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五百九十三章 來自九幽的阻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五百九十三章 來自九幽的阻攔字體大小: A+
     

    一滴滴紫色精血,從冥梟掌心流出,慢慢聚為一個血團。

    深紫色的血團,釋放著蒙蒙紫色光暈,仔細去看,隱隱能看到眾多交織的紫色光線。

    「你捨棄暗魂獸分身,靈魂落入這團鮮血中,我可以用血脈秘術,將這團鮮血送入九幽煉獄。」

    冥梟掌心一動,那團鮮血如紫色光球般,靜靜漂浮在他和秦烈之間。

    「呼呼!」

    那團紫色鮮血倏一浮出,從九幽魂獄內,立即傳來了一股吸吮力。

    似乎,那漩渦磁場形態的九幽魂獄,想要將冥梟的那團鮮血瞬間吸入。

    秦烈眼中顯出異色,點了點頭,忽然相信冥梟的確有能力助他前往九幽煉獄。

    他爺爺秦山把靈族入侵九幽煉獄一事,都毫不隱瞞地告訴冥梟,意味著秦山和冥梟間的關係絕對非同尋常。

    他也知道,冥梟能夠死而復生,幽冥界能夠在補天宮的圍殺下存活下來,都是因為他爺爺。

    幽冥界的另幾個邪神,也需要通過秦家,通過冥梟復活。

    冥梟,以血脈淵源來看,還是凌家的祖輩。

    種種因素匯在一起,讓他相信冥梟不會陷害他,所以他也算是放心。

    於是,他就準備將分魂的那一株靈魂樹飛離肉身,試著去融入冥梟的那一團紫色鮮血。

    「等等!」

    就在此時,冥梟神情一動。深紫色的瞳孔內。猛地綻放出絢爛魔光。

    一股細不可查的奇異血脈氣息,通過冥梟的那一團紫色鮮血,似瞬間飛入九幽魂獄。

    「咦,那小子……竟然也在。」

    冥梟明顯吃了一驚,他揮手向秦烈做出一個稍等的手勢,緩緩閉上眼。

    秦烈注意到,從他的那團紫色鮮血內。竟逐漸浮出一簇模糊的影子。

    那影子很淡,只大體有一個輪廓。

    然而,不知為何,秦烈只是看了一眼,就有一種強烈的熟悉感。

    他以十階分魂的敏銳洞察力,略一感知,轟然一震道:「高宇!」

    「嗯。」冥梟隨口答了一句,「當年在魔神山脈時,這小子得到了我的力量傳承。他和我淵源頗深。在我真身復活,而他也越來越強大以後,我和他之間本就存在著聯繫。」

    「可是,我復活以後,並沒有感覺到他的存在,我還以為他早就死了。」

    「沒料到。他竟然是在九幽煉獄。所以我在其它地方感覺不到他的存在。」

    「九幽魂獄,和九幽煉獄存在著連接的縫隙,就在剛剛我要動用血脈秘術時,我才察覺到他的氣息。」

    「他的氣息,也是以前我的氣息……」

    冥梟一邊和秦烈解釋著,一邊以特殊的秘術,同那紫色血球內高宇的影子交流。

    他臉上的神情,漸漸變得古怪起來。

    一會兒后,那紫色光球內高宇的影子,從模糊的形態。慢慢地消失。

    冥梟閉著眼,沉默了一會兒,旋即突然將那一團紫色血球收回體內。

    「我不能送你去九幽煉獄了。」

    冥梟突然睜眼,深深看向秦烈,沉聲道:「那丫頭不想你過去冒險。」

    「什麼?」秦烈一怔。

    「高宇和我的那些後人在一起,我以血脈秘術尋到他,說明你要過去的想法后,他告訴了凌語詩。」冥梟眼神一閃,嘴角似泛出一絲笑意,「她說他們在九幽煉獄那邊安全沒問題,說即便是靈族,想要短時間將九幽煉獄攻下來,也不太可能。而你,一旦捨棄了暗魂獸分身,以純靈魂的形態過去,在靈族和惡魔的眼中,你就是一個魂族的族人。」

    「一個魂族,在此時的九幽煉獄,非常非常的危險。」

    「他不想你去冒險。」

    「所以,我現在不能送你去九幽煉獄。就算是想,恐怕也無法實現,她血脈竟然也達到了九階,而且和九幽魂獄有著密切的聯繫。」

    「我想通過九幽魂獄做些什麼,她在那邊都可以阻止。」

    「抱歉,幫不了你了。」

    冥梟聳了聳肩,神情很是瀟洒,嘴裡說著抱歉,臉上卻沒絲毫的歉意。

    他眼中似還噙著隱諱的笑意。

    秦烈和凌語詩相互關心,感情沒有因相隔兩方而受到影響,這讓他很是欣慰。

    其實,秦烈和凌語詩的婚約,最初是由他和秦山兩個定下來的。

    凌家的凌承業,在他們的眼中並沒有決定權,而且凌承業至死也不清楚凌家的血脈,不明白其中牽涉了多麼驚天的隱情。

    凌家,乃是陰冥族僅剩不多的族人,也是冥梟的後裔。

    他本身和秦山關係極其緊密,他自然也希望秦烈和凌語詩之間,那種親密的關係始終保持。

    「她不想我過去?你肯定?」秦烈沉聲道。

    冥梟嘿嘿一笑,「我很肯定。」

    眼見秦烈臉色陰沉,冥梟話鋒一轉,又道:「不過你也不用擔心,她說等深淵通道解除封閉后,她會回靈域一趟。還有,她讓你不用擔心她,她不會在九幽煉獄有事的。」

    「真是這樣?」秦烈不太相信。

    「她還說,她通過迪迦知道你本體在黃泉煉獄,她希望你照顧好自己。」冥梟又道。

    秦烈訝然。

    「你不用浪費時間在這裡了,沒有我的幫助,你幾乎不可能去九幽煉獄。」冥梟淡淡道。

    秦烈沉默不語。

    「放下吧,我相信她不會有事的。」冥梟想了想,勸說道:「沒多久,深淵通道一年封閉期就過了,到了那時候,她如果有危險,我也會親自過去。」

    「不到一年的時間,靈族想要攻陷九幽煉獄,幾乎不可能。」

    「因為九幽君主比黃泉君主強很多。」

    這番話落下,冥梟也不再多言,徑直飛走。

    他忙著安排幽冥界剩餘的各族族人,將他們分別遷移到極炎深淵,要讓他們的血脈回歸到惡魔的本來面貌。

    在他離開后,秦烈又試了很多方法,想要通過那九幽魂獄去九幽。

    可種種方法都沒有起到效果。

    他最終無奈離開。

    九幽煉獄。

    凌語詩帶領著眾多惡魔,在九幽的暗血峽谷,準備劫殺靈族的戰士。

    「怎麼樣?」她看向高宇。

    「冥梟答應了。」高宇點頭。

    凌語詩黛眉舒展開來,道:「捨棄靈魂來九幽,絕對不是好主意,再過大半年時間,煉獄的深淵通道就會敞開,我們能堅持到那一天。」

    高宇道:「當然。」

    「靈族戰士來了!」峽谷口,同高宇來到九幽的珈玥,突然驚呼道:「領頭的靈族族人,是一個很美麗的小女孩!」

    「小女孩?」凌語詩神情一動。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