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五百五十章 煉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五百五十章 煉獄字體大小: A+
     

    把冥梟和五大獸王安排到極炎深淵,又將第一巫蟲仍在混亂深淵以後,秦烈就回到了靈域。

    他來到了暴亂之地。

    時隔多年以後,暴亂之地重新恢復了平靜,各大白銀級勢力,因為做出了同樣的決定——去寒寂深淵,而徹底和六大勢力走向了對立面。

    隨著六大勢力的垮台,九重天宣告遁離靈域,寂滅宗、天劍山等勢力,都光明正大地回歸。

    各大勢力,又重新統治了暴亂之地的五塊大陸,而且因為經過了寒寂深淵的磨礪,變得更加強大。

    沒有了咒祖的天地密咒,暴亂之地那些不滅境的武者,突破到虛空境受到的阻礙變弱了太多太多。

    在寂滅老祖和段千劫之後,李牧,雷閻,馮毅和祁陽等人,也都紛紛邁入虛空境,鑄造出新的魂壇。

    因為和泊羅界連通,又能隨時出入寒寂深淵,暴亂之地的那些強者,依然會時常征戰寒寂深淵。

    他們之中,有很多人死亡,化為了惡魔的食物。

    但是,那些經過惡魔的血腥洗禮,頑強活下來的武者,都變得極其強大可怕。

    暴亂之地的實力,每一天,都在增強著。

    而炎日島,則是暴亂之地最強的力量,統領著所有白銀級勢力。

    設立在墟地的大型空間傳送陣,如今可以和中央世界的擎天城互通,秦烈也帶著宋婷玉和唐思琪。去了擎天城面見秦山。

    不過。宋婷玉和唐思琪覺得,她們始終屬於暴亂之地,在擎天城見過秦山以後,她們又回來了。

    她們在暴亂之地、泊羅界和寒寂深淵之間,來回活動著。

    泊羅界的域界之門,慢慢和巨靈界,修羅界。古獸界,逐個的連通了。

    靈域的各族族人,都可以通過泊羅界的域界之門,前往深淵征戰。

    掌握著域界之門的她們,在整個靈域,都漸漸有了不弱的話語權。

    而知道她們身份的強者,對她們更加的敬畏,沒有任何異族強者膽敢小瞧她們。

    經過納爾森和魂族的入侵,夜鬼對域外強者的殺戮。還有後來神族的霸道滲透,使得如今靈域所有的種族,都將擎天城視為聖地。

    組成擎天城的秦家、姬家和補天宮,成為靈域最強的力量,對所有種族擁有著號召力。

    古獸界,巨靈族。木族。海族和修羅族,都是擎天城的堅實盟友。

    他們的認同,讓擎天城成為了靈域實質上的霸主,能調動靈域所有的力量。

    在暴亂之地陪宋婷玉、唐思琪待了一段時間,眼看靈域大局已定,再沒有反抗的聲音來和擎天城較勁,秦烈也有點不甘平靜。

    他的暗魂獸分身,留在天陰谷內,還在看守著那通往玄陰冥海的地穴。

    血魂獸分身,突破到十階以後。在巨靈界內煉化古塔斯等夜鬼強者。

    他本體和親人道別後,通過龍界來到碎冰域,直達碎冰域深處。

    一艘巨大的星空巨艦,嵌入了巨大的冰川內,根根冰錐上站立著神族族人。

    一看到他現身,玄冰家族的米雅,立即從星空巨艦內走出,將他帶了進去。

    「你來了。」

    「等你有一段時間了。」

    一進入星空巨艦內部,乾煋和流漾馬上笑吟吟現身,他們不是特別適應碎冰域的環境,所以選擇在星空巨艦的密室內修鍊。

    「那些老傢伙恐怕都等急了。」黑暗家族的蒼曄,雖然還帶著面具,卻沒有身著重甲,而是換了一件純黑的武者服。

    「我父親他們事情太多,可沒有時間耗在這兒等候你。」米雅淡然一笑,說道:「我和玄珞,還有蒼曄姐,會送你回神域。乾煋和流漾,是賴著不肯走,非要陪你一道兒。」

    秦烈看向這些神族的年青一代,點了點頭,笑著說:「多謝。」

    「走吧。」

    蒼曄眼神冷淡,領頭走向那座巨大的傳送台,率先站了進去。

    在她之後,米雅、玄珞,乾煋和流漾,也都相繼走入。

    秦烈也隨後落向傳送台。

    「轟!」

    他一進入,從傳送台的四周,立即爆發出強大的空間能量。

    只是一霎,他就發現周遭滿是飛逝的流光,有無數不知名的粒子發生著大爆炸。

    他知道他瞬間進入了空間甬道。

    他靜靜看著前方,突然目顯驚恐,道:「天啟大賢者!」

    一束束飛逝的流光,在他的眼前,忽然衍變為他在擎天城所見的天棄大師的那張臉。

    那張臉看著他,神情古井無波,嘴唇蠕動著,淡淡地說道:「烈焰鳶壞我大事,我不能一點回應都沒有。」

    話音一落,天啟大賢者那張由千萬流光組成的臉,陡然爆炸。

    無數流光如暴雨灑落。

    秦烈清晰的感應到,他們所在的空間甬道,那涌動的空間力量突然變得狂暴無序。

    一團團碩大的光球,在他們的空間甬道內爆炸,改變著他們傳送的軌跡。

    他們如洶湧大海的輕舟,根本不知自己會飄蕩到何處,也無法改變自己的前行方向。

    這種狀態,似乎只持續了一霎,又似乎許久許久……

    「砰!」

    他狠狠地撞擊在一塊堅硬石頭上。

    「砰!砰砰!」

    在他之後,另有幾個撞擊聲,先後從他的身旁傳來。

    乾煋和米雅的聲音旋即響起。

    「發生了什麼?」

    「這裡絕不是神域!」

    暈頭轉向的秦烈,猛地回過神來,他下意識站起。

    他打量著眼前陌生的世界。

    他們站在一座黑色山峰的頂端,他們眺望四方,只看到一座座和他們所在的一樣的黑色山峰。

    那些黑色山峰,像是插向天空的利劍,一根連著一根。

    往下,乃是黑魆魆的世界,往上,乃是陰冷幽暗的天穹。

    他們看不到地面的世界,也看不到天空究竟有著什麼,只能憑感覺知道這個世界陰冷荒涼。

    「深淵魔氣,是深淵魔氣……」

    他呼吸了兩口稀薄的空氣,體內的惡魔血脈,立即就變得活躍了。

    他有種全力激發惡魔血脈,在這個世界,以魔化形態行走的感覺。

    一驚后,他突然發現,他和兩個分魂的靈魂聯繫,和所有魂奴的聯繫,竟然全部斷了。

    「這鬼地方是哪一層深淵?不太對勁啊!」乾煋咒罵著,說道:「我們應該前往神域的,為什麼會在這兒?」

    「你們……沒有在深淵通道看到天啟大賢者?」秦烈愕然。

    「靈族的天啟大賢者?你看到他了?」乾煋駭然。

    「我看到了他以流光變幻成的一張臉。」秦烈答道。

    「糟了!」蒼曄深吸一口氣,說道:「我們破壞了他對靈域的行動,他這是藉機報復我們。據我所知,浩渺無盡的星河,有能力強行改變空間甬道的傳送方向,並且將我們引導向此地的,恐怕只有兩三人。靈族的天啟大賢者,就是其一。」

    「這裡,這裡是那裡?你說清楚一點啊?」米雅急道。

    「下八層深淵煉獄!」蒼曄眼瞳深淵,「也只有八層的深淵煉獄,才能隔絕一切,讓我們族的那些老傢伙都無能為力。」

    「秦烈,你不是擁有時空妖靈的血脈嗎?」乾煋道。

    「我和所有人的靈魂聯繫都斷了。」秦烈搖頭,「沒有靈魂間的連接,我無法以時空妖靈的血脈力量,凝鍊一扇星門出來。」

    「想要離開這一層深淵煉獄,只能通過深淵通道了。」蒼曄深吸一口,說道:「神族、靈族和魂族,包括其他的種族,無數年來征戰的深淵,都是在上面的一百層。下面八層號稱『煉獄』的深淵,除了強大的惡魔以外,只有極少數外族的族人到來過。那些不是惡魔的外族,來到下八層煉獄以後,也幾乎都被殺死,能活著從八層煉獄離開的極少極少。」

    「天啟大賢者,就是來過八層煉獄,並活著離開的異類之一。」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