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六百二十二章 紮根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六百二十二章 紮根字體大小: A+
     

    「想要來九幽煉獄……」

    秦烈平復心境,微微皺眉,覺得有些奇怪。

    或許是由於靈魂覺醒的時候,他一直是和秦山在凌家鎮的緣故,所以他對整個秦家的印象,都只有秦山一人。

    至於他父親秦浩……他其實並沒有什麼記憶。

    因為真正對秦浩有記憶的那個「他」,在當年那一戰之前,已經被韓茜謀害。

    如今的他,所有的記憶,都是從凌家鎮起始。

    這使得他對秦浩的感覺極為陌生。

    聽聞秦浩現身,想要來九幽煉獄,他錯愕的同時,也感到有些迷茫。

    ——他不知該如何去接受這個父親。

    「轟!」

    就在此刻,他感到那座以本源晶面煉化的魂壇,突然猛地一震。

    當他掌握了星空鏡以後,他和兩個分魂,和那些魂奴間的聯繫就恢復了。

    身為炎日深淵的主人,他和炎日深淵之間的連接,更早一步就存在了。

    「是炎日深淵……」

    魂壇的震動,讓他倏然醒悟過來,神情微微一動。

    一點星芒,陡然從他身前凝鍊成形,不等那星芒完全衍變為星門,秦烈便飛入其中。

    下一刻,他直接在炎日深淵的天空出現。

    在他的下方,乃是持續不斷蒸騰出濃郁深淵魔氣的本源深海,在本源深海附近,形成了許多赤紅色的山峰。

    那些山峰的頂端,時不時地。有火光閃爍著。

    「即將噴涌的火山……」

    他眼中滿是驚詫。為炎日深淵的變化而感到奇怪。

    他望向更遠方,臉色驟然一變,突然感到一種通體的寒意。

    「冥河!」

    極遠之處,大地撕裂出深深的溝壑,那些溝壑內,竟溢出了冥河的河水!

    心神一動,他的身影。已掠過千萬里,就在那溢出冥河河水的溝壑上空出現。

    他仔細去看,發現那蜿蜒的溝壑,似已貫穿了炎日深淵。

    溝壑內,冥河的河水,似乎在一點點的注入著……

    「黃泉和九幽煉獄的冥河乾涸消失,但在炎日深淵,竟然形成了新的冥河!」

    不需要細想,他也知道這條出現於炎日深淵的冥河。必然和卡斯托爾,和那黃泉、九幽的冥河有關。

    更深一層,一定是因為融入魂壇的那塊紫色晶體的緣故,才讓炎日深淵多出一條冥河!

    「怎會這樣?」

    他臉色深沉,好不容易壓抑下去的對卡斯托爾的恐懼,又從心底生出。

    他如今已經知曉。冥河就代表著死魂力量。代表著卡斯托爾。

    炎日深淵出現冥河,是不是意味著那塊紫色晶體,連他締造的炎日深淵,都開始在逐步滲透了?

    「轟!」

    突然一陣天旋地轉,他非常清晰地感應到,整個炎日深淵似斗轉星移,猛地往下方墜落了一截。

    「炎日深淵在下墜,而且在霎那完成?怎會這樣?」

    「轟!轟隆隆!」

    不等他多想,又是巨大的轟鳴聲,從炎日深淵大地深處傳來。

    他明顯的感覺到。炎日深淵以他無法理解的方式,正在往下墜落。

    他並不知道,在這個時刻,很多層面的十階大惡魔,都感覺到了深淵層面的變化。

    眾多強大的惡魔,又都感到惶恐起來,不知道深淵究竟發生了什麼,那個明明剛剛形成的炎日深淵,為何能屢屢下墜。

    深淵古老的規則,在那炎日深淵形成以後,似被反覆打破了。

    「咿呀,咿呀咿呀!」

    火靈的訊念,忽然從鎮魂珠內傳來,在提醒他什麼。

    他凝神感應了一番,才知道火靈提醒他,讓他將那一株血帝黎昕帶給他的生命古樹,植入炎日深淵。

    根據黎昕所言,那一株生命古樹一旦融入他的血脈,就能彌補「完美之血」的缺陷,可他卻知道生命古樹內,存在著烈焰鳶的一枚印記。

    那印記,烙印著一種掌控的力量,似乎是烈焰鳶的後手。

    因為那印記的存在,他對他那個名義上的外公,再也不敢相信。

    他寧願承受血脈衝突的危險,甘願放棄融入那一株生命古樹,而是將其暫時收了起來。

    如今火靈催促他,讓他將生命古樹植入炎日深淵,他雖感到疑惑,卻還是決定去做。

    他相信虛渾之靈永遠不會謀害他。

    「呼!」

    那塊承載著生命古樹的濕土,猛地飛出,在炎日深淵中顯露。

    「嘭!」

    那一方濕土,倏一呈現,突然炸碎,化為了塵埃。

    他心中明白,那一方濕土,其實也是一個極小極小的域界,在這個小域界猛然出現於炎日深淵以後,似突然有了衝突。

    於是,那一方小世界,便不復存在。

    濕土化為虛無,那一株看似極小的生命古樹,隨著他力量的牽引,飛落向一片深淵植物茂密之地。

    「轟!」

    小小的生命古樹落地,竟然如巨山墜落,令炎日深淵都微微一震。

    他臉上滿是驚異之色,似想象不到看似極小的生命古樹,居然會如此的沉重。

    然而,只是一霎后,他臉上的驚訝之色就濃重了數倍。

    原本袖珍形態的生命古樹,一落入那一片區域,居然立即以驚人的速度開始生長!

    生命古樹生長的速度,比他蛻變為千米高的深淵領主,絲毫不慢。

    短短十來秒的時間,小小的生命古樹,竟然已經有數百米高大。

    一根根細小的枝幹,變得粗壯巨大,小小的青嫩葉子,如蒲扇一般大小。

    在那生命古樹迅速生長時,他注意到,附近的深淵魔氣被急劇吸收。

    連本源深海那兒,似乎都被這一株生命古樹,給吸收了神秘的本源能量。

    很快的,那株小小的生命古樹,已變得有數千米高。

    到了這時候,生命古樹生長的速度,才漸漸放緩,可即便如此,它依然在持續生長著,似永不會停息。

    這一刻,身為炎日深淵締造者的他,明顯感覺到整個炎日深淵的某種規則,因生命古樹而悄悄改變。

    「呼!」

    那座只有區區一層的魂壇,從他腦海中飛出,浮在他眼前。

    他凝神細看,發現許許多多綠幽幽的生命光線,似在魂壇一角慢慢滋生,形成某種他暫時理解不了的樹紋圖案。

    他嗅了一口空氣,發現蘊含深淵魔氣的空氣內,竟然有著勃勃生機……

    他釋放出龐大的靈魂,在整個炎日深淵游弋,發現因那一株生命古樹的紮根,炎日深淵所有的植物,似乎都開始茁壯成長。

    不僅僅如此,那些從本源深海剛剛誕生的最低階的小惡魔,血肉之軀和靈魂,都彷彿變得強大了一點。

    區區一株生命古樹,在紮根炎日深淵以後,竟然將整個炎日深淵的生命層次,都給拔高了一截。

    「蓬!」

    也在此時,從那生命古樹的根莖部位,傳來了奇異的響聲。

    旋即,一簇簇火焰,從生命古樹根莖冒出。

    「咻咻咻!」

    六大虛渾之靈,不等他吩咐,全部從鎮魂珠內呼嘯而出,立即撲向那些火焰。

    那些火焰,蘊含著不滅之火的氣息,分明乃烈焰鳶的印記。

    秦烈臉色一冷,知道生命古樹紮根炎日深淵一事,烈焰鳶必然是通過那印記獲知了。

    烈焰鳶本來的意圖,是他將生命古樹融入血脈,用來彌補完美之血的缺陷。

    他要是依照血帝的說法去做,在生命古樹融入他血脈時,那潛藏在生命古樹的烈焰印記,也會悄悄融入他血脈。

    在某個關鍵時刻,那個潛藏很深的烈焰印記,勢必能發揮出重要的作用。

    甚至於,到了某一天,烈焰鳶可以通過那印記掌控他的一切!

    這絕非他想要的結果!

    「你可真是我的好外公啊,一看我沒有上當,竟然想要毀去生命古樹!」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