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五百八十一章 信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五百八十一章 信任!字體大小: A+
     

    正要以絕域魔刀,將蘭斯洛特心臟洞開的阿芙拉,聽到秦烈的爆吼后,明顯一愣。

    她詫異地看了秦烈一眼。

    如果是戰鬥之前,她絕對不會理會秦烈的要求,會爭分奪秒地撕裂蘭斯洛特的那一顆惡魔心臟。

    但是,她剛剛算是和秦烈比肩作戰,她注意到秦烈真的可以對一名深淵領主造成致命傷害!

    沒有那一團團炸雷的轟擊,蘭斯洛特胸口不會血肉模糊,她也不可能趁機將蘭斯洛特斬首。

    而且,秦烈形成的靈魂漩渦,如今正罩在蘭斯洛特那被斬斷的魔首上。

    蘭斯洛特的魔首,雖不斷怒嘯暴怒著,可他的靈魂能量,卻正在瘋狂流逝。

    阿芙拉不得不對秦烈刮目相看!

    「就信你一次!」

    那柄捅向蘭斯洛特惡魔心臟的絕域魔刀,隨著她靈魂的召喚,中途方向一變。

    「喀嚓!」

    魔刀將蘭斯洛特一隻數百米長的手臂,給猛地斬斷!

    這頭深淵領主斷臂處的粗長筋脈,像是一條條游蛇,不斷蠕動著,試圖將斷臂重新連接。

    同樣的,從那斷臂處,也沒有滴落那怕一滴的鮮血!

    這意味著蘭斯洛特所受的傷害,完全在他可以承受的範圍內,只要給他騰出手來,他能將頭顱和斷臂重新融入魔軀。

    那時,蘭斯洛特的重傷,恐怕根本算不得什麼。

    這就是一名煉獄深淵領主的強大之處!

    「嘭!」

    秦烈掌心的那一顆雷電球。像是熾烈的太陽。釋放出炫目至極的光芒。

    一股讓阿芙拉都暗暗動容的狂暴雷霆之威,看似從雷電球內爆發,然而爆炸形成的所有衝擊力,卻又神奇地落在蘭斯洛特的胸口。

    「嚎!」

    蘭斯洛特發出瀕臨死亡的凄厲慘嚎,他那魔身的胸口,所有天然的硬甲,如石頭般粉碎炸裂。

    一顆巨大的惡魔心臟。在血淋琳的胸口,極其明顯的呈現出來。

    在那顆蘭斯洛特的惡魔心臟上,爬滿了閃電,還不時有輕煙裊裊升起。

    「我要你們死!你們全部都要死!」

    蘭斯洛特被斬斷的魔獸,在空中搖頭晃腦,似竭盡全力又一次激發了血脈力量。

    他那鮮活跳動的惡魔心臟,竟然在一瞬間完成了石化!

    那顆惡魔心臟,就這麼一下子,變成了一顆巨大的灰褐色岩石。

    在那岩石表層。滋生了許許多多紫色光紋,光紋飛逝著,形成保護膜,層層地防禦著那顆已經石化后的惡魔心臟。

    與此同時,蘭斯洛特的魔首,也旋即石化。

    他的靈魂氣息。霎那間變得斷斷續續。猶如將靈魂的能量強行壓抑著。

    突然間,秦烈以魂族秘術形成的「魂葬」,竟再也不能從蘭斯洛特的靈魂內抽離力量。

    「咔咔!」

    蘭斯洛特龐大的魔軀,血肉,筋脈,骨骼,此時全部都在石化。

    可他體內的生機,卻完全不受影響,反而變得更加的滂湃!

    「糟糕!」

    阿芙拉臉色一變,知道就那麼一霎的時間。蘭斯洛特又為自己爭取了時間。

    蘭斯洛特的魔首,和他的軀體,一個下沉,一個往天上飛。

    似乎,只要再過幾秒鐘,蘭斯洛特的魔身和頭顱又能連接在一起。

    那時,蘭斯洛特的戰力,依然不會消弱多少。

    「該死!應該趁那麼一霎,將他的惡魔心臟攪碎的!」

    阿芙拉暗暗懊悔起來,她下意識又看了秦烈一眼,這一次,她的眼中分明有著幾分怨念。

    「如果不是你這傢伙,不是你阻止,蘭斯洛特應該死了,都怪你……」

    從她的眼神內,秦烈解讀出這段訊念,知道她已經不再相信自己。

    「神器!月淚!」

    眼看情況不妙,秦烈心神一動,將肩上銀月印記內的月淚召喚出來。

    「咻!」

    一點月牙形清冷月光,一閃而逝,突然飛向蘭斯洛特的魔首。

    「出來!」

    同時,從他眉心之中,也飄飛出虛渾之靈的金靈。

    金靈在月淚之後,以無形虛體的狀態,瞬移向蘭斯洛特的那一顆惡魔心臟。

    蘭斯洛特石化后的那顆心臟,似在突然間,被沾上了某種消融的污穢。

    心中埋怨秦烈的阿芙拉,突然驚喜地發現,蘭斯洛特那顆石化后的惡魔心臟,竟然在解除石化!

    「嗤!」

    一點冷冽的月光,則是從蘭斯洛特的斷首處,飛入他腦袋內。

    蘭斯洛特又瞬間發出更加恐怖的哀嚎。

    「咻!」

    一直和蘭斯洛特保持著距離的秦烈,在這一刻,終於以疾雷遁瞬動到那顆石化后的惡魔心臟。

    「血脈——噬魔!」

    秦烈的兩隻手,如鋒利的刀刃,突然刺入蘭斯洛特的惡魔心臟。

    「汩汩!汩汩!」

    一條條如溪流似紫電的能量紐帶,在蘭斯洛特和秦烈兩手間連接,來自於蘭斯洛特那顆惡魔心臟的磅礴血脈精華,洶湧地灌入秦烈。

    「轟!」

    他以魂族秘術釋放的「魂葬」,又一次發揮作用,開始瘋狂抽離蘭斯洛特的靈魂!

    阿芙拉明眸中,陡然釋放出驚人神采。

    一霎后,她也在秦烈身旁出現,也來到蘭斯洛特那顆解除石化后的惡魔心臟。

    和秦烈不同,阿芙拉完全不顧自己的容裝和儀態,竟埋頭在那顆惡魔心臟上。

    她像是一頭巨鯨,不斷吸食著那顆惡魔心臟內的鮮血精華,和秦烈搶食蘭斯洛特心臟內的血脈烙印和能量。

    惡魔心臟,乃是如九階、十階惡魔的軟肋,是一身血脈力量的凝結。

    對強大的惡魔而言,即便是靈魂死亡,也能從惡魔心臟內孕育新魂。

    惡魔心臟只要還在,九階、十階的惡魔,即便粉身碎骨,也能重鑄血肉和靈魂復活。

    冥梟,就是在魂滅身死以後,依仗著惡魔心臟恢復如初。

    「嗷嚎!」

    蘭斯洛特的慘叫,突然變得斷斷續續,他的靈魂氣息,也迅速枯竭。

    「嗯?」

    遠處,身為領頭者的達比尼特,從蘭斯洛特不同尋常的嗷嚎聲中,醒悟到了點東西。

    他很清楚,剛剛蘭斯洛特的所有哀嚎和怒嘯,都未傷筋動骨。

    他知道,很多深淵領主的怒嘯和哀嚎,都可能是配合血脈天賦來更加的激發力量。

    很多時候他也是這樣。

    他也清楚,強大如蘭斯洛特,斷一條手臂,被斬首,都不算是重傷。

    只有心臟受了重傷,對他們這種級別的惡魔來說,才是真正的重傷。

    他猛地看向蘭斯洛特。

    達比尼特殘忍的眼瞳內,突顯一絲錯愕和驚悸,他看到秦烈和阿芙拉,此時居然撲在蘭斯洛特的那顆惡魔心臟上大快朵頤。

    他終於明白蘭斯洛特的慘嚎,為何會顯得不同尋常,為何會帶著一股子死意了。

    「滾開!」

    相隔數萬米,達比尼特猛地瞪向了秦烈和阿芙拉,厲聲暴喝。

    一股洶湧的血脈能量,像是決堤的江河,轟然灌落在秦烈和阿芙拉身上。

    阿芙拉悶哼一聲,那具嬌媚的軀體,竟直接鑽入了蘭斯洛特的那顆惡魔心臟內。

    而秦烈,在遭受重擊以後,則是愈發瘋狂地以「噬魔」,從蘭斯洛特的心臟內來補充血肉力量。

    「嘿嘿!」

    他嘴角鮮血飛濺,後背也血肉模糊,可他刺入蘭斯洛特那顆惡魔心臟的兩隻手,卻紋絲不動!

    這麼過了一會兒,他血肉模糊的後背,就藉助蘭斯洛特那顆惡魔心臟的能量恢復原樣。

    他扭頭,遠遠看向達比尼特,咧嘴獰笑著,「你再來試試!」

    達比尼特才準備繼續動手,卻發現再也聽不到蘭斯洛特的哀嚎,也感覺不到蘭斯洛特的存在了。

    他眼神驟然凝重了。

    他知道,蘭斯洛特惡魔心臟徹底失守,烙印在蘭斯洛特心臟內的一切奧妙和血脈力量,已被秦烈和阿芙拉快分食光了。

    這意味著蘭斯洛特已經死了。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