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五百一十二章 截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五百一十二章 截殺字體大小: A+
     

    坤羅的靈魂,被暗魂獸吞入腹中,但是並沒有將其煉化,而是暫時禁錮。

    他會在合適的時候,在坤羅的靈魂內,植入魂族獨有的魂印,將坤羅變成和柯蒂斯一樣的魂奴。

    坤羅乃十階血脈的地魔族族人,一旦煉化為魂奴,對他這個分魂的成長都有極大的益處。

    「把他的軀體給我留著。」

    「明白。」柯蒂斯回應。

    「班德拉斯,你也去對付那個骨族吧。」他揚聲喝道。

    「好!」

    如金色山川般的班德拉斯,一轉身,也盯上了古塔斯。

    此時,一根根骨刺被惡魔屍奴挪開,被蜥蜴始祖和三個修羅族魂奴纏住,又被其它惡魔屍奴撕咬的古塔斯,狀態已經不太好。

    那一根根施展「死亡凋零」的骨刺,乃是他精心淬鍊而成,也是他力量的一部分。

    骨刺被帶走,「死亡凋零」不能發揮作用,死亡力量又拿惡魔屍奴沒辦法——古塔斯的實力已經大打折扣。

    面對著蜥蜴始祖和三個修羅族強者的圍攻,他都不能取得絕對性上風,再加上一個十階血脈的班德拉斯,他愈發難以招架。

    「把坤羅的屍身丟向寒寂深淵。」秦烈吩咐了柯蒂斯一聲,他本體留在原地,那具暗魂獸分身,忽地飛向另一端。

    「血脈秘術——暗魂!」

    這具龐大的暗魂獸分身,濃烈的氣血波動。一點點消失。

    他又利用魂族的隱匿秘術。將靈魂的細微動靜,也給慢慢遮掩。

    與此同時,他那巨大的暗魂獸之身,也在逐漸的收縮。

    一會兒后,暗魂獸分身就小的以本體模樣呈現。

    他的氣血和靈魂猶如隱匿了。

    「咻!」

    如無形之光,他在空中閃爍著,漸行漸遠。

    「就在那邊!」

    「快到了!」

    「只要能擒拿住兩個魂族的傢伙。我們夜鬼將揚眉吐氣,能得到魂族的青睞!」

    「這是一個天大契機!」

    三個揮動著翅膀的羽族中年人,鷹鉤鼻,眼神陰沉,一邊交談著,一邊迅速飛馳。

    三人都只是九階的羽族血脈。

    「夜鬼……」

    秦烈的暗魂獸分身,突然從他們正前方冒出。

    一瞬后,本體形態的暗魂獸分身,化為猙獰巨獸。

    一柄巨大的白骨鐮刀。從天而降,撕裂了天穹和空氣般,「嗤嗤」地砍向三個羽族的「野鬼」。

    「不好!」

    「是他!」

    三個羽族中年人,神情巨變,都要第一時間激發血脈秘術。

    「魂禁!」

    一簇簇碧幽鬼火,從暗魂獸眼中飛出。像是燃燒的綠焰燈籠。一下子就充斥了天空。

    那三個羽族族人的靈魂,被那些碧幽異光照耀到,馬上迷亂了。

    白骨鐮刀順勢斬落。

    「喀嚓!」

    那三個來自於夜鬼的羽族族人,沒有來得及發出慘叫,軀體就被斷成一截截。

    「呼!」

    他們欲要逃離的靈魂,被暗魂獸張口一吸,身軀和靈魂一道兒消失在暗魂獸的森森巨口。

    暗魂獸如星海巨獸的軀體,又急劇縮小著,氣血和靈魂慢慢消失。

    他再次潛隱。

    一個龍首,獅身。口中吐著蛇信子的龍獅族異族,不緊不慢地前行。

    「嗤嗤!」

    他口中猩紅的蛇信子,不斷地發出異響,似隨時隨刻都在感知著什麼。

    他突地停下,獅子般的眼睛內,冒出警惕的光芒。

    「誰?」他瞪向天空。

    空中,有著一團團灰色的雲。

    「龍獅族果然感知敏銳,可惜,你僅僅只有九階血脈。」

    「嘭!」

    雲團炸開,秦烈的暗魂獸分身,像是遮天的黑幕,向那個龍獅族族人壓迫而來。

    「十階魂脈的魂族!」

    龍獅族的異族,看著暗魂獸落來,絕望的尖叫。

    「喀嚓!」

    他三米高的軀體,被暗魂獸一口吞下,暗魂獸旋即以魂族秘術潛隱。

    他知道附近另有夜鬼強者在活動。

    果然,在他消隱不久后,一個地魔族的十階血脈者,和一個十階血脈的羽族族人疾射而來。

    在他們的身後,還跟隨著十幾個羽族、骨族和地魔族、龍獅族的族人。

    他們都是夜鬼進入巨靈界的強者。

    「又死了一個。」揮動著羽翼,模樣俊逸的羽族強者,皺著眉頭,說道:「第六批了。」

    「坤羅和古塔斯也沒有消息。」地魔族的矮小老者陰聲道。

    「不太對勁。」羽族的強者沉吟了一下,說道:「一個十階的魂族,如果存心潛隱,要慢慢蠶食我們,還真是難辦啊。」

    「提亞,坤羅是我的族弟,當年跟隨我一同叛出的地魔族,我要他活著!」那個地魔族老者沉喝道。

    名叫提亞的羽族強者,想了一下,說道:「我不但感知不到那個魂族,連他的那些魂奴,也都失去了方向。辛達,你應該也知道,十階的魂族族人,有能力將他的魂奴都給以魂族秘術潛藏,如果他不肯露面,我們想要在巨靈界把他挖出來,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我要坤羅活!」地魔族的辛達怒吼。

    「有一個辦法。」羽族的提亞沒有動怒,也沒有因為損失了夜鬼的一部分強者而頹喪,「最簡單的辦法,就是回到我們束縛巨人的地方,然後拿那些巨人逼他現身。」

    「你怎麼知道他會在乎巨人的生死?」辛達道。

    「我知道他因巨人而來。」提亞語氣肯定。

    「那好,聽你的!」辛達同意。

    「回去吧。」

    一行夜鬼的追擊者,達成默契后,突然回頭了。

    萬里之外。

    秦烈的本體,血魂獸分身,還有蜥蜴始祖,班德拉斯都聚集在一起。

    十來個金巨人和銀巨人,身上要命的束縛被解開了,此時都在向班德拉斯和坎貝爾哭訴。

    六個地魔,和三個龍獅族,加兩個羽族族人,如今都被擊殺,並大多落入血魂獸的腹部。

    「他們不會過來了。」

    靈魂共通的秦烈,以本體看向那些巨人,說道:「他們改變方針了,準備就在囚禁巨人的地方等候我們,他們不想和我們玩捉迷藏了。」

    他這般說話時,他的血魂獸分身,深深吸了一口氣。

    在眾人的頭頂,一縷縷灰濛濛的魂霧,從空中落入血魂獸的鼻孔內。

    血魂獸一直以魂族的秘術,將眾人的靈魂氣息,血脈的波動,都給遮掩著。

    靈域中央世界,兩個魂族的皇子,能夠在姬家、敖家大開殺戒,將魂奴都給潛藏起來,也是利用類似的方法。

    「秦烈!這次你如果能夠拯救我們巨人族,從今以後,巨人族都將誓死追隨你!」班德拉斯許諾道。

    「我自當儘力!」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