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六百一十六章 敬酒罰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六百一十六章 敬酒罰酒字體大小: A+
     

    如果不是隔著一層稜鏡,不是在深淵通道,秦烈如此接近天啟大賢者,恐怕會始終擔心自己的安危。

    因為天啟大賢者,乃是三大血魂導師之一,是浩淼星海中,離超越十階血脈最近的那幾人。

    通過烈焰戈,他知道天啟和烈焰鳶,都是最有希望突破十階血脈的強者。

    嚴格說起來,這兩個被御魂大帝欽點的傢伙,半隻腳,已踏入那個終極的血脈層次。

    也是因為這樣,神族的那些老傢伙,當年才會支持烈焰鳶啟動「完美之血」計劃。

    十階巔峰血脈,離終極血脈層次只有一步之遙的天啟,本身又精通空間力量。

    這傢伙要是心懷不軌,他恐怕一點反擊的辦法都沒有。

    好在,他如今持有星空鏡,好在此地乃深淵通道……

    「說吧,你找我何事?」秦烈冷聲道。

    「八層煉獄的深淵通道,是不是因為你重鑄星空鏡,所以才提前解封了?」天啟收斂了笑容,神情也嚴肅了。

    「不錯。」秦烈答道。

    天啟皺眉,道:「我和你外公有約定,按照原來的計劃,我們應該在半年以後,合力將九幽和黃泉的深淵通道重新貫通,助我族和神族從容離開。因為你,我們的計劃被打亂了,深淵通道提前暢通,導致神族和靈族,即將遇到最大的災難。你如今出現於此,把黃泉煉獄的通道口以星空鏡堵著。可是……你有沒有想過九幽那邊?」

    秦烈嘿嘿一笑。「是你害我誤入黃泉,你莫不成還想讓我助你將九幽的通道,也一併封閉?」

    他臉色一冷,又道:「我憑什麼幫你們靈族?」

    「深藍也在九幽。」天啟忽然道。

    秦烈眼中異光一現。

    「別人或許不知深藍和你之間的關係,但我卻心知肚明。」天啟猶豫了一下,說道:「那丫頭能覺醒我族四種血脈屬性,和你密不可分。真算起來。那丫頭……是你的孩子。」

    秦烈臉色陰晴不定。

    他和深藍之間,的確有著血脈淵源,不然深藍應該無法成為靈族的超級靈種。

    聽說深藍也在九幽,他也真的有些擔憂……

    「我至少需要三個月時間,才能和你外公再次出手,助他們離開九幽。」天啟皺著眉頭,幽幽道:「有你在,神族在這層煉獄應該不會有麻煩。但是深藍所在的九幽,我的那些靈族族人。就沒那麼幸運了。當眾多惡魔全部湧入以後,身為超級靈種的深藍,恐怕也難以逃脫。」

    秦烈沉默,過了一會兒,突然咧嘴笑道:「不,我相信你能救她。」

    他突然想起。不久之前血帝帶著那一株生命古樹。從寒寂深淵來到了此地。

    這意味著,烈焰鳶如果願意,應該還是可以送一兩個人來回黃泉煉獄。

    身為靈族的大賢者,天啟又那麼的精通空間力量,他應該有同樣的能力。

    就是說,在關鍵時刻,他是能夠將極少數靈族的族人,從九幽煉獄帶出來。

    深藍,既然被他那麼的看重,必然也是會被他帶離的其中之一。

    天啟有這樣的能力。卻故意以深藍來勸服他,明顯是懷有其它心思。

    ——天啟是想利用他對深藍的關心,讓他幫助所有的靈族族人,從九幽離開。

    他霍然明朗。

    「哎,何必呢?敬酒不吃,偏偏要吃那罰酒。」天啟搖頭一嘆。

    秦烈冷笑不應聲。

    就在此時,面容枯瘦的天啟,似伸手在幽深的通道內一抓。

    昏暗的通道,一點漆黑光爍,驟然膨脹成黑洞。

    一道身影,打著旋兒從黑洞內飛出,臉色滿是驚異和慌亂。

    「凌峰!」秦烈驚叫。

    他叫聲方落,也不知被天啟從何處弄來的凌峰,軀體驟然四分五裂。

    他眼睜睜看著凌峰,在他的面前化為了血片,隨後墜落向深淵通道的深處。

    「還有……」

    天啟臉色淡漠,像是抓魚一樣,從那膨脹的黑洞內,又帶出一人。

    「魯茲!」

    秦烈目眥盡裂。

    被天啟隨後帶出的那人,正是他在泊羅界遇到的暗影族魯茲,曾三番五次幫過他。

    魯茲從那黑洞飛出時,滿是血跡,似早已被禁錮了。

    魯茲臉色茫然,渾然不覺自己身在何處,還在東張西望。

    「蓬!」

    擁有九階血脈的魯茲,突然爆碎,也是一霎間化為血肉碎片。

    「還想看嗎?」

    天啟神色如常,語氣平靜從容,「這些人,來自於九幽煉獄,生活在一座名叫幽冥城的地方。那地方屬於凌家大小姐凌語詩,算是她的專屬領地……」

    「但是,在凌小姐被九幽君主徵召到深淵通道口,阻止我們靈族的族人逃離時,那幽冥城就淪陷了。」

    「呵,因為我知道幽冥城的來歷,知道他們和你的關係,所以他們還活著,沒有被處死。」

    天啟抬起頭,正視著他,微笑道:「秦烈,你看我還是很給你面子的吧?」

    「還有誰?誰還在?!」秦烈咬牙切齒。

    「除凌小姐以外,其餘人都在幽冥城,我記得最親近凌小姐的,有凌萱萱,有一個高宇,還有一些凌家的族人。」天啟笑容和煦,可落在秦烈的眼中,卻冰寒入骨。

    「你還想見到他們?」天啟又是一笑,「那個凌萱萱和高宇,血脈等階不夠,突然出現深淵通道內,會被這裡的空間壓力給直接擠壓爆碎?你要見他們?」

    「不,不用了。」秦烈聲音艱澀,深深吸了一口氣,說道:「你要我做什麼?」

    「你怎麼對黃泉煉獄,就怎麼對九幽煉獄,一樣對待即可。」天啟笑著說。

    「將九幽煉獄的通道也封閉?」秦烈沉聲道。

    「就是那樣。」天啟微笑。

    「我不確定,我有沒有那麼大的能力同時封印兩層煉獄。」秦烈道。

    「哦,如果你能力不夠,你可以捨棄黃泉煉獄,或者趁早送神族離開。」天啟眼神淡漠,顯然不關心神族的死亡,「我只要看到九幽煉獄被儘快封閉。」

    「我儘力而為。」秦烈粗聲道。

    天啟輕輕點頭,「哦,幽冥城那邊,我也會儘力而為。你出多少力,我也會相應的看著辦,你自己最好有分寸。」

    這般說著,他笑了笑,身影慢慢往下沉。

    秦烈注意到,他正在往下面深淵通道而去,很快就脫離了星空鏡的覆蓋範圍。

    這意味著,即便是星空鏡,也未必能完全制住此人。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