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五百三十八章 靈魂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五百三十八章 靈魂殼字體大小: A+
     

    鎮魂珠,第四層空間。

    六大虛渾之靈,在這一層空間安靜蟄伏著,很久都沒有出來進食。

    許許多多晶瑩透亮的氣泡,蕩漾在這層空間,每一個氣泡都猶如獨立的域界天地,內部藏有神秘的古陣圖。

    秦烈的靈魂意識,化為一道幽影,慢慢在這一層空間顯現。

    麥考姆和拉蒂夫被煉化成的魂珠,如兩顆灰暗的星辰,懸浮在這層空間一動不動。

    咒祖的靈魂,呈一團暗光,內部初始還涌動著思想和意識。

    一絲絲魂線,從咒祖的靈魂光團內,一點點飛逸出去,消泯在這層空間。

    咒祖的靈魂能量,迅速流逝著,變得越來越弱。

    秦烈所化的靈魂幽影,注視著咒祖的靈魂,很快發現那暗光內,竟然慢慢只剩下純粹的記憶。

    咒祖的意識,似乎隨著魂力的抽離,也消失在這層空間。

    他心神一動,從他所化的幽影內,分出一束魂光。

    魂光如針線刺在咒祖的靈魂光團。

    霎那間,無數閃爍的光影,凝為一幕幕記憶,如海般席捲而來。

    他的靈魂,似暢翔在咒祖的記憶世界,似在經歷咒祖所經歷的一切……

    他看到咒祖年幼的時候,就時常蹲在古樹下,看著樹葉上的樹紋,一看就是一整天。

    有時,咒祖拿著一塊龜殼,將上面的紋線,以樹枝刻畫在地上。

    他看到咒祖望著自己的掌心。將掌心的紋理。仔仔細細刻在書卷上。

    所有存在天然紋理的事物,咒祖從小就喜歡,可以看上幾天幾夜而不知疲憊。

    有一天,咒祖得到一個古樸的龜殼,將上面細紋畫在自己手臂上的時候,突然發現那些神秘的紋線,不斷牽引著天地靈氣。通過他手臂的紋線湧入他體內。

    他從此懂得了修鍊之術,他的人生,也因此翻開了全新的一頁。

    一幕幕畫面,隨著秦烈的靈魂滲透,都清晰地浮現。

    咒祖通過天然的紋絡,悟透力量真諦,從而領悟到密咒的奧妙,踏上了修鍊之路。

    他最終成為咒之始祖的艱辛過程,慢慢和血祖、巫祖、屍祖。成為人族五祖之一的經歷,還有他和魂祖等人合力,將暴亂之地深海,那連接深淵通道入口封死的行動,都一一顯現。

    秦烈的靈魂意識,通過閱覽咒祖的記憶。像是陪著咒祖重新活了一遍。

    一幕幕記憶畫面。最終定格到擎天城。

    「咻!」

    秦烈和咒祖靈魂光團連接的魂線,突然收回,他心神驚訝了。

    通過查閱咒祖的記憶,他甚至知道咒祖給予雷帝的回歸路徑,是將雷帝誤引向陰影暗界,讓雷帝在陰影暗界迷失。

    可咒祖和靈族天啟大賢者來往的一切記憶,居然完全不存在!

    彷彿,咒祖壓根沒有和天啟大賢者來往過,不認識天啟大賢者。

    可他通過咒祖的那番話,又知道咒祖和天啟大賢者明明關係密切。知道就是因為天啟大賢者的誘使,咒祖才背棄了人族。

    「厲害,竟然能夠抹掉咒祖和他來往的所有靈魂記憶……」

    秦烈深思了一番,漸漸明悟,知道靈族的天啟大賢者,必然是通過他所不能理解的手段,也不知在什麼時候,將咒祖的一部分記憶抹除了。

    所有咒祖的記憶,都沒有和天啟大賢者來往的記錄,這足以證明一定是天啟大賢者動的手腳。

    在咒祖記憶內遊盪了一番,他平復靈魂波動,又重新看向咒祖的那一團暗光。

    暗光內,只剩下咒祖一生的記憶,似乎連自主的意識和思想,都慢慢被鎮魂珠給融合。

    他有種感覺,只要他稍稍用力一點,似乎就能將咒祖的一切都抹除。

    那樣,咒祖就徹底死亡了,將什麼都不剩。

    他暗暗猶豫。

    「天啟大賢者,既然可以抹除你的一部分靈魂記憶,說明他或許在你的靈魂之中,都動了手腳。這樣的你,就算我給你找尋傳承者,都存在一定的風險,所以……我只能徹底抹殺你的靈魂。」

    他心神一動。

    「蓬!」

    咒祖最後的那些記憶烙印,也在鎮魂珠爆碎,最終化為虛無。

    他知道,從今以後咒祖算是徹底死絕了,就算天啟大賢者擁有咒祖的軀體,也無法再做些什麼。

    他將注意力轉移到麥考姆和拉蒂夫的靈魂。

    這兩個魂族皇子的靈魂,在第四層空間,像是兩顆灰暗星辰。

    絲絲魂光,從他們的魂珠內漂浮著,被鎮魂珠吸收著。

    當秦烈試著滲透他們的靈魂時,卻突然發現不得而入,然後他注意到麥考姆和拉蒂夫的魂珠外層,竟然有著詭異的「殼」……

    一層灰褐色,布滿了神秘魂族秘紋的「殼」,牢牢裹住麥考姆和拉蒂夫的靈魂本源。

    這使得麥考姆和拉蒂夫的靈魂力,雖然始終被鎮魂珠抽離著,可他們的意識、思想、記憶這些最為核心的靈魂源頭,卻分明不受影響。

    麥考姆和拉蒂夫的靈魂,如今就像是兩個核桃,他們的思想、意識、記憶乃核桃仁。

    在外層,卻有著堅硬無比的核桃殼。

    那一層「殼」的存在,讓秦烈無法滲透他們的靈魂內部,鎮魂珠也不能將他們完全煉化殺死。

    秦烈煉化過暗魂獸和血魂獸,知道卡達克和梅奧,也是兩個魂族的族人。

    但卡達克和梅奧,靈魂之中,都沒有類似的「殼」存在。

    他於是搜索魂獸的記憶……

    一會兒后,他從魂之始祖殘碎的記憶中,知道了那一層「殼」意味著什麼了。

    麥考姆和拉蒂夫,乃魂族御魂大帝的魂脈傳承,他們不同於其他魂族族人。

    身為御魂大帝的後裔,他們在靈魂成形的那一刻起,就擁有了那層「殼」——那是御魂大帝給予他們的庇護。

    那層「殼」,可以保住他們的靈魂本源,讓他們很難完全被殺死。

    根據魂之始祖殘碎的記憶,他知道整個星河內,也沒有幾樣東西,沒有幾個人物,能破掉御魂大帝在他後裔靈魂內締結的保護殼。

    同為御魂大帝後裔的魂之始祖,那層殼之所以破碎,是因為他自己敞開了那層殼,以內部的靈魂本源去融合秦家祖先秦天。

    結果,他的靈魂本源,沒有能完完全全抹除秦天的靈魂意識,沒有能徹底抹掉秦天的魂念。

    他反而遭受了反噬,期間不知發生了什麼,使得他似乎最終被秦天取代了。

    「破不掉那層殼,但他們魂力被抽盡,又在鎮魂珠內部世界,也無法繼續作惡了。」

    秦烈猶豫了一會兒,發現拿麥考姆和拉蒂夫沒辦法,只能悻悻離開。

    他思量著,或許等鎮魂珠吸收了更多的靈魂力,更加強大一點,就能破開那層由御魂大帝締造的靈魂保護殼了。

    他的靈魂意識從鎮魂珠回歸。

    走出這座幽暗大殿,他的氣息一顯露,冰帝、炎帝和他爺爺秦山,都聞訊而來。

    「雷帝怎樣?」炎帝急問道。

    「的確是咒祖陷害了他。」秦烈嘆了口氣,說道:「他被咒祖給引導到了陰影暗界。」

    炎帝、冰帝都瞬間變了臉色。

    千萬年來,靈域一直都流傳著關於「陰影暗界」的傳說,有許多巔峰的強者,自認為無敵於天下,都試著前往「陰影暗界」探索境界的終極。

    結果,那些前往「陰影暗界」者,都永遠迷失在其中。

    在靈域漫長的歷史上,真正可以從「陰影暗界」走出的,僅僅只有一人——秦浩。

    「秦浩呢?他多久能回擎天城?」冰帝立即問道。

    「不錯!秦浩去過陰影暗界,他或許能夠幫到雷帝!」炎帝振奮道。

    「他短時間回不來。」秦山苦笑。

    「為什麼?」冰帝皺眉。

    「他應該在煉化絕望魔王的惡魔心臟。」秦山道。

    「什麼?」炎帝大驚失色,「他真的殺了絕望魔王?」

    冰帝也微微變色,「那恐怖魔王呢?」

    「不知道,好像是脫身後潛隱起來了。」秦山也頗為意外,「現在我也不知道他人在何處,我最後得到的關於他的消息,就是他需要時間將絕望魔王的惡魔心臟煉化。」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