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五百九十九章 排名第六的大惡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五百九十九章 排名第六的大惡魔!字體大小: A+
     

    冥河中,秦烈以那塊紫色晶體,來吸收散落在河內的殘碎死魂力量。

    他想要在短時間,把存在冥河內所有死魂奧義聚集,令那塊紫色晶體變得更大。

    他大半個身子,浸沒在冥河,只堪堪露出頭。

    「轟!轟轟轟!」

    極遠處的天地,傳來恐怖的震動,那震動之強,讓他都能清晰感知到。

    他知道,在黃泉煉獄的其它方位,神族的血脈戰士,和煉獄的惡魔正在血戰。

    從那種震動的程度來看,他猜測廝殺的兩方,應該是十階血脈的巔峰存在。

    十階的神族戰士,十階的大惡魔,那種級別的戰鬥,不論發生在何處,深淵強大的生命都能有所察覺。

    他意識到神族和煉獄惡魔的衝突,不但沒有平息,而且愈發的激烈。

    「嗯?」

    突地,一種強烈的危機感,從他靈魂內生出。

    他浸沒在冥河內的身子,都似微微一顫,感到了不安。

    他瞬間停止了對冥河死魂力量的牽引吸收。

    他將精神意識集中,慢慢感應,很快鎖定了目標。

    「嘩啦!」

    他從冥河飛出,凌空漂浮著,逐漸逼近冥河岸邊。

    河岸上,之前屬於羅頓的那座城堡,站著一道身影。

    他知道羅頓早已去了冥河的另一端,而且短時間內,絕不會回來。

    他軀體漂在冥河上,皺眉看向那道身影。臉色深沉。

    「不會是黃泉君主吧?」他暗暗想。

    「我不是他。」立在城堡上的身影。以悅耳輕柔的聲音說道。

    聲音一起,她那本模糊的身影,一點點變得清晰。

    彷彿在她開口講話的那一霎,她才從某個未知的空間,突然鮮活地走出。

    那是一個身材婀娜,面容精緻的美麗女子,那女子初看似乎只有二十來歲。再看的時候,彷彿有三十來歲。

    然而,當秦烈盯著她的眼睛,一瞬不移地繼續看下去,覺得她的歲數似在逐漸的增進。

    這是一種極其玄妙的感覺。

    似乎,只要秦烈盯著她看,不移開目光,那女人的年齡就能持續增長下去。

    「呼!」

    秦烈深吸一口氣,霍然將目光從她眼中挪開。臉色竟變得有些蒼白。

    就這麼一會兒功夫,秦烈發現他體內的濃郁生機,竟在迅速流逝。

    似乎,他的壽命和生命精華,在注視那女人的時候,被其詭異地吸收入體。

    「好恐怖的血脈天賦!」他駭然失色。

    直到這時。他才注意到那美麗的女子。紫發紫眸,乃是一個高階惡魔。

    他閉上眼,以靈魂感知,試圖判斷出那女子血脈的等階。

    可在他閉上眼以後,他發現那美麗女子似憑空消失了,沒有一絲血脈氣息外露。

    「不用白費心機了。」那美麗的女子輕聲一笑,說道:「是黃泉要我來殺你。」

    秦烈懸浮的軀體,突然墜入冥河,只露頭在外,警惕道:「你是?」

    「我叫梅特奇娜。在黃泉煉獄排名第六。」美麗的女子柔聲道。

    「第六!排名第六的深淵大領主?!」秦烈駭然。

    自報姓名的梅特奇娜,輕輕點頭,說道:「那傢伙在和嗜血家族的族長曠絕一戰中,受了點傷。如今神族大舉來犯,他需要更強的死魂力量,而你……有他需要的東西。」

    這般說著,她伸手遙遙抓來。

    在她伸手的那一刻,秦烈轟然一震,感應到一股無比狂暴的血脈波動,從她體內洶湧迸發!

    聲音柔媚的梅特奇娜,沒有蛻變成大惡魔的形態,可她身上流露的氣息,卻是如假包換的深淵大惡魔!

    「轟轟轟!」

    秦烈軀體浸沒的冥河,霎那間掀起狂風巨浪,一道道粗長水柱拔地而起。

    那粗如擎天柱的水柱,一根根立起以後,突然向秦烈擠壓。

    一股可怕的束縛力,從八方湧現,似將他死死地釘在原地。

    「咔嚓!咔嚓!」

    那些粗長的水柱,離他尚有數十米,他幾根脆弱的魔骨已承受不住地爆碎。

    單單隻是梅特奇娜施加的無形壓力,就壓的他骨骼斷裂,幾乎要臟腑爆炸。

    他瘋狂催動血脈力量!

    「咻咻咻!」

    一道道密密麻麻的紫色閃電,跳躍在他身上,他低聲咆哮著,試圖進行魔化。

    與此同時,他體內的神族血脈,也洶湧爆發。

    「呼!」

    那塊烈焰家族的血肉豐碑,陡然飛出,迅速融入他血肉。

    被梅特奇娜壓抑的血脈力量,終於能釋放出威力,他骨骼爆碎時,軀體則是瘋狂拔高!

    他試圖恢復為千米高的完全體惡魔領主。

    「還真是奇特,惡魔血脈,神族血脈,在一個生靈體內出現……」

    梅特奇娜有些驚詫,對他的血脈異常很好奇,可手上的動作卻沒有停下。

    一滴滴深紫色鮮血,從梅特奇娜掌心飛出,那滴滴紫色鮮血,如紫寶石滴溜溜旋轉著。

    那些鮮血飛落向秦烈的時候,陡然光芒大盛,從一滴滴鮮血之中,飛逸出無數古老神秘的惡魔印記。

    眾多的惡魔印記,猶如一束束璀璨奪目的流星,環繞著秦烈不斷膨脹的魔軀飛舞。

    一種神秘的血脈力量,緩緩形成,然後立即籠罩那一方天地,並開始向外沿擴散。

    「嗚嗚!嗚嗚嗚!」

    冥河千萬的陰魂和凶煞,只要在那一方她血脈力量形成的天地,馬上凄厲地化為虛無。

    連冥河的河水,都在被迅速蒸發,那塊被奇異血脈力量罩住的冥河,似在逐漸變得乾涸。

    秦烈浸沒在冥河內的魔身,則是完全暴露出來。

    同時,那一根根受她力量凝結而成的漆黑水柱,浩浩蕩蕩而來,湧出可以碾碎秦烈魔體的恐怖擠壓力。

    「嘭!」

    秦烈正在巨大化的魔身,不斷爆裂著,血肉橫飛。

    在梅特奇娜的血脈力量下,突破到九階血脈不久的他,似根本無力回擊。

    「少主!」

    一道血光從天而來,在他和梅特奇娜間倏然凝鍊,化為了血帝黎昕。

    黎昕一點眉心,八層血玉鑄造的魂壇,如參天寶塔,猛地顯現。

    他的八層魂壇,霎那間射出億萬道血芒。

    「轟!」

    梅特奇娜所在的城堡,一秒鐘就崩碎了,化為了漫天石屑。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