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四百八十五章 相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四百八十五章 相通字體大小: A+
     

    「兩界串通……」

    秦烈靈魂所化的火焰魔影,高高懸浮在炎日深淵的天空,俯瞰著大地,發出靈魂的呢喃夢囈。

    他看到以本源深海為中心,附近的天地,隨著震動的發生,突出一座座山川。

    那些山川底部,又湧出了岩漿和烈焰,將山川變為狂暴的火山。

    他以靈魂感知,察覺到那些熾烈的岩漿烈焰,似從朱雀界內流入炎日深淵。

    而炎日深淵濃郁的深淵魔氣,也向朱雀界灌涌,只是在真正到達朱雀界以後,似被那塊神秘的天外隕石轉化,將深淵魔氣化為純粹的火焰能量。

    這使得朱雀界的火焰氣息,都蘊含著豐沛濃郁的靈力,可以助所有修鍊火焰力量的生靈吐納吸收。

    他魂壇在朱雀界,他的一道靈魂,則是在炎日深淵現身。

    魂壇和那塊天外隕石,相互烙印了一些印記以後,他就有了預感——兩界將會連通。

    當他看到一座座火山,在炎日深淵突出,感覺到濃郁的火焰能力,充盈了朱雀界,他就明白他的預感成真了。

    朱雀界,和他所屬的那一層炎日深淵,通過一種他暫時都無法理解的方式,建立起了連接!

    而他為炎日深淵的締造者,這使得他魂壇在朱雀界的時候,也生出一種回歸家鄉的奇妙感受。

    魂力,依然在持續流逝著。

    他的魂壇和天外隕石,從緊密的粘合狀態。逐漸開始分離。

    渾渾噩噩間。他的所有靈魂意識,又重新在魂壇內匯聚。

    一束束火焰流光,化為繁複神秘的線條,不時從他靈魂內閃現。

    他一時難以明白其真諦。

    他漸漸平靜下來,不去想炎日深淵的變化,也不再理會朱雀界的奇變。

    他嘗試著去感悟魂壇內火焰光線蘊含的奧妙。

    與此同時,他的暗魂獸分身。血魂獸分身,都將一部分精純的魂力回饋給他。

    他迷迷糊糊的靈魂,得到兩個分魂魂力的補充以後,又恢復了清明。

    他默然領悟新獲得的火焰神妙。

    火山口,柯蒂斯和蜥蜴始祖,還有幾個朱雀都在默默守護著他。

    朱雀震驚此界的變化,感知著濃鬱火焰能量的噴涌,都興奮地修鍊。

    他們對於秦烈深入朱雀界的地心,還有秦烈所獲得的一切。並無嫉妒之心。

    因為秦烈是在讓朱雀界變得更好。

    ……

    擎天城。

    炎帝的到來,不像冰帝那般張揚狂放,他一從域界之門走出,身影一閃,就直接來到秦家大殿。

    時隔兩萬年,可他只是稍稍釋放出一點身上的氣息。他炎帝的身份還是第一時間暴露。

    秦雲和秦業兩兄弟。認出他是炎帝后,立即引他去見秦山。

    而這時,姬旦和補天宮的華天穹,也從姬家和補天宮過來。

    他們要在擎天城約見裴德鴻等人!

    「見過炎帝。」

    包括姬旦在內,三個老人都起身向炎帝行禮致意。

    其中還有一具秦烈的暗魂獸分身。

    突破到十階以後,從擎天城地底宮殿走出的暗魂獸分身,以秦烈本體的模樣也在此地。

    他自然也對炎帝恭敬行禮。

    炎帝看了他一眼,咧嘴嘿嘿一笑,說道:「我們沒有能夠在朱雀界相見,沒料到會以這樣的方式。在擎天城見面。」

    殿內的姬旦和華天穹,不太清楚在朱雀界發生了什麼,還顯得有些疑惑。

    秦山倒是知道其中緣由,不過也笑而不語,任由秦烈和炎帝交流。

    秦烈盯著炎帝的面容,仔細看了一會兒,突然輕呼一聲,道:「你是不是姓唐?」

    「你也知道我的名字?」炎帝微笑道。

    「不是,我瞎猜的。」秦烈回答。

    「那你猜的還挺準的。」炎帝驚訝了一下。

    「炎帝前輩,我或許認識你的一個後人。」秦烈臉色認真。

    炎帝眼睛一眯,「當真?」

    秦烈沉吟了一下,說道:「能否給我一點時間?」

    「可以。」炎帝點頭。

    秦烈旋即不再多言,而是閉上眼,不斷地發出靈魂訊念,將念頭向一個個魂奴傳達。

    擎天城有著九個域界之門,還有眾多的大型空間傳送陣,可以連通不同的域界,和靈域任何一個有大型空間傳送陣的偏僻之地。

    暴亂之地,如今也有這麼一座大型的空間傳送陣……

    一個頂著亂糟糟火紅頭髮,邋裡邋遢的老頭,滿臉疑惑在擎天城的域界之門現身。

    「跟我來。」在此等候的陳霖說道。

    他去過泊羅界,和唐北斗是舊識,知道眼前的老頭就是他要等候的目標。

    唐北斗也認得他,對他也沒有任何防備心,自然而然地就跟隨他離開。

    一會兒后,陳霖領著唐北斗,來到炎帝和秦烈所在的秦家大殿。

    唐北斗一出現,炎帝眼睛明顯一亮,神色也分明有些激動。

    姬旦和華天穹,一看到唐北斗,臉色立即變得怪異起來。

    他們第一時間就相信了秦烈的判斷。

    眼前的唐北斗,和炎帝實在太相似了,不單單是外貌,他們的神情舉止,一些細微的小動作,和炎帝都是太過於相似。

    猛一看,他們會當唐北斗和炎帝,乃是兩個親兄弟。

    看著兩人,任何人都會知道,他們必然有著血緣上的關係。

    「你,你叫什麼?你父親,爺爺,祖父,都分別叫什麼?」炎帝詢問道。

    唐北斗進來后,只是看了炎帝一眼,便沉著臉,還哼了一聲。

    他對炎帝的問話也不理不睬。

    一看他的神情,不消多言,眾人都知道他恐怕早知自己的身份。

    炎帝見唐北斗冷著臉,並不搭理他,不怒反喜。

    唐北斗越是如此,他越相信眼前的傢伙,必然是他的後人。

    「你是高高在上的炎帝,我可高攀不起你。」唐北斗冷眼嘲諷了兩句,對秦烈說道:「秦小子,我不想見到這個人,沒什麼事情的話,我就先走了。」

    也不等秦烈同意,進來后沒待上一分鐘的唐北斗,又轉身出去了。

    眾人旋即看向炎帝。

    炎帝尷尬地笑了笑,撓了撓頭,不好意識地說道:「是了,他應該是我孫兒一代的後輩,我以前忙於修鍊,對唐家的確虧欠太多。就連我離開靈域時,也是一聲不吭,還誤讓他們以為我早死了。」他幾乎已肯定了唐北斗的身份。

    「那個,他叫什麼,現在做什麼?」炎帝又詢問秦烈。

    「唐北斗,在暴亂之地有著炎魔的稱呼,現在嘛……是我炎日島的長老。」秦烈沉吟了一下,又說:「在泊羅界那兒,還有一個叫唐思琪的女孩,也是唐家的人,應該也是你的後代,她也修鍊火焰力量,只是性喜淬鍊靈器罷了。」

    提起唐思琪時,他眼睛閃了閃,顯得有些猶豫。

    殿內眾人,都是老成精的傢伙,從他細微的神情動作,就猜測出唐思琪和他必然有著非比尋常的關係。

    炎帝也瞧出來了。

    「這個,我可能需要先解決一下私事。」他想了想,道:「魂族和靈族的傢伙,一踏入擎天城,你們知會我一聲就行。哦,咒祖在此,他也會告訴我,我肯定可以趕過來。」

    也不等眾人挽留,他沖秦烈點了點頭,就直接離開了。

    他急著去處理他唐家的私事。

    姬旦和華天穹,怪異地看向秦烈,由華天穹嚷嚷道:「你小子怎麼亂七八糟的關係那麼多?前幾天,聽說冰帝賜名的一隻寒冰鳳凰,來擎天城剛剛找過你。怎麼一轉眼,你和炎帝的後代,也有了緊閉的關係?」

    姬旦微微一笑,也說道:「他主修的靈訣,又恰恰是雷帝的天雷殛,這麼看來他和三帝都扯上關係了。」

    「對啊。」華天穹一拍頭,瞪了秦山一眼,道:「都是你這老傢伙暗中安排的吧?」

    「冰帝和炎帝,真的和我無關,還真就是緣分和命運的串聯。」秦山笑道。

    ……

    ps:抱歉,今天就一章了~(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