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五百五十七章 兩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五百五十七章 兩岸字體大小: A+
     

    由颶風蛟魔蛻變而成的拉蒙特,涌動著血脈力量,在周遭聚集了兩個狂暴龍捲風。

    拉蒙特鼻孔中,噴涌著濃郁的紫色煙霧,眼中殺意盎然。

    「呼!」

    他左手猛地一拽,那個在他左邊,百米高的龍捲風,驟然席捲向魔化以後的秦烈。

    「拉蒙特!快點殺了他,時間快到了!」

    「冥河上空的結界即將消失!」

    還剩下的那些七階惡魔,看到從冥河上,蒸騰出灰暗的霧氣。

    「汩汩!」

    平靜無波的冥河,詭異地冒出水泡,像是沸騰了一樣。

    「嗚嗚!嗚嗚嗚!」

    陰魂惡鬼的哭泣聲,在每一個靠近冥河的惡魔腦海內響起,吵的他們心神不寧。

    種種跡象表明,要不了太久,終年存在冥河上的結界就會消失。

    「時間快了……」

    秦烈嘀咕了一句,眼看那龍捲風狂卷而來,突然調用了丹田靈海內的靈力。

    「哧啦!」

    一道紫色電光,在龍捲風即將罩來的時候,一閃而逝。

    「拉蒙特!殺了他!殺了他!啊!」

    一個正大聲嚷嚷的七階惡魔,猛地慘叫出聲,魔軀四分五裂炸碎。

    「嗤嗤!嗤嗤!」

    一道紫色閃電,在那些同樣慘叫的惡魔之中,不斷地來回穿梭著。

    那些怪叫連連的惡魔接連被殺死。

    「轟!」

    冥河的上空,突然傳來異響。似一扇無形巨門被打開。

    「結界消失了!」

    對岸的卡普斯。厲喝著,不進反退。

    他兇狠地瞪向那三個八階的惡魔。

    「明白了。」巨蠍魔點了點頭,說道:「時間到了,衝到對岸將所有想要渡河者殺死,一個不留!」

    「走!」

    三個八階的惡魔,領著十幾個穿著厚厚魔甲,明顯裝備精良的惡魔。嘶吼著沖向冥河對岸。

    他們出現在冥河上空時,秦烈抽空一看,發現冥河果然沒有異常。

    這意味著冥河上空的結界的確已經消失。

    「一刻鐘!你們只有一刻鐘的時間!」卡普斯駐足道。

    「殺!」巨蠍魔暴躁地怒吼。

    「哥哥,我們不過去嗎?」卡普斯旁邊,另外一個高階惡魔詢問道:「按照我們原來的計劃,我們不是應該也到冥河對岸,宰掉一些不知天高的傢伙嗎?」

    「我們?」卡普斯扭頭看向他,冷冷道:「我們的血脈達到八階了嗎?」

    「沒有。」

    「我們血脈沒有達到八階,而對岸有兩個傢伙的血脈。都恰恰在八階!」卡普斯臉色陰森,說道:「你覺得我們過去一定就安全無恙?」

    和他有著同樣血脈的兩個高階惡魔,都突然沉默了。

    「你們放聰明一點,對岸的那兩個八階的惡魔,我看一點都不簡單。」卡普斯沉吟了一下,又道:「一會兒一旦情況不妙。我們立即離開此地。什麼都不要管,什麼都不要理會!」

    「難道你覺得,河對岸的那些傢伙,比我們這邊的強?」

    「誰知道呢?」

    卡普斯這般說著的時候,又開始慢慢往後退,看他的架勢,只要河對岸的局勢稍稍有點脫離控制,他就會第一時間離開。

    一看他的動作,另外兩個高階惡魔,似乎也嗅到了危險的氣息。

    他們也都跟著卡普斯悄然後退。

    「開始了嗎?卡普斯?」

    就在此時。從遠處傳來一個聲音,又一個高階惡魔,慢悠悠地顯現出來。

    「迪迦!」

    「你怎會在此?」

    「你應該已經被放逐了才對?」

    卡普斯三人,一看到新來的惡魔,都恐懼起來。

    如幽靈般浮動著,輕盈落在卡普斯三人身旁的迪迦,微笑道:「以血緣關係來說,你們三個都是我的弟弟,怎麼看到我如此驚懼?哦,對了,你們難道不應該喊我哥哥么?」

    「迪迦!你來這裡幹什麼?」卡普斯不答反問。

    「真是沒禮貌的傢伙,不過也難怪,你們三個的母親只是低賤的陰蛛魔。」迪迦搖了搖頭,嘖嘖道:「母親的血脈太低賤,導致你們即便繼承了几絲父親的血脈,也永遠難登大雅之堂。嘖嘖,就你們這樣的廢物,居然也有臉打著父親的旗號四處招搖?」

    「你敢侮辱我們的母親!我要殺了你!」其中一個高階惡魔瘋狂道。

    迪迦又笑著搖了搖頭。

    「咻!」

    他瞬間落向暴怒的惡魔身旁,魔手一抓,魔手完全刺在那惡魔的頭顱內。

    「菲亞!」卡普斯和另外一個惡魔也發狂了。

    迪迦魔手一動,一股吸力將另外一個惡魔吸入掌心,他魔手抓住那個惡魔的脖頸,面無表情地看向卡普斯,說道:「上一次,是你們三個泄露了我的消息,害我差點被殺死吧?」

    「是又如何?」卡普斯瘋狂道。

    「那就對了。」迪迦輕輕點頭,將那個惡魔脖頸扯斷,又落向卡普斯,「你應該知道,我既然還活著,那你們就只能去死了。」

    「你得意不了多久,而且你比我們還要可悲!要殺你的傢伙,是你同父同母的親哥哥!你逃過一時,但不會次次都那麼幸運!你一定會死在你親哥哥的手中!」卡普斯詛咒道。

    「不勞你費心。」迪迦一腳踩下去,卡普斯的胸腔,被他一腳踩的爆炸。

    殺了同父異母的三個弟弟以後,迪迦終於將注意力放在冥河對岸,自顧自地說道:「咦,這次有點意思啊,居然有兩個八階的傢伙要渡河。兩千年前活著過來的達比尼特,如今可是炙手可熱的大人物,這兩個八階的傢伙,會不會也有可能成為達比尼特一樣的大人物?還真有點期待啊。」

    他好奇地觀察著冥河對岸。

    「咦,那傢伙……似乎在什麼地方見過,奇怪。」

    盯著魔化以後的秦烈,仔細看了一會兒,迪迦眉頭越皺越深。

    本源始界時,秦烈沒有徹底魔化過,而迪迦對秦烈的印象和記憶,都在本源始界。

    也是因為如此,他看著魔化以後的秦烈,雖然感到熟悉,但卻沒有能夠馬上認出來。

    「迪迦!怎麼會是那個傢伙?」

    然而,冥河對岸的秦烈,只是看了他一眼,就瞬間認出了他。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