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五百六十七章 深淵捕食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五百六十七章 深淵捕食者字體大小: A+
     

    冥河上空。

    秦烈凌空懸浮著,完全不受冥河內億萬惡鬼、陰魂的影響,甚至於,他聽到那些惡鬼的厲叫聲,都隱隱感到興奮激動。

    似乎,那億萬冥河內的惡鬼、陰魂都是在為他歡呼雀躍。

    在他腦海魂壇內,那一點從鎮魂珠第四層空間飛出的幽光,如今已經徹底融入魂壇。

    一點幽光,在魂壇內,化為一塊拇指頭大小的紫色晶塊。

    那小小的紫色晶塊,和他魂壇的色澤明顯不同,看似只有一丁點,可內部蘊藏著的無盡奧義知識,簡直就是浩瀚無際。

    他內心暴戾嗜血的邪念,也是因那小小的紫色晶塊,從而變得不可抑止。

    他還非常明顯的感覺到,那融入他魂壇的紫色晶塊,和他體內深紫色的血脈晶鏈,隱隱呼應著。

    當他擊殺了巴丁,從巴丁體內抽離了一絲血脈烙印,又從卡普斯三兄弟的體內,也將一絲絲血脈烙印,融入自身的血脈晶鏈以後,他能感到體內深紫色的血脈晶鏈,似獲得了某種秘術力量。

    那一種力量,彷彿可以助他領悟魂壇內,那一塊紫色晶體內冥河的奧妙……

    並且,從那一塊紫色晶體內,還不斷湧現出貪婪的**,似乎在催促著他,讓他去殺更多和迪迦有血脈淵源的惡魔——黃泉君主的後裔!

    那貪婪嗜殺的**,是如此的強烈,如一團紫色烈焰在晶體內。在他魂壇內。在他心靈內熊熊燃燒!

    貪婪**漸漸摧毀了他所有的理智和冷靜!

    「轟!」

    他的那座魂壇,似猛地一震,那塊紫色晶體,似突地生出了感應力。

    一霎后,理智又即將磨滅的他,從那紫色晶體內得到了指引。

    他人在冥河,卻從千萬里之外。察覺到一股股讓他感到激動興奮的血脈氣息。

    那些血脈氣息都屬於黃泉君主的後裔!

    凌空站在冥河上的他,能聽到億萬惡鬼、陰魂的尖嘯,那些尖嘯在他靈魂內轟隆隆震蕩著,似乎都在催促著他。

    他眼神中最後一絲情感理智又瞬間消失。

    沒有理會冥河對岸,那吞吃卡普斯三兄弟屍身的小惡魔,他在冥河上空的魔軀,突然飛向遠方。

    濃稠的深淵魔氣,如黑紫色的厚厚雲團,將他的魔軀緊緊裹住。

    「大人。大人你去哪裡啊?」

    底下的小惡魔,察覺到異常,一抬頭看到他在離開,馬上大聲叫嚷起來。

    可惜,被濃濃深淵魔氣層層裹住的秦烈,再沒有多看他一眼。

    一會兒功夫。那團黑紫色的雲團。就從這一方天地消失。

    「等我足夠強大了,我一定能再見到大人,到時候……我希望能夠追隨大人,成為大人麾下的領頭惡魔。」

    蝙蝠形態的四階小惡魔,看著那滾滾魔氣消失的方向,神情堅定的暗暗發誓,然後又埋頭去啃食卡普斯三兄弟的屍體。

    ……

    黃泉煉獄一角。

    一名模樣俊美,和迪迦有三分相似的高階惡魔,在一座黑石城堡內,正在和一群妖嬈貌美的女惡魔打情罵俏。

    那些妖冶的女惡魔。大多都是高階惡魔,乃九階深淵領主的後裔。

    他們以精妙的器皿,喝著甘甜的美酒,吃著烹飪后的美食,放聲歡笑著。

    突然,一團黑紫色的魔雲,詭異地在那黑石城堡上空出現。

    一股嗜殺狂暴的氣息,從魔雲內毫不掩飾地釋放出來,那滔滔魔氣瘋狂涌動著,漸漸顯現出一個魔化后的高階惡魔。

    「哪裡來的惡魔?這可是沃丁頓少爺的城堡,沃丁頓少爺乃黃泉君主的兒子,你竟敢在沒有叩問的情況下,直接闖進來?」

    一個蜂腰肥臀,容貌妖媚的女性高階惡魔,沖著天空魔化后的秦烈呵斥。

    「不管你是誰,立即滾出我的城堡!」沃丁頓臉色森冷道。

    八階惡魔的血脈氣息,從他身上湧現出來,他在盯向秦烈的時候,眼中紫色閃電交織。

    「嘩嘩嘩!」

    天空中,從濃稠的魔雲內,滴落出一滴滴紫色的雨點。

    那些雨點,籠罩了整個黑石城堡,將所有的高階惡魔覆蓋。

    「嗤嗤!嗤嗤!」

    一群放縱的高階惡魔,被那一點點紫色雨點碰觸后,血肉馬上消融。

    他們的驚恐尖嘯聲,立即就傳遞了出去,讓黑石城堡這一方天地如變成了死亡絕境。

    「黑沼深淵的傢伙!是黑沼深淵的腐蝕力量!」

    濃郁魔雲內,秦烈猶如一頭捕食的魔鷹,突地從天空撲下來。

    他那鋒利的指甲,肘部和膝蓋的利刺,像是奪命的尖刀,將這些七階、八階的高階惡魔洞穿擊殺。

    一刻鐘后,整個黑石城堡內,連那沃丁頓在內的高階惡魔,都被殺了個乾乾淨淨。

    沃丁頓死亡后,殘魂內絲絲印記,還有血脈內的惡魔烙印,被他吸收乾淨。

    之後,他毫不留念地離開黑石城堡,依循著嗜血**的指引,趕往下一個目的地。

    ……

    黃泉煉獄,一個廝殺的戰場,數百六階、七階、八階的惡魔瘋狂厲嘯著撕咬著。

    這些惡魔,乃是兩個深淵領主的麾下,最近正在激烈衝突著。

    九階血脈的深淵領主,沒有參與這種規模的戰鬥,純粹是通過這種戰鬥磨礪自己的麾下,讓麾下的戰鬥力提升。

    戰場一角,一名八階血脈的惡魔,有五米高,人頭馬身,四隻手提著巨大的雙刃戰斧。

    他戰斧揮舞時,恐怖的力量震蕩的附近惡魔,血脈都崩潰。

    另外一股奇異的靈魂力量,似乎繚繞在戰斧上,使得他揮舞戰斧的時候,敵人一個個注意力難以集中。

    很少人知道,這個看起來不像是高階惡魔的傢伙,其實也是黃泉君主的後裔。

    只是,因為他的母親,只是一個低階的惡魔,導致他的血脈不夠純凈,沒有能完全衍化為高階惡魔的模樣。

    也是因為這樣,他只能成為九階深淵領主的麾下,憑自己的力量爭鬥來提升血脈。

    「吼!」

    他咆哮著,眼瞳滿是怨恨和惡毒,戰斧一揮,滾滾魔氣如波盪席捲八方。

    臨近的那些惡魔,被滾滾魔氣一衝,巨大的身體已經不穩。

    他戰斧劈砍時,一頭頭身高體壯的惡魔,被斬成了一截截,血肉塊橫飛。

    就在此時,一團魔雲從天而降,魔雲內忽然湧現滔天的血脈動靜。

    他霍然看天。

    一道不算高大的魔影,猶如利劍,以他無法想像的極速和凌厲,突地刺了下來。

    「噗!」

    他那人頭馬身的魔體,被硬生生刺穿,巨大的戰斧也轟然落地。

    ……

    山腹中。

    一名相貌醜陋,體型臃腫的女性高階惡魔,壓在一個清秀的高階惡魔身上,瘋狂怪笑著。

    「你的父親雖然是一名深淵領主,可他已經被達比尼特殺死了!你的血脈源頭都沒有了,誰能保護你?」

    體型巨大卻肥胖的女性惡魔,一邊凌辱著那個清秀惡魔,一邊桀棘怪笑著。

    「而我的父親,乃是黃泉君主!我母親現在也是九階的深淵領主!同樣是高階惡魔,你我的身份,一個天,一個地!你只有乖乖把我侍奉好,你的幾個妹妹,才能活下去!」

    「哈哈哈!」

    她跋扈地大笑著,鋒利的指甲,在那清秀惡魔赤裸的胸口上,撕裂出一道道觸目驚心的傷口。

    就在此時,一道魔影閃入山腹。

    一束束刺目金芒,在燈火輝煌的山洞內,四處飛逝。

    「啊!」

    那名體態臃腫的女惡魔,在一瞬間,軀體上就多了數百個「汩汩」冒著血的血洞。

    「咻!」

    從血洞內流淌出來的魔血,混合著她的殘魂,如一條紫色彩帶飄向山洞外。

    瞬入山腹的魔影,則是早已消失,似急著趕往下一個目的地。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