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 風雲突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 風雲突變字體大小: A+
     

    擎天城外,納爾森身後,站著身份為人族的眾多武者。

    那些人的靈魂,如今都被烙下魂印,成為了拉蒂夫和麥考姆的魂奴。

    此時,從那些人的眼角,鼻孔和耳朵內,飄忽出一縷縷烏黑魂煙。

    一縷縷魂煙,從他們身上裊裊升起,詭異地在空中匯聚。

    十幾秒以後,在他們的頭頂,就浮現出了兩株巨大的靈魂樹。

    ——那是麥考姆和拉蒂夫的本魂。

    「主人,這是兩具軀體。」一名域始境的魂奴,將兩個九重天的武者軀體拿出。

    他們都是麥考姆和拉蒂夫,攻陷九重天以後的收穫,還沒有來得及將他們的靈魂奴役。

    「呼!」

    麥考姆和拉蒂夫的靈魂樹,順著那兩個軀體的天靈蓋,逸入了他們的腦海。

    兩個人族的武者,緊閉的眼睛,突然睜開。

    他們的眼瞳內,呈現出綠幽幽的色澤,似冒著碧綠的焰火。

    麥考姆和拉蒂夫,活動著四肢,適應著新的軀體,臉色有些陰沉。

    「你們那邊如何?」納爾森詢問。

    「出了點變故。」麥考姆皺著眉頭,說道:「不是所有的人族武者都是蠢貨,炎帝和冰帝,都沒有失去理智地沖入天陰谷。他們的魂壇和軀體沒有分離,留在了天陰谷的谷外,那個名叫秦烈的傢伙,指引著他們,給我們製造了不少的麻煩。我們在天陰谷的行動,算是失敗了。連兩個魂獸之身。都不得不暫時捨棄。」

    「我早就叮囑過你,那小子一身的神秘手段,不太容易對付,你們這下相信了?」納爾森淡然道。

    早在麥考姆和拉蒂夫制定計劃時,他就提醒過兩人,一定要謹慎小心,要注意秦烈。

    可他們都覺得納爾森有些過於誇大秦烈的能力。

    畢竟。納爾森在朱雀界的行動也失敗了,他利用夜鬼在巨靈界對付秦烈的計劃,也沒有能成功。

    他們都覺得納爾森因為自身的失敗,所以將秦烈的力量誇大,為自己的失敗找借口。

    如今他們也失敗了,仔細一想秦烈在此事發揮出的作用,他們才明白納爾森沒有誇大其詞。

    「沒事,我們的計劃,分別在天陰谷和擎天城實施。只要任何一方成功。我們的計劃就成功了。」二皇子麥考姆,神情還算是鎮定,並沒有因為天陰谷的失利而焦躁不安,「納爾森,擎天城怎麼還沒有破,你不是說你有辦法的嗎?」

    「不是在等你們那邊的消息嗎?」納爾森說道。

    「我們失敗了。連兩具最適合我們的魂獸之身都捨棄了。現在我們來了,你是不是該拿出點誠意了?」拉蒂夫哼道。

    「當然。」納爾森微笑。

    天陰谷。

    炎帝和冰帝,看著枯竭的水潭,爆碎的域界之門,還有那兩個失去靈魂的魂獸軀體,都臉色深沉。

    他們又嘗試了別的辦法,試著從天陰谷,直接進入擎天城。

    可惜各種方法都失敗了。

    靈域浩瀚無際,疆域遼闊無邊,九重天這邊的天陰谷。離擎天城極其的遙遠。

    不藉助傳送陣,即便是他們兩個,想要短時間飛逝到擎天城,也需要一兩個時辰。

    一兩個時辰后,擎天城那邊的局勢會如何,他們也不可預料。

    「你們想想別的辦法,我的本體不能以時空妖靈的力量凝結星門,我要想去擎天城,也只有一個辦法了。」秦烈嘆道。

    講話間,他的那一具暗魂獸分身,靈魂也倏然變得微弱。

    他本體則是沒有任何異常反應。

    擎天城內。

    幽暗宮殿一角,一個修羅族的族人,七孔冒出縷縷的魂煙。

    因為只是一個魂奴,他的分魂捨棄肉身,通過魂奴腦海內魂印而來時候,耗費的時間,乃是拉蒂夫和麥考姆的十來倍。

    整整用了一分多鐘的時間,他的那一株靈魂樹,才在魂奴的頭頂浮現。

    宮殿內,此時空無一人,秦家的武者都飛離到城內天空了。

    「主人,附近沒有合適的軀體供你寄宿,要不……我將魂壇離體?」那個修羅族魂奴道。

    「嗯。」

    修羅族的魂奴,得到他的命令以後,將五層的魂壇飛離軀體。

    他只是一個虛空境中期的武者。

    秦烈分魂衍化的靈魂樹,在他魂壇離開以後,沉落向他腦海。

    一絲絲詭異的黑線,在那個修羅族族人的臉上和身上,清晰地浮現,那些黑線如靈蛇般蠕動著。

    十來秒以後,那些黑線盡數消失,秦烈的靈魂樹,也植入了他的四肢百骸。

    他霍然站起,對那座四層的魂壇說道:「你就留在此地。」

    「我知道。」

    秦烈以修羅族族人的身份,從大殿內飛出,也來到了擎天城的空中。

    他一眼看到,他的爺爺秦山,單元慶,秦雲和秦業,還有巴駝子、甘飛鵬等人,都站在擎天城北邊的空中。

    他徑直飛向那邊。

    「你是何人!?」

    不等他靠近,單元慶猛地暴喝,一身煞氣。

    「放他過來。」

    秦山擺擺手,這個修羅族的魂奴,只有他知道真實的身份。

    「爺爺,是我。」秦烈靠近以後,突然說道:「我暫時奪舍了他。」

    此言一出,單元慶大吃一驚,喝道:「秦烈?」

    「嗯,這個修羅族的族人,是我的一個魂奴……」

    他簡單解釋了一番,隨後說道:「魂族的兩個皇子,依同樣的方法,應該也來到擎天城的城外了。我們在天陰谷那邊,雖然遇到了一點波折,但總體還行,沒有誰被殺死。但現在,擎天城的空間規則被扭曲破壞了,炎帝和冰帝他們,無法第一時間趕到擎天城,我擔心你們不清楚新的局勢,不知道那兩個魂族皇子已經到了,就先這樣來了。」

    「不用擔心,擎天城破不了。」秦山鎮定自若道。

    「你放心吧,當年建造擎天城時,都做好面對神族大軍的準備了。」秦雲也是微微一笑,顯得頗為從容,「毫不誇張地說,擎天城乃是整個靈域最為堅實的堡壘。別說眼前的那些傢伙了,就是神族各大家族的族長,一起合力轟擊擎天城,也不是那麼容易被攻破的。」

    「爺爺,之前靈族的天啟大賢者也在擎天城的……」秦烈提醒。

    「沒事,他動的那些手腳,都解決了。」秦山自通道。

    「在此之前,那些靈族的傢伙,已經試過各種方法了,都沒有能令擎天城出現什麼波瀾。」秦雲目顯一絲傲意,「為了建造擎天城,我們秦家耗費了太多的人力物力,沒有誰比我們更加清楚擎天城的威力了。」

    「沒問題就好。」秦烈點了點頭,說道:「那我通知炎帝和冰帝他們,讓他們也不用想別的辦法了,直接狂馳而來即可。」

    「嗯。」秦山回應。

    「給他們半個月時間,他們也破不了擎天城,我們時間綽綽有餘。」秦雲滿不在意。

    「嗤嗤!」

    然而,秦雲的話音方落,籠罩整個擎天城的護城光幕,竟突然從內部撕裂了一道縫隙!

    秦山豁然變色。

    所有秦家的武者,一看到那縫隙突顯,也全部失聲尖叫。

    秦雲和秦業更是面無血色,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咻咻咻!」

    以納爾森為首的來犯者,在那裂縫出現的一霎,都閃電一般飛入擎天城。

    一眨眼時間,被攔在外面許久的那些域外強敵,都到了擎天城的城內。

    能庇護整座擎天城,可以將神族族長隔絕在外的護城光幕,也一下子失去了意義。

    秦山沒有看向納爾森,沒有看向分明是拉蒂夫和麥考姆的兩個人族的族人,而是望向一片虛無。

    那兒,一束束光影交織重疊,慢慢衍化出一個人。

    「抱歉,天啟大賢者可以給我的,你們秦家給不了,人族三帝也給不了。」那人輕聲道。

    「咒之始祖!」秦烈厲聲道。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