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五百二十八章 雙管齊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五百二十八章 雙管齊下字體大小: A+
     

    一聽說擎天城被攻擊,不單單秦烈,連炎帝和冰帝都被驚動。

    他們對天陰谷的注意力都被轉移。

    「擎天城……」

    谷外的眾人,都知道由秦家守護把持著的擎天城,有多麼的關鍵重要。

    擎天城的地底,可以直達靈域地心深處,那兒有靈域的生命之魂——地心源母。

    失去了「地心源母」,靈域靈力將會枯竭,萬物將死絕。

    神族,靈族,魂族,那些眾多域外強族,接連不斷地湧入靈域,最主要的目標就是「地心源母」!

    三帝從外域歸來,不惜引神族提前踏入碎冰域,緩和六大勢力和秦家、姬家、補天宮的關係,也是為了保全「地心源母」。

    他們絕對不允許「地心源母」出現絲毫意外。

    「秦浩未歸,陳霖也在我們這邊,擎天城那兒的戰力恐怕有限。」冰帝沉吟了一下,對姬旦說道:「你們姬家的域始境強者,和我一起立即返回擎天城。天陰谷這邊,留炎帝和補天宮在此,應該就能穩住局勢了。」

    「好!」姬旦點頭。

    他馬上下達命令,要求姬家的域始境強者,立即聚集到冰帝身旁。

    等那幾個姬家的域始境強者,一個個到了姬旦身旁以後,他從空間戒內,取出了一面稜鏡。

    「幻天鏡!」

    隨著姬旦的喝聲,從那一面稜鏡內,倏然閃現出擎天城的場景。

    擎天城的城外。以納爾森為首的賽多利斯家族的強者,領著一百多個虛空境和域始境的人族武者,正瘋狂破擊擎天城的護城光盾。

    天空中,綻放出璀璨奪目的光爍,如發生著劇烈的爆炸。

    城內,秦山,單元慶,還有一些秦家的強者,都是臉色凝重。皺眉仰望著天空。

    「開!」

    幻天鏡的鏡面,爆射出燦燦光幕,一陣強烈的空間波動,從鏡子內迸發。

    「轟!」

    一股磅礴巨力,從鏡子內,瞬間震蕩而出。

    「蓬!」

    那一面稜鏡。猛地爆碎,一塊塊鋒利的晶面,將姬旦的手臂和腰腹穿透。

    臨近姬旦的幾個姬家的域始境強者,驚叫著,也紛紛受傷。

    「幻天鏡破碎了!」

    「怎會這樣?」

    「沒有幻天鏡,我們想要立即趕到擎天城。幾乎不可能啊!」

    姬家的那些強者,眼看幻天鏡爆碎。姬家的老祖也受了傷,都變了臉色。

    「畢竟不是鋆天鏡……」繆怡姿輕嘆。

    她心中雪亮,知道幻天鏡乃是鋆天鏡的贗品,而鋆天鏡才是姬家流傳多年的神器。

    可惜,鋆天鏡早已經嚴重損壞,永遠無法發揮出真正的威力。

    也是因為這樣,鋆天鏡才被姬堯贈送給段千劫。

    幻天鏡。乃是姬家仿照鋆天鏡的結構,後來鍛造出來的一件器物。

    這一件器物。比起破損的鋆天鏡要強大一些,可是卻不能和完整無暇的鋆天鏡相比。

    同樣修鍊空間力量的繆怡姿,深知那件沒有損壞的鋆天鏡,的確是天地間一等一的空間神器。

    如果姬旦的手中,拿的不是一件贗品,而是完好無損的鋆天鏡,她相信不論擎天城那邊出現什麼變故,姬旦都可以帶著眾人,通過鋆天鏡直達擎天城內。

    「沒用的。」秦烈突然搖頭。

    冰帝和炎帝都將注意力放在他身上,他們知道秦烈身懷秘術,能夠無視空間距離,來回穿梭。

    他們將希望寄托在秦烈的身上。

    「擎天城那邊,有我的一個魂奴在。在姬老前輩動用幻天鏡的時候,我也嘗試著以時空妖靈的力量來凝結星門,但我知道納爾森既然動手了,就一定不會給我這個機會。」秦烈答道。

    「賽多利斯家族的納爾森,精通空間力量奧義,血脈內烙印著空間秘術的規則精髓。他對空間力量的認知和理解,恐怕已經達到我師傅的那種層次。」陳霖接話,「我去過朱雀界,感悟過他掌握的空間力量。他既然以血脈力量,扭曲改變了擎天城附近的空間規則,那個範圍內的所有域界之門,空間傳送陣,都將無法使用。」

    話到這兒,陳霖苦澀一笑,「如果鋆天鏡沒有破損,以鋆天鏡平復空間規則的神奇力量,倒是有可能將擎天城被扭曲的空間給撥亂反正,現在……」

    他搖了搖頭。

    「咦!」

    秦烈眉頭一皺,突然感覺到麥考姆和拉蒂夫的靈魂氣息,正一點點的變弱。

    就連隔絕天陰谷的那一層烏黑壁障,似乎,也在慢慢消失。

    「呼!」

    他的那一具暗魂獸分身,一閃后,就穿越了天陰谷的結界,落入了谷內。

    他早早飛入谷內的一簇靈魂幽影,化為一束黑光,融入暗魂獸分身。

    「結界消失了!」他本體在外喝道。

    炎帝,冰帝,華天穹等人,聽到他的喝聲后,都相繼飛入天陰谷。

    他們的魂壇和軀體都沒有分離。

    同時,裴德鴻眾人的血肉之軀,本來被那無形的結界分離后,給留在了谷外。

    這時候,裴德鴻他們心神一動,發現和他們的血肉之軀都建立了聯繫。

    只見他們的軀體,一個接著一個,從谷外飛入谷內。

    「呼呼呼!」

    他們瞬間將魂壇和肉身融為一體。

    「逃過一劫。」

    「死裡逃生啊。」

    「趕緊殺了那兩個魂族族人!」

    他們在感嘆的同時,一道道仇恨的目光,齊齊匯聚向谷內的魂獸。

    此時,經過炎帝的一番火炎流星和隕石火雨的轟炸,麥考姆和拉蒂夫的魂獸之身,全身冒煙地躺在遍地都是巨坑的天陰穀穀內。

    他們的魂獸軀體猶如死了一般,從他們的身上,也沒有感覺到靈魂氣息。

    處在谷內中央的漆黑水潭,潭水竟然都消失不見,那一塊只剩一個似通往玄陰冥海的黝黑巨洞。

    從那深幽巨洞內,傳出鬼哭狼嚎的尖嘯,透出陣陣徹骨的陰寒氣息。

    臨近那兒的強者,聽著其中的厲嘯,被那陰寒氣息淹沒后,都覺得毛骨悚然,靈魂都像是要沉淪當中。

    搭建在水潭上的域界之門,早已經炸碎,一根根碎骨都化為了骨屑。

    暗魂獸分身過來后,落到那水潭旁邊,觸碰了一下爆碎的骨屑,說道:「假的,這個域界之門是假的,構建域界之門的骨骸,絕對不會如此的脆弱。那兩個魂族的傢伙,是故意弄出個假的域界之門,讓我們以為他們會連通外界,吸引更多的魂族族人到來,使得我們瘋狂地湧入天陰谷。而我們……也確實上當了,不顧一切地沖了進來。」

    他看了一眼裴德鴻等人。

    裴德鴻眾人臉色灰暗,一言不發。

    「我也有錯,我沒有分辨出真假,也不知道天陰谷的那些結界,能分離魂壇和血肉。」秦烈沉聲道。

    「他們呢?」華天穹指向兩頭魂獸。

    「他們……」秦烈一臉的苦澀,說道:「他們本來的目的,應該真的是想要藉助於噬魂獸,藉助於玄陰冥海的力量,讓我們所有進入天陰谷者,都死在此地,化為他們的魂奴。」

    「但他們沒有得償所願,如今一看局勢不妙,就改變了方針。」

    「他們捨棄了魂獸之身,他們的靈魂,散逸向所有的魂奴,將會在擎天城的城外,靈魂重新聚集。」

    「魂族族人,有這樣的秘術,他們的靈魂,能分散潛入每一個魂奴的靈魂內,然後再通過魂奴恢復原樣。」

    此言一出,眾人都是大驚失色。

    陳霖和繆怡姿更是驚恐不安。

    擎天城那邊,已經有納爾森率領的賽多利斯家族的強者,加上諸多的魂奴了。

    這一股力量都足夠強大了,再加上兩個魂族的皇子,擎天城那邊拿什麼來應對?

    ……

    ps:感冒中~(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