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六百章 攔路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六百章 攔路者字體大小: A+
     

    「蓬蓬!」

    一根根朝著秦烈擠壓的巨大水柱,陡然爆碎,化為一條條水流重落回冥河。

    梅特奇娜施加在秦烈身上的恐怖壓力,在血帝黎昕到來后,瞬間消失。

    「嗷嚎!」

    秦烈咆哮著,體內惡魔血脈瘋狂爆發,魔軀也迅速變得巨大化。

    「再度魔化!」

    他的魔體,從三米高的形態,極短時間內,又變化為千米高。

    一股股濃郁的血肉能量,從他全身釋放出來,將梅特奇娜血脈天賦形成的磁場,給硬生生掃清。

    「呼!」

    自稱血帝的黎昕,落在他那參天寶塔般的八層魂壇,猩紅嗜血的眼睛,冷冷地盯著那片石屑紛飛之地。

    他似知道絕無可能,在一個照面將煉獄的十階大惡魔殺死。

    「異域者,你從何而來?」

    梅特奇娜柔媚的聲音,從紛飛的石屑傳來,她原本嬌小的體型,像是充了氣的皮球,也快速膨脹。

    無數肉眼可見的魔藤,像是一條條黑紫色的惡蛇,密密麻麻地纏繞在她巨大化的魔體。

    梅特奇娜的頭部,一根根筋脈突顯,那些筋脈似在猛烈顫抖著。

    冥河旁邊,枯寂冰冷的大地,似逐漸變得鬆軟。

    旋即,一株株幼小的樹藤,從大地頑強鑽出來。

    那些樹藤,似乎被時間的力量催生著,就在秦烈和黎昕的注視下。瘋狂地生長起來。

    不多時。就在那座被摧毀的城堡處,已形成了茂密的樹藤區。

    一株株樹藤,從鑽出地面,到成為百米高的猙獰深淵植物,只用了幾十秒的時間。

    一種詭異的生機,在那樹藤區內形成,那些樹藤緩緩搖曳著。似能吸收任何生命力量。

    「天羅血網!」

    立在八層魂壇上的血帝,兩手胡亂撕扯著,一道道血光交織成網。

    血帝的兩隻手,在變幻著靈訣,釋放著濃鬱血靈力量時,慢慢變得枯瘦如鬼爪。

    他的兩隻手,似沒了一絲血肉,只是一層皮包著枯爪。

    令人作嘔的血腥味,漸漸瀰漫開來。化為天上的血網。

    巨大的血網,似由淋漓鮮血編製而成,蘊含了一種泯滅人心的可怕力量。

    「呼啦!」

    那巨大血網,突然間從他落向,罩住了那一株株百米高的魔藤上。

    霎那間,從那血網和魔藤上。閃爍出絢爛刺目的血光和魔光。

    黎昕不斷變幻著靈訣。血妖之術,血之禁魂術,血之爆裂術,紛紛化為一簇簇血色印記,血色光球般落向那些魔藤。

    十階血脈的梅特奇娜,蛻變到一半時,似忽然消隱在那些魔藤群之中。

    秦烈竟感應不到她的靈魂氣息。

    可那一株株百米高的魔藤,在黎昕的血網,還有眾多血煞宗的靈訣秘術之下,雖不斷爆炸。卻還是在生長著。

    一會兒功夫,那一株株魔藤,又拔高了五十米左右。

    那些被血靈訣的霸道力量,給轟的斷裂粉碎的魔藤,斷肢重生般,很快又恢復原貌。

    秦烈龐大的魔身,懸浮在冥河上,以魂族獨特的秘術略一感知。

    他駭然失色。

    他發現,方圓千里之內,蘊藏在大地深處的草木生機,正在迅速枯竭。

    他凝神感知,可以看到八百里之外,一片片茂密的森林,眾多的深淵植物紛紛枯萎而死。

    他立即明白,梅特奇娜魔身雖然在魔藤叢之中,可她的影響力,已覆蓋到千里之外。

    「你真正的目標!不是秦烈,而是我帶來的那樣東西吧?」

    血帝黎昕站在巨大的魂壇,冷冷看著那涌動著的,如海浪般的魔藤叢,臉色漸漸凝重。

    魔藤叢內,看不見梅特奇娜的身影,可她柔媚的聲音,卻緩緩傳來:「黃泉君主的確要我殺了那領悟了死魂力量的小子,不過,我可是排名第六的大惡魔。換了以往,他身為這層煉獄的君主,我是不好違背他的命令的。但今時不同往日,他既然受了傷,實力大大減退了,如今又是神族入侵之際,我並不懼怕他。」

    「反倒是你,從你突然在這層煉獄出現以後,我就立即注意到了。」

    「你身上帶著一樣奇物!」

    「那東西,對我有著無以倫比的吸引力,如果你肯將那樣東西給我,我保證立即離開。」

    梅特奇娜討價還價道。

    她講話的時候,她和黎昕的戰鬥,其實始終在繼續。

    那片魔藤叢,在黎昕的力量轟擊之下,依然在發生著巨大的爆炸。

    有眾多的魔藤,被轟的爆碎。

    可總的來看,更多的魔藤還在生長著,已變得有兩百多米高。

    一種奇異的血脈天賦,似在那魔藤叢內緩緩滋生,彷彿對任何生命都有著恐怖的蠶食力。

    「你想要這個?」

    血帝眼睛赤紅如血,一方小小的草坪,從他掌心浮現。

    在那小小草坪上,有著一株嫩綠的小樹,那小樹倏一出現,此地的草木氣息瞬間濃郁了幾倍。

    「生命古樹!」

    一看到那小樹,秦烈忍不住驚叫,眼中異光閃爍。

    他忽地明白,血帝並不是恰巧路過,而是專門為了給他送生命古樹過來的。

    他很好奇,血帝究竟是通過什麼辦法,將那株植根在寒寂深淵的生命古樹,給帶入了黃泉煉獄。

    「就是這東西!」

    梅特奇娜突然激動了,她潛隱的那魔藤叢,一根根的魔藤如變得可怕的妖魔,瘋狂的搖曳著蔓藤。

    「秦烈!這東西你收好!」

    黎昕哼了一聲,那一方在他掌心的草坪,忽然朝著秦烈飄飛而來。

    與此同時,黎昕駕馭著那八層血玉般的魂壇,瞬間落入那魔藤叢。

    「那東西屬於我!」

    梅特奇娜尖嘯著,千萬毒蟒般的蔓藤,猛地飆射出來,將黎昕的八層魂壇死死纏繞住。

    「咻咻咻咻!」

    更多的魔藤,長龍般飛射而出,又纏繞向秦烈的魔體。

    「把那東西給我,我可以饒你不死!」梅特奇娜厲聲道。

    秦烈對她的威脅毫不理會,巨大的魔手一伸,就將那一方草坪攥緊。

    一道白光閃過,那一方奇異的草坪,和羅頓的那隻眼睛一樣,一起落入秦烈的空間戒。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