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五百八十章 斬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五百八十章 斬首!字體大小: A+
     

    「嘭!」

    秦烈猶如一塊隕石,從空中狠狠墜落下來,將堅硬的石地鑿開一個深十幾米的人形井洞。

    「噗!」

    一口鮮血,禁不住噴出,他全身骨骼彷彿散架。

    地表底下,秦烈的眼神,都稍稍有些潰散。

    他看向天空,發現九階血脈的蘭斯洛特,不斷地嘶吼怒嘯著。

    滾滾的深淵魔氣,夾雜著深淵領主的血脈能量,在蘭斯洛特龐大魔軀上交織遊動著。

    「嗚嗚!嗚嗚嗚!」

    數百萬死魂,此刻正瘋狂啃噬著蘭斯洛特的軀體,此刻陡然哀嚎尖嘯。

    秦烈精神一散亂,那片奇異的領域磁場,似瞬間崩潰。

    眾多的死魂,從暴戾瘋狂的狀態,又恢復了正常。

    磁場對死魂力量的增幅旋即消失。

    死魂衰竭,蘭斯洛特騰出手腳以後,更加洶湧的催發著血脈氣息。

    「啪啪啪!」

    聲聲刺耳的爆炸,從他巨大魔軀內響起,眾多的死魂灰飛煙滅。

    「給我滾開!」

    蘭斯洛特厲嘯著,領主級別的洶湧血脈能量,形成更強的風暴。

    更多的死魂被他的血脈力量碾壓粉碎。

    黑紫色的魔雲,眾多的陰魂和惡鬼,失去秦烈這個主人的御動和掌控,都變得六神無主。

    因那奇異磁場的消失,同樣的,就連阿芙拉、戴利、羅頓的血脈力量,還有煉化的強大死魂。也都明顯虛弱了幾分。

    「哧啦!」

    領頭者達比尼特的巨大魔爪。猛地一抓,將組成戴利的惡魔一隻臂膀,硬生生撕扯下來。

    那一隻惡魔的臂膀,由數百萬死魂凝聚而成,一離開那惡魔的軀體,立即化為黑蒙蒙的煙霧。

    「轟!」

    另外一頭深淵領主,以鋒利的尖角。刺在阿芙拉紫色魔焰凝成的巨魔胸口。

    那巨魔,被那頭深淵領主的魔角,給刺出了一個巨洞。

    阿芙拉悶哼一聲,明眸內耀眼的光芒,也忽然黯淡了一些。

    就連羅頓,也在秦烈那磁場消失以後,生出一種束手束腳的感覺。

    「阿芙拉!不要讓蘭斯洛特殺了那傢伙!」羅頓喝道。

    「他可以提升我們的戰力!」戴利也大吼。

    在他們的提醒下,阿芙拉猛地反應過來,她一邊指示著那頭巨魔。去對付眼前的深淵領主,一邊移動著本體。

    一閃后,她就脫離了那頭紫色魔焰凝結的巨魔,在蘭斯洛特的前方冒出。

    蘭斯洛特一爪子,將秦烈轟向大地內后,正準備落向地表將秦烈徹底殺死。突然看到阿芙拉當在前方。頓時暴怒起來。

    「你也想阻止我?!」

    蘭斯洛特恐怖的魔身,忽然間湧出濃郁的寒氣,那寒氣乃是他另外一種血脈天賦。

    森森寒氣,將他周邊一方空間籠罩,迅速向阿芙拉蔓延。

    阿芙拉輕呼一聲,從她飽滿的胸前,突然飛出九條紫焰魔龍。

    「九獄!」

    九條火焰魔龍,倏一飛出,那片天地傳來了鬼哭狼嚎的厲嘯。

    那九條魔龍,不斷衍變著。似化為了九種不同地獄的場景,層層疊疊地裹向蘭斯洛特。

    秦烈仰頭看著天空,看著阿芙拉在羅頓和戴利的提醒下,竟然幫他來抵禦蘭斯洛特。

    「沒有永遠的敵人。」

    他深吸一口氣,意識到要想戰勝以達比尼特為首的七個深淵領主,以他一個人的力量連一絲可能都沒有。

    但是,如果算上羅頓、戴利和阿芙拉,或許還有幾分勝算。

    羅頓,比他更早的看清了這一點,所以才吩咐阿芙拉給他爭取恢復的時間。

    「不要讓那磁場消失!」

    天空中的阿芙拉,釋放出「九獄」血脈天賦的以後,朝著他大聲叫喊。

    「原來是那種磁場……」

    他猛地醒悟過來,他感受著傷勢,發現斷裂了幾根魔骨,就這麼一會兒功夫,已經在慢慢重鑄。

    他胸口裂開的一道道傷口,在短短時間內,竟然也已經癒合。

    深度魔化后的魔軀,恐怖的恢復能力,讓他都感到震驚。

    「轟!」

    他魔軀一動,衝天炮彈般,從地表飛向天空。

    他又一次以靈魂意識觸感那塊魂壇內的紫色晶塊。

    他的眼睛又充滿了暴戾和嗜殺。

    但是,這一次,他卻殘留了一絲理智。

    「魂族秘術——魂葬!」

    殘存的意識,助他將魂族的秘術施展,他的靈魂力急劇流逝。

    在他的頭頂,一個眼睛看不見的靈魂漩渦,突然間就形成了。

    「呼呼呼!」

    那一片紫黑色魔雲,在那靈魂漩渦形成以後,一下子就被吸入其中。

    億萬惡鬼的痛泣聲,從那靈魂漩渦內厲嘯而出,附近冥河內的死魂,似乎也被吸引著,張牙舞爪地撲了過來。

    同時,從他身上釋放的死亡,萬物枯萎的絕寂氣息,又形成了新的磁場領域。

    那領域一成,戴利、羅頓和阿芙拉又紛紛受益,血脈的力量和熔煉的死魂,都變得強大。

    「去!」

    肉眼看不見的靈魂漩渦,帶著魂族的「魂葬」邪術,像是龍捲風般飛向了蘭斯洛特。

    「出來吧!」

    一根根雷亟木,猶如參天古木,從他空間戒內飛出。

    八根雷亟木,都漂浮在他天靈蓋上,快速地轉動著。

    「玄雷心核!」

    他魔化后的兩手,略有些艱難的,形成心臟的印記。

    從他穴竅內,狂湧出雷池之水的力量,一顆巨大的雷電球從他魔手內凝成。

    那巨大的雷電球,比任何時候都要狂烈,蘊含的雷霆閃電之威,讓他都心驚膽顫。

    「嘭!嘭嘭!」

    聲聲強而有力的心跳聲,從那巨大雷電球內傳來,他那一層魂壇內,也有點點雷光閃爍著。

    來自於雷帝的力量奧義,透過他的手,魂壇,精神意志,那一顆巨大的雷電球,第一次在深淵的煉獄層面顯現。

    「嘭!」

    玄雷心核的暴烈能量,無視空間阻隔,猛地轟在蘭斯洛特的胸口。

    「轟!」

    蘭斯洛特的胸口,似有千萬炸雷爆開,一道道細小的閃電,蚯蚓般鑽入蘭斯洛特的血肉。

    秦烈魔化后如利劍便的手,沒有能破開的蘭斯洛特胸口天然硬甲,在玄雷心核的恐怖爆炸力之下,瞬間變得血肉模糊。

    更多的閃電,趁勢侵入蘭斯洛特的龐大軀體,在他近千米高的血肉內飛逝著,盡情破壞著他的生機。

    「嗤嗤!」

    蘭斯洛特的魔眼,耳朵,血盆大口中,不斷有閃電濺射著。

    「嗷!」

    九階血脈的蘭斯洛特,分明感受到了錐心的疼痛,發出震天動地的嘶吼。

    也在此時,阿芙拉的「九獄」陡然一變,如化為鎮壓天地的九個魔鬼。

    一種拖曳靈魂向死亡沼澤深陷的詭異血脈力量,從那九個魔鬼身上湧現,然後九個魔鬼化為輕煙鑽入蘭斯洛特的口中。

    蘭斯洛特的痛呼聲,突然止住。

    他猛地捂著的嘴巴,似在用力的乾嘔,似想要將那九個魔鬼吐出來。

    「絕域魔刀!」

    阿芙拉袖口內,一柄寬闊的巨刃,陡然飛出。

    那巨刃上繪刻著精美的魔紋,還有一隻只邪惡的眼球,魔刀一出,蘭斯洛特所在的天空,突顯細密的裂紋。

    「去死吧!」

    寬闊的巨刃,趁著蘭斯洛特掙扎之際,突然斬向他脖頸。

    「喀嚓!」

    這頭如山的深淵領主,巨大的頭顱,被那魔刀給斬斷後飛向天空。

    可蘭斯洛特斷裂的脖頸,卻沒有一滴鮮血流淌出來,他那魔首的眼瞳,依然猙獰有神。

    阿芙拉眼看蘭斯洛特被斬首后,依然氣勢不減,不由咬了咬牙。

    那柄被她喚出的魔刀,方向一變,又捅向蘭斯洛特的心臟。

    她也知道,惡魔心臟才是這種九階領主的死穴,只是,她本想將其完全煉化吞食的。

    那一顆蘭斯洛特的心臟,一旦被魔刀的力量粉碎,心臟內蘊含的奧義和龐大力量就會大打折扣。

    可眼看蘭斯洛特如此強大,被斬首以後,一滴鮮血都沒有流淌出來,她就知道她必須毫不保留地下殺手。

    「讓我來!」

    就在此時,八根雷亟木底下的秦烈,突然大聲爆吼。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