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五百三十五章 攝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五百三十五章 攝魂!字體大小: A+
     

    兩座九層魂壇,一極寒,一極熱,猛地飛向天穹。

    「冰帝!」

    「炎帝!」

    擎天城內,所有人族的族人,一看到那兩座九層魂壇,都神情震動。

    秦家族人則是眼睛放光,知道因冰帝和炎帝的到來,擎天城之危立即解除。

    秦山也暗暗鬆了一口氣。

    「炙烈流焰!」

    一道道火焰流光,因炎帝的一聲暴喝,充滿了擎天城半空。

    那些火焰流光像是有著生命智慧,靈巧地避過單元慶、柳河等秦家武者,飛向靈族賽多利斯家族的武者。

    「極寒封印!」

    冰帝在炎帝之下,冷眼看著那些被拉蒂夫和麥考姆奪舍的武者,動用極寒奧義。

    封凍靈魂的力量,從他那座冰瑩的九層魂壇內釋放著,「呼呼」地灌落向下。

    拉蒂夫和麥考姆,一見冰帝和炎帝在擎天城現身,都心知不妙。

    當冰帝釋放出極寒力量時,他們分裂后,潛隱在那些人族武者體內的靈魂,馬上一一飛出。

    一簇簇碧焰光團,迅速漂浮著,相互聚集。

    數秒后,拉蒂夫和麥考姆的靈魂,又衍化為靈魂樹的形態。

    他們的靈魂樹,化為綿長的烏光,徑直向擎天城外逸去。

    「咒祖!」

    擎天城內,傳來他們的靈魂之音,提醒咒之始祖敞開擎天城的護城光幕,放他們離開。

    可惜。咒之始祖似毫無所覺。

    「蓬!」

    他們靈魂所化的兩株靈魂樹。重重地撞擊在擎天城的護城光幕上,又被狠狠地彈了回來。

    「喀喀!」

    來自於冰帝的極寒封印,一瞬間,似化為一塊塊晶瑩剔透的冰塊。

    那些冰塊滴溜溜旋動著,將麥考姆和拉蒂夫的靈魂樹,給一圈圈地圍著。

    從晶瑩冰塊內,釋放著極寒之力。將兩株靈魂樹所在的空間都給冰凍。

    「納爾森!」拉蒂夫怒吼。

    「嚎!」

    冥梟蛻變后的邪神之身,如巨魔穿梭於一道道空間縫隙,似行走在多重空間。

    賽多利斯家族的納爾森,在那些多重空間內,若隱若現,以血脈內奇特的空間力量,正專心對付冥梟。

    十階血脈的納爾森,在失去可以融合軀體的魔寵以後,戰鬥力大幅下降。

    同樣達到十階血脈的冥梟。反而能橫行於不同的空間內,遊刃有餘地逼納爾森無法分神。

    「咒祖……」

    納爾森只能象徵性地,以靈魂吆喝幾聲,希望咒之始祖能聽到回應。

    可他自己都知道,炎帝和冰帝的到來,意味著擎天城牢固的防禦。從內部出現了問題。

    擎天城出了如此變故。主要的原因,還是在咒之始祖。

    這讓他意思到咒之始祖那邊也遇到了麻煩。

    「爺爺。」

    同一時間,和炎帝、冰帝一起到來的秦烈本體,也飛到秦山身旁。

    「你怎麼破掉的?」秦山奇道。

    他知道眼前的秦烈,和目前以分魂抗衡咒祖的那個,壓根就是一體,且靈魂相通。

    這意味著此刻發生在擎天城內的靈魂之戰,眼前的秦烈,也是實際的參與者。

    擎天城的建造,可謂是耗費了他一生的經歷。被他視為巔峰之作。

    他對靈陣圖的認識和鑽研,都烙印在擎天城的一磚一瓦內,而且其中還有一部分咒祖的智慧。

    連他本身,都沒有把握在擎天城內,和身為器魂的咒祖一戰,沒有信心能夠從咒祖的手中奪取擎天城。

    可秦烈,分明讓擎天城有了一絲裂縫,然後送炎帝和冰帝到來。

    他自詡為靈域百族最強大的煉器師,秦烈雖然是他孫兒,可擎天城的破開,還是讓他心情有點複雜。

    「我破不開擎天城。」

    秦烈搖頭,道:「組成擎天城的千萬陣圖,也是我生平僅見,比鎮魂珠內的古陣圖也絲毫不差。我只是利用我領悟的古陣圖的奧妙,讓這座擎天城,出現一絲小小的波動。我耗費龐大魂力,以古陣圖在擎天城內部,引發了一次爆炸,讓咒祖在數秒時間,失去對擎天城的控制力。在這短短時間內,我本體和魂奴建立了聯繫,凝結出了星門。」

    這般說著,他眉心的鎮魂珠,慢慢漂浮出來。

    「真正可以對付咒祖的,是我十階的分魂,和這個東西。」他咧嘴一笑。

    在秦山的注視下,鎮魂珠落在擎天城的石板地上,一圈圈烏光,如水般蕩漾開來。

    烏光如閃電,一息間,已充滿了擎天城。

    「攝魂!」

    隨著秦烈一聲輕喝,剛剛從鎮魂珠內擴散的烏光,竟又奇妙地收斂,然後逸入了珠子。

    只是,在那些烏光內,隱隱可以看到點點黑芒。

    那些黑芒內,像是有咒祖的氣息存在。

    漆黑的鎮魂珠,悄然釋放出一圈幽暗的光幕,在那光幕內,點點黑芒交匯,慢慢顯化為一簇幽魂。

    「咒之始祖!」

    「是他!」

    秦雲和秦業一震,發現從那幽暗光幕內,漸漸浮現的靈魂,就是擎天城的器魂。

    「你是怎麼做到的?」秦業震驚道。

    秦烈微微一笑,並沒有急著講話。

    因為這時候,更多的魂線慢慢從石板地內漂浮出來,化為他的暗魂獸分魂。

    「爺爺,擎天城的器魂,被我給收入鎮魂珠了,這座城池如今沒了器魂,會不會有變故?」他看向秦山。

    秦山沉吟了一下,說道:「我會重新煉化一個器魂入駐擎天城。」

    「轟!」

    此刻,擎天城半空中,一座座域界之門處,猛地傳來洶湧的空間波動。

    一道道身影,急匆匆地從那些域界之門內飛出,都怒意滔天地瞪著靈族族人。

    咒祖的靈魂,被攝入鎮魂珠以後,他就擎天城失去了控制力。

    擎天城的那些域界之門,立即可以和外域連通,那些聚集在外域,急著湧入的秦家強者,則是第一時間歸來。

    秦烈抬頭一看,發現歸來的那些強者,兩個擁有八層的魂壇,還有三個人,乃是擁有十階血脈的不知名異族族人。

    「怎麼樣了?」

    秦家大殿方向,補天宮的華天穹,姬旦等人,也通過空間傳送陣而來。

    「一定不要放外域來人離開。」秦山沉聲道。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