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四百九十六章 合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四百九十六章 合一字體大小: A+
     

    「轟!」

    秦烈和暗魂獸分身,從幾欲爆裂的星門內飛出。

    單元慶、陳霖也相繼從星門閃現。

    只有六層魂壇,尚未踏入域始境的繆怡姿,自知如今的朱雀界兇險重重,就沒有過來添亂。

    ——她的境界實力不足以應付朱雀界的危險局勢。

    「這還是朱雀界嗎?」單元慶一踏入朱雀界,便忍不住尖叫。

    此時的朱雀界,所有的火山都被冰雪覆蓋,化為一座座散發著寒氣的冰峰。

    他眺望遠方,皆是白茫茫的寒冰天地,看不到絲毫火光。

    達到域始境的他,現身在朱雀界,都覺得通體冰冷。

    這絕不是他以前所知的那個朱雀界。

    「冰帝的寒冰之力,強行改變了朱雀界的天地規則。」陳霖臉上滿是驚詫,道:「不愧是人族三帝之一,以自身對寒冰之力的領悟,將一個域界天地之力衍變為適合他戰鬥的世界,這種對規則和力量奧義的認識,遠遠超過我們的力量界限。」

    單元慶細想后,也輕輕點頭,嘆道:「果然強大。」

    「冰帝呢?」陳霖詢問。

    秦烈也一臉異色。

    他是根據柯蒂斯的靈魂位置,從而凝鍊星門,按道理他應該就在柯蒂斯身旁。

    可他如今凝神一看,才發現他們一行人降落之地,並不在先前那個火山口。

    冰帝和納爾森也不在他們視線範圍內。

    他旋即再次溝通柯蒂斯。

    「那邊!」

    他指向一個位置。

    「嚎!」

    他的那一具暗魂獸分身,低吼著。終於以原本的模樣顯現。

    一股股肉眼不可見的魂力氣浪。從這一頭巨大的魂獸鼻孔內噴溢著,令附近的魂力波盪,一下子變得詭秘難測。

    魂獸的眼瞳內,他分魂靈魂樹的形態,也倏然變得若隱若現。

    「我的兩個魂奴在朱雀界域界之門的方向。」他本體領路,說道:「朱雀界的空間規則,因為納爾森和你們兩個的衝擊。已發生根本性的變化。這導致我的星門,也無法準確地找准方位了,所以出現了一點點偏差。」

    「兩位前輩和我的本體一道,去域界之門處,和另外一個靈族的十階血脈強者戰鬥。」

    「我這具魂族的分身,會去幫助冰帝,抗衡納爾森!」

    他本體這般說著,那具巨大的魂獸分身,突然化為一道烏光射向遠方。

    「咻!」

    恐怖的靈魂波盪。從那烏光內濺射開來,令朱雀界的天穹突顯絲絲裂紋。

    「走!」

    他本體催促了一聲,如一束火炎流星般,飛向朱雀界的域界之門處。

    他的那具魂獸分身,則是幾個閃爍后,在那火山口冒出。

    此刻。童英和童真真已經不見。蜥蜴始祖和柯蒂斯,也去了域界之門口。

    這片區域如今只剩納爾森和冰帝。

    冰帝猶如一塊萬年不動的岩冰,立在那如冰川般的九層寒冰魂壇上,以靈魂牽引著魂壇內的極寒之力。

    億萬道鋒銳冰光,從那九層魂壇內,如箭矢向射向納爾森和他的金甲巨犀。

    同時,一層層晶瑩冰波,蘊含著寒冰奧義的真諦,也向納爾森涌去。

    那些寒冰奧義蔓延處,空間繼續冰凍。萬物似被岩冰包裹。

    靈族賽多利斯家族的族長納爾森,此時坐在那一頭巨大的金甲巨犀上,眯著眼,不斷激發體內的血脈力量。

    他身兼空間和生命兩種靈族的血脈屬性,他的血脈力量迸發時,被冰帝寒冰奧義冰凍的空間,發出驚天動地的爆炸。

    空間爆碎時,許許多多明晃晃的空間鋒刃,利器般切割向冰帝的魂壇。

    他身下的那一頭金甲巨犀,咆哮著,蹄足湧現的金色光紋,似在抗衡著冰帝的寒冰奧義。

    那巨犀的尖角,時不時突射的金銳光芒,能橫跨它和冰帝間的空間,直擊在冰帝的九層魂壇上。

    納爾森和冰帝戰鬥時,動用了魔寵的力量,加空間和生命血脈秘術,似稍稍佔據了一點上風。

    可他似乎也知道,想要將冰帝這種級別的強者擊殺,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他眼睛閃爍著,嘴角浮現陰惻惻的笑容,好像另有打算。

    但就在此時,秦烈的那具魂獸分身,卻適時趕到。

    「咦!」納爾森只是看了魂獸一眼,就醒悟過來,咧嘴冷笑道:「另外一個你?」

    「是我。」秦烈以魂獸的形態低吼。

    「看來這一方天地,的確和炎日深淵互通了,否則你沒有那麼容易回來。」納爾森點了點頭,道:「可你不該歸來!」

    「附體!」他臉色突顯猙獰。

    「嗷!」

    那頭被他坐在身下的金甲巨犀,怒嘯著,蠕動為一團金光,忽地融入他體內。

    納爾森枯瘦的身子,因那一頭魔寵的湧入,瞬間變得健壯高大。

    一片片金燦燦的鱗甲,從納爾森臉頰、脖頸、臂膀和腰腹處生長出來,強大了近三倍的生命氣息,從他那如魔神般的軀體內釋放而出!

    他的血脈力量,生命力量,包括靈魂力量,都在瞬間暴漲!

    納爾森在頃刻間,如蛻變成另外一個人,似比十階的深淵大惡魔都要強大可怕的多!

    他金色的指頭,遙遙指向冰帝,指頭緩緩划動。

    無數金燦燦的光爍,夾雜著空間秘義,突然在冰帝的魂壇上冒出。

    「哧啦!」

    冰帝九層的寒冰魂壇,在第七層的方位,突顯出細密裂紋!

    立在寒冰魂壇上的冰帝,眼角處,也有一道明顯的傷口,一點點呈現。

    「秦烈!小心他!」冰帝暴喝。

    納爾森的另外一隻手,旋即指向秦烈的魂獸分身。

    金光如電蛇游弋!

    秦烈那具巨大的魂獸分身,腹部的方位,忽然撕裂一道血淋琳的傷口!

    燦燦金光,蘊含空間和金銳兩種力量,毫不費力地劃破了他腹部的堅硬皮層。

    「嚎!」

    秦烈發出魂獸的怒吼,將那一柄巨大的白骨鐮刀,從腰腹方位取出。

    巨大的白骨鐮刀,倏一閃現,一股暴戾、嗜血的瘋狂氣息,立即瀰漫在天地之間。

    這一方天地,如傳來陣陣鬼哭狼嚎的怒嚎聲,從那白骨鐮刀內,也陡然滋生出扭曲的金光。

    那些金光一閃而逝。

    而他魂獸眼瞳內,那株靈魂樹,此刻似乎也他眼中飛逸而出。

    一股詭異的靈魂邪力,頃刻間,侵入了納爾森的腦海。

    納爾森轟然一震,旋即發現從白骨鐮刀上滋生的扭曲金光,似被那一株靈魂樹,給輸送到他腦海。

    他禁不住凄厲慘叫了起來。

    從他眼角和鼻孔內,馬上流淌出鮮血,他的靈魂被重創了一記。

    「生命轉化!」

    他的兩個指頭,按在自己的眼睛上,沉聲喝道。

    他腹部傳來一陣轟鳴,他身上幾乎要溢出來的濃郁生命氣息,似稍稍衰竭了一下。

    可他的靈魂力量,卻像是突然變強!

    納爾森眉心白色電光交織而顯,他咬著牙,冷冷看著秦烈的魂獸眼瞳。

    「嗤!」

    一縷縷金色輕煙,突然從他的眼角飛逸出來,消散在空中。

    也在此刻,秦烈感知到,他施加在納爾森腦海內的金銳之力,已經被他給剔出體外。

    納爾森冷笑著,道:「我乃賽多利斯家族的族長,我們賽多利斯家族乃靈族最為古老的家族之一,我作為族長,乃是可以和阿薩德分庭抗禦的人物!就憑你們兩個,也想要殺死我,簡直是痴心妄想!」

    「生命汲取術!」

    一圈圈神秘的漣漪,從納爾森身上蕩漾開來,散落八方。

    隨後,秦烈和冰帝都看到,絲絲縷縷的生命絲線,從四面八方浮升而出。

    那些奇異的生命絲線,在那神秘漣漪的推動下,一一融入納爾森。

    納爾森剛剛被轉化掉的生命力,就這麼一下子,又全部恢復過來。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