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五百三十章 下棋之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五百三十章 下棋之人字體大小: A+
     

    光影層層凝結變幻,最終化身之人,正是人族五祖之一的咒之始祖。

    咒祖,在擎天城初建時,靈魂就和擎天城融為一體。

    他也是秦山最為信賴的護城之靈。

    可以說,秦家遁離靈域后的三百年,都是他在默默看護著擎天城。

    秦山,也是通過他,暗中掌握著擎天城的一切變動。

    他是擎天城的大腦,幫助秦山協調擎天城的一切,擎天城的護城大陣的運作,對外界的抵禦,都需要通過他。

    一旦他反叛,整個擎天城,幾乎意味著易主!

    「你敢!」

    秦烈這具修羅族的身軀,驟然湧現詭異的靈魂波盪,試圖以魂族秘術,直接奴役咒祖。

    咒祖的屍骸,曾經在鎮魂珠內被淬鍊過,身上布滿了奇異的秘紋。

    他試圖將咒祖軀體的掌控權,再一次的奴役,把咒祖的靈魂和血肉剝離。

    「你是找我的那具軀骸嗎?」咒祖以光影凝結的面容,流露出淡淡的笑意,「其實,從我的靈魂和擎天城融為一體后,我靈魂對血肉之軀就沒了依賴性。只要擎天城不被摧毀,這座城池,就是我的身體。至於你想要找尋的那具軀體,眼下並不在靈域,你想要通過那具軀骸約束我,恐怕是沒有一丁點的可能。」

    他話語一落,秦烈果然停了下來。

    「你的那具軀體,應該是被天啟大賢者帶入靈族的域界了吧?」秦烈沉聲道。

    咒祖笑了笑。不置可否。

    秦烈突然想起另外一件事。喝道:「你在碎冰域,說是依照冰帝的指示,引玄冰家族提前到來,是不是也在天啟大賢者的授意之下?」

    所有的秦家族人和依附者都聞言大變。

    他們都忽然想到,這麼多年來,咒祖似乎和三帝也都暗中存在著聯繫。

    冰帝,也是通過咒祖。從容出沒於擎天城。

    這意味著咒祖得到了三帝的信任。

    不久前,六大勢力和秦家準備血戰時,碎冰域突現玄冰家族的族人,那些神族的族人還入侵了龍界,最終導致六大勢力和秦家暫時停戰。

    事後,秦烈得知碎冰域的玄冰家族族人,是咒祖在冰帝的吩咐下提前引來。

    他本以為咒祖完全為靈域的大局著想,如今一看,或許咒祖的所作所為。甚至連人族三帝的一舉一動,可能都在天啟大賢者的促使下行事。

    這意味著,靈域現今的局面,都是天啟大賢者一手造成。

    包括納爾森的賽多利斯家族和拉蒂夫、麥考姆的到來,夜鬼等外域強者的湧入……

    靈域就像一個棋盤,靈域的各族。乃一枚枚棋子。

    而天啟大賢者。則是那個下棋之人。

    「大賢者以天棄大師的身份,在擎天城待了三百年,這三百年的時間,他做了很多很多事情。」咒祖微微一笑,說道:「他剛入擎天城,就發現了我的存在,試圖說服我,讓我成為他的人。為此,他用了很長時間,甚至將我的靈魂帶入靈族的世界。在域外的諸多天地活動。他讓我認識到靈域各族的渺小,讓我知道他通天徹地之能,告訴我靈域的毀滅無可避免,告訴我他可以給我什麼……」

    「在域外天地遊盪了一番,我終於明白自己想要什麼了,所以我甘願聽命於他。」

    「他可以給我的,你們所有人,都給予不了。」

    咒祖解釋完畢以後,又說道:「擎天城的域界之門和空間傳送陣,之所以無法使用,一方面是納爾森扭曲空間之力,另外一方面,是我動用了擎天城的力量封禁。」

    「炎帝和冰帝,姬家和補天宮的強者,想要短時間湧入擎天城幾乎不可能。」

    「而且,即便是炎帝冰帝來了,因為我的存在,他們也破不開擎天城。」

    「納爾森他們有足夠的時間達成目的。」

    「你竟然要以擎天城來阻止自己人!」秦雲怒喝。

    擎天城建造的目的,是為了抵禦外族入侵,保護地心源母。

    身為人族五大始祖之一的咒祖,如今卻敞開擎天城,主動引外敵進入,還要關閉擎天城,將炎帝、冰帝拒之門外。

    在秦雲來看,咒祖儼然乃人族史上,罪無可恕的叛逆!

    「靈域註定不復存在,這個結局誰也阻止不了。」咒祖一嘆,道:「你們看不清局勢,只能隨著靈域一同滅亡。」

    這般說著,裂開了一道縫隙的擎天城,果真重新封閉。

    而這時候,納爾森和麥考姆、拉蒂夫等人,都全部進入了擎天城。

    封閉以後的擎天城,可以阻止任何外來者,包括炎帝、冰帝。

    「秦家最強的秦浩,並不在擎天城,那幾個域始境的強者,異族的十階血脈者,被你安排去了外域,幫木族、夜叉族、黑獄族抵禦強敵了。」咒祖深深看向秦山,說道:「如今整個擎天城,你們只有單元慶,還有一個柳河在域始境,這一股力量無法在擎天城發揮作用的。」

    秦家老爺子秦山,眼神凝重,沉默不語。

    他的一舉一動,都在咒祖的眼皮子底下,咒祖洞悉他的所有布局。

    在夜鬼等域外力量,向靈域各方天地入侵時,他就安排秦家的巔峰強者活動了。

    幾個十階血脈的異族強者,還有那幾個域始境的秦家客卿,都在他的命令下,活動於其他域界。

    因為擎天城固若金湯,真要是遭受外敵的攻擊,他還可以從容不迫地將那些外放的強者召喚回來。

    有那些域界之門存在,所有秦家的強者,都能在短時間趕回擎天城。

    這就是他將秦家強者外放出去的底氣。

    他萬萬沒有預料到,身為擎天城之靈魂的咒祖,竟然背叛了整個人族,早早成為了天啟大賢者的眼線。

    這個意外,導致他的種種算計,出現了難以彌補的漏洞。

    此刻,他沉默著,是在想盡一切辦法來扭轉局勢。

    「糟了!」

    秦烈本體,和炎帝、冰帝一行人,從天陰谷向擎天城趕來。

    他通過分魂得知擎天城的巨變以後,立即告知炎帝、冰帝等人。

    釋放出魂壇,在雲霄如電疾馳的炎帝和冰帝,聽聞這個消息以後,也駭然失色。

    他們也突然沒了方寸。

    「雷帝還沒有歸來,會不會也是因為他的原因!」冰帝放緩速度,以一道冰光將秦烈接引而來,道:「雷帝是通過咒祖的安排,從域外世界回歸,我這幾天還在奇怪,按照道理他應該早就到達靈域了。」

    「什麼,雷帝是咒祖安排的歸來之路?」秦烈大驚。

    冰帝和炎帝都臉色深沉。

    咒祖既然是天啟大賢者的人,那麼他們這些年和咒祖的聯繫,籌謀的所有事,都必然在天啟大賢者的算計中。

    雷帝的歸來,明顯已出現意外,很有可能也是天啟大賢者插手了。

    「以秦家在擎天城的力量,在咒祖反叛以後,恐怕是無法守住地心源母了。」炎帝都心生絕望。

    「我們只管儘力而為吧。」冰帝也無奈嘆息。

    他們後方,補天宮和姬家的武者,一聽到這個消息,都是哀鴻一片。

    突然間,他們像是看到了地心源母被竊取,靈域「死亡」,生命種子枯竭的死寂場景。

    擎天城內。

    「納爾森,他的靈魂是秦烈。」咒祖突然道。

    納爾森和賽多利斯家族的族人,從遠方飛逝而來,一個個喚出魔寵,開始著手融合。

    拉蒂夫和麥考姆的魂奴,也飛到了納爾森身旁,要幫助他對付秦家的強者。

    拉蒂夫和麥考姆自己,則是暗暗調用魂力,已經催動起「魂葬」。

    在他們施展「魂葬」時,只要納爾森攔住秦家的強者,不多久擎天城就會變成一個死城。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