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四百九十五章 另闢蹊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四百九十五章 另闢蹊徑字體大小: A+
     

    「我得承認,我小瞧你了。」納爾森說道。

    他身後那些靈族的族人,除那個和他一樣,也有著十階血脈等級的強者以外,其餘九階血脈的族人,也在瑟瑟發抖中,被漸漸冰凍。

    冰帝那座巨大的寒冰魂壇,持續釋放著濃郁的森白寒霧,那些寒霧內涌動的極寒之力,蘊含著天地間最酷寒的規則奧秘。

    九階血脈的朱雀童嫣,在那一股恐怖的極寒奧義之下,也都化為了冰雕。

    也只有柯蒂斯,蜥蜴始祖,這種達到十階血脈者,還能安然無恙。

    可即便如此,柯蒂斯和蜥蜴始祖,身軀也都冰冷的漸漸僵硬。

    「那小子!」納爾森身後的另一個十階血脈者驚叫。

    他瞪向了秦烈。

    在他來看,只有八階血脈的秦烈,絕不應該還能站在他眼前。

    他身後那些九階的靈族族人,被冰帝那座九層寒冰魂壇的寒力滲透,軀體都在被冰凍,秦烈豈能不受影響?

    「博格特,他與眾不同。」納爾森神情振奮。

    「我明白了,我終於明白了!哈哈!」

    他突然放聲怪笑。

    同為十階血脈的博格特,滿臉的莫名其妙,不知道納爾森笑什麼。

    「你仔細感受感受。」納爾森喝道。

    博格特愣了一下,順著納爾森的目光,重新看向秦烈。

    他以血脈和靈魂仔細感知了一番,也突然色變。「玄冰家族血脈!不對啊!就在剛剛。他明明是烈焰家族的血脈!」

    「之前我還不太相信,不太相信阿薩德和天棄大師的說法,我現在總算明白了。」納爾森大笑。

    秦烈體內的血脈屬性轉變,讓他明白神族很多年前提出的「完美之血」計劃,可能真的在秦烈身上成功實現了。

    博格特轟然一震后,也旋即意味過來。

    也在此時,納爾森咧嘴一笑。說道:「看來,不單單是鎮魂珠了,就連你,我也必須要擒獲!「

    他扭頭看向金甲巨犀。

    他的眼瞳中,一道交叉的閃電一閃而逝。

    在那一方天地,「十」字形的空間利刃,突地從一道裂開的空間縫隙飛出。

    「喀嚓!」

    包裹住金甲巨犀的巨大岩冰,在那空間利刃切割下,一下子就碎裂開來。

    那一頭納爾森從小飼養的金甲巨犀。立即從岩冰內掙脫,又咆哮著朝著冰帝衝擊而來。

    「博格特,送那些族人遠離此地。」納爾森吩咐道。

    博格特點頭,兩手中拉扯出一條條流星般的彩帶,將那些被極寒之力冰凍的靈族族人,都給纏繞住。

    那些被冰凍者。化為道道流光。向朱雀界域界之門的方向飛去。

    似乎,在那兒會相對安全一點。

    「秦烈,你先離開,這裡交給我。」冰帝喝道。

    只有八階血脈,和納爾森分明不在一個力量層次的秦烈,略一猶豫后,他突地有了決定。

    「咻咻咻!」

    一道道幽藍色異光,從他體內的時空妖靈血脈內爆發,與此同時,他的惡魔心臟。也傳來劇烈的跳動。

    「轟!」

    天穹炸裂一般,他這一具軀體,被湛藍色光爍裹住,瞬間不見。

    他從朱雀界憑空消失。

    炎日深淵。

    他的本體,一下子在本源深海上空現身,他俯瞰著下方,發現那本源深海沸騰著,蒸騰著濃郁的深淵魔氣。

    以本源深海為中心,附近區域一座座山川拔地而起,那些山川發出轟隆隆的爆鳴,內部火焰噴涌。

    「正在發生著變化……」

    他感悟了一下,就在炎日深淵內,再次激發時空妖靈的血脈天賦。

    星門重現。

    「咻!」

    他從炎日深淵,直接在中央世界的姬家域界之門處現身,此處他的那具十階暗魂獸分身早已在等候。

    精通空間秘術的陳霖和繆怡姿,也在此地焦急等候。

    「秦烈!」

    一看到他本體到來,陳霖和繆怡姿都暗鬆一口氣,神情也振奮了。

    「我記得,你們師傅以前留下的一種秘術,可以形成無數空間縫隙,連燼滅之光都可能從中滋生?」他焦急道。

    陳霖和繆怡姿都點頭,臉上則滿是疑惑。

    「朱雀界那邊的空間,被靈族的納爾森以空間秘術鎖住了,我的兩個魂奴在那兒,我要想通過魂奴凝鍊星門過去並不容易。」秦烈也不啰嗦,道:「但我的靈魂不受限制,我可以通過和魂奴間的聯繫,定位到朱雀界。只是我目前時空妖靈的血脈力量有限,沒辦法強行破開納爾森的空間禁錮,無法將星門給成功凝現。」

    「我需要在我的靈魂和血脈,鎖定到朱雀界魂奴時,在星門還是米粒光點時,你們強行撕破納爾森的空間禁錮!」

    「就用你們師傅留下的那種秘術!」

    他急切道。

    「那邊發生了什麼?」陳霖沉聲道。

    「冰帝在那兒,我的兩個魂奴在,朱雀界的眾多朱雀也在。」他神情陰沉,道:「如果不能阻止納爾森他們,朱雀界可能就不復存在了,連冰帝都可以遇到危險。」

    陳霖和繆怡姿忽視一眼。

    「好!」陳霖喝道。

    秦烈深吸一口氣,就在姬家的域界之門方位,先以分魂的靈魂秘術去確定蜥蜴始祖和柯蒂斯的位置。

    他一感覺到柯蒂斯的方位,本體的時空妖靈血脈,立即施展出星門血脈天賦。

    一點如螢火蟲般的微弱光爍,在他本體胸前閃爍著,試圖脹大開來,卻似被某種力量一直壓制著。

    那光爍也彷彿隨時都會熄滅。

    「就是現在!」秦烈急喝。

    陳霖和繆怡姿都已喚出他們的魂壇,他們一個七層魂壇,一個六層魂壇,都瞬間釋放出奪目的神輝。

    他們的視線也都直勾勾看向那個星門所在的光爍小點。

    燦燦神光,蘊含著神秘的空間力量,突然疾射在那光爍上。

    如火焰般似乎會熄滅的光爍,被那些空間異力刺擊以後,如被無形的手攥住,硬生生的掰開!

    「咻咻!咻咻咻!」

    這一方天地,突顯出數十個空間縫隙,有眾多域外流光似乎要湧出。

    秦烈只是瞄了一眼,便尖叫一聲,「夠了!」

    他從中看到了燼滅之光的影跡!

    而這時,那個以他時空妖靈血脈凝鍊的光爍,也爆炸開來,成功化為一扇撕裂的星門。

    他的本體,十階暗魂獸分身,還有單元慶、陳霖,都猛地穿梭進去。

    他另闢蹊徑,重返朱雀界!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