻不真實起來。

    「時間逆轉之力!」他駭然失色。

    他下意識看向四周,立即發現他父親秦浩的九層魂壇,最近鑄造出的第九層,也變得模糊不清,似成為了虛幻之物。

    他很清楚,他父親之所以忽然變得如此強大,就是因為第九層魂壇。

    可此時,在天啟的時間之力的影響下,他父親也似乎被牽引到第九層魂壇沒有鑄造出的過去。

    更加可怕的,乃是邪神冥梟!

    冥梟數千米的大惡魔身軀,在時間力量的影響下,似乎在分崩瓦解!

    他很清楚,就在幾百年前的時候,冥梟還只是一顆鮮活的惡魔心臟。

    是因為秦家為冥梟收集了濃郁的血肉能量,冥梟才能重鑄血肉,復活為十階大惡魔。

    時間如果往前推移數百年,冥梟,根本就只是一顆惡魔心臟!

    懷著這種恐懼,他又看向了華天穹和姬旦,旋即注意到華天穹和姬旦受到的時間之力,和他,和他父親秦浩,和冥梟截然相反。

    他們三個正值壯年,時間逆流以後,魂壇、血脈和力量都會消減。

    華天穹、姬旦,已年老無力,未來的命運似乎都被天啟看透。

    因此,天啟施加於華天穹、姬旦的力量,乃是時間加速流逝的異力。

    這使得華天穹和姬旦,迅速變得蒼老,頭髮鬍鬚變得蒼白而沒有絲毫的光澤,生命力彷彿都無法承受他們體內的靈力。

    同樣的,還有他爺爺秦山,生命力和壽命似乎都快要走到了盡頭,渾身死氣沉沉。

    時間的極速流逝,導致華天穹、姬旦的力量,也被大幅度消減,如要隨時死去一般。

    「時間大洪流的滋味如何?」

    天啟站在那兒,臉色冷漠地看向眾人,眼中流露出譏諷之意。

    時間大洪流,乃是他的血脈天賦,也是他的大殺招之一。

    在時間大洪流的作用下,他可以以時間亂流,讓一個生靈的血肉和靈魂狀態回歸過去,也可以令其走向未來。

    對命運有著大造詣的他,能一眼看出一個人的潛力有沒有被耗盡,能看出一個人的未來。

    秦烈父子,冥梟,都是擁有大氣運,未來不可限量的可怕人物。

    這樣的人物,讓他們的時間加速,會讓他們的實力變得更加強大。

    所以,對這樣的人物,他施展時間逆流,讓他們回到弱勢的過去。

    而華天穹,姬旦,秦山,他們人生巔峰已過,未來乃是衰弱期。

    讓他們時間加速,已處於巔峰的他們,再也不可能更進一步,不可能鑄造出十層魂壇出來。

    這樣的他們,未來的壽命,生命力,都會如井水般慢慢枯竭。

    他們的戰鬥力,肉身的活力,也會隨之大幅度遲緩減弱。

    「我未能進入終極之境,時間大洪流也不能永久存在,從而最終讓虛幻變成現實。但就在這短暫時間內,你們所有人實力都在暴跌。」天啟從容不迫,淡然說道:「這段時間,已足夠我殺死你們所有人。」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