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四百七十五章 自稱血帝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四百七十五章 自稱血帝字體大小: A+
     

    黎昕伸手點向地面。

    一枚綠瑩瑩的木球,突地落向大地,那木球一碰觸到地面,立即融向寒寂深淵的大地。

    與此同時,濃郁的生機,從那木球內滿溢而出。

    「呼呼呼!」

    突然間,從那木球內冒出細密的枝葉柳條,那木球如充了氣一般,就在眾人的眼皮子底下開始膨脹。

    秦烈也驚異地看向木球。

    只見那木球,隨著膨脹,逐漸的變大,只是短短几十秒的時間,已變化為一株巨大的古樹。

    秦烈,黎昕,苗風天等人,都下意識後退。

    那一株灰褐色的古樹,不斷的生長著,一會兒功夫,已變得有數百米高。

    這片冰柱聳立之地,因那一株生命古樹的存在,似繚繞著無盡的生機。

    有許許多多不知名的深淵植物,像是得到超強生命能量的灌注,從冰冷堅硬的大地內,頑強地突了出來。

    「咦!」將岸忍不住輕呼。

    此地在寒寂深淵,乃卡達克曾霸佔之地,本沒有深淵植物存在。

    但因那一株生命古樹,在這兒落地生根,像是改變了這片區域的生命規則。

    眾多的深淵植物,就在他們的注視下,一個個發芽,生長了出來。

    濃郁的生機,從那一株生命古樹上散溢著,使得此地所有的生靈,都覺得體內血脈的活躍度,有了極其明顯的提升。

    那株生命古樹。足足長到千米高。才堪堪停了下來。

    「畢竟不是木族的域界,這一株生命古樹,也只能有千米高。」黎昕微微一笑,道:「如果是在木族,由木族的那些族人守護著,植入他們的世界,這株生命古樹能有數千米高。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生命古樹還會繼續成長,最終可以達到萬米高,可以改變一個域界的生機,令一個域界都變得生機濃郁,適合萬物生長。」

    秦烈心神驚詫。

    他體內的血脈,在那生命古樹成長的時候,也變得異常活躍。

    他的血脈,對那一株生命古樹。也隱隱生出了一種渴望!

    他血脈似乎極其渴望著那株生命古樹!

    「我聽說你和寒寂深淵的道森大領主,有了默契,所以才將生命古樹帶入此地。」黎昕沉吟了一下,繼續說道:「我也覺得,寒寂深淵還算是比較安全,尤其是在現在這個當口上。」

    「怎麼說?」秦烈問道。

    「生命古樹。畢竟是神族從木族手中奪取的。它是整個木族族人的生命之母。它要是出現在靈域,那些木族的族人,必然會瘋狂地過來搶奪。因為強大的木族族人,即使相隔極遠,也可以感知到生命古樹的存在。」黎昕臉色嚴肅,「這意味著一旦它在靈域出現,木族的強者,將會第一時間感知到。目前這個局勢,你們還是盡量不要和木族拼死拼活。」

    「你說呢?」

    「我倒是不怕木族族人。」秦烈哼了一聲,道:「而且。我也沒有決定就非要煉化這一株生命古樹。」

    「沒關係。」黎昕瀟洒地笑了笑,「只要生命古樹在此安全,等你血脈突破到九階以後,你自然知道你需要什麼。而這裡又長期有你的魂奴駐紮……」

    他看了看苗風天和將岸等人,「等你需要時,你可以通過時空妖靈的血脈,一息間來到此地。」

    「那時候,我想你應該會聽從血脈的本能意識,將這一株生命古樹煉入體內。」

    「這便是我來的目的。」

    黎昕老神在在,似認定了秦烈在血脈突破到九階以後,血脈的問題百分百出現。

    他似極其肯定秦烈到時會將這一株生命古樹煉化。

    「哦,對了,根據主人的說法,你煉化生命古樹最佳的時刻,也是在你血脈突破到九階以後。這也是為什麼直到現在,這一株生命古樹,才會出現於你的面前。」黎昕呵呵笑著,道:「如果你在八階時,就必須要用到它,或許我早就出現了。」

    「他在何處?他扶持姜鑄哲,救下你,在暴亂之地搗鼓出那麼多事情,究竟想幹什麼?」秦烈沉聲道。

    「主人所在之地,只有最親密的人才能知道。」黎昕神情肅然,又道:「主人對你有一個勸告。」

    「說!」秦烈喝道。

    「等神族的五大家族強者,真的全部在靈域現身,你如果想要拯救靈域,就答應他們的條件,跟他們去神域。」黎昕認真道。

    「看來他什麼都知道。」秦烈臉色深沉。

    黎昕笑著點頭,「不止是神族那邊,靈族,魂族,還有八層深淵煉獄內的很多事情,主人也都心知肚明。

    「主人說了,他告訴了神族的那些傢伙,你是獨一無二的!」

    「神族的完美之血計劃,是因為你才得以成功,不是任何一個神族的族人,都可以在完美之血的計劃下,就能擁有完美之血!」

    「神族,如果想要繼續推行完美之血計劃,只能通過你!」

    「就算是主人自己,在沒有你的情況下,也難以將完美之血計劃再次實施!」

    「你,才是完美之血計劃最關鍵的一環,他們需要你。」

    「因為這個原因,你永遠不用擔心神族的族人,會殺了你。」

    「他們會為了得到你,不惜付出任何代價,包括捨棄靈域!」

    「你可以以此和他們談任何有利於你的條件!」

    黎昕深深看向他,笑著說:「我知道你不信任你,我也不需要你的信任,我只是過來送生命古樹,幫主人轉述這番話而已。」

    這般說著,他徑直向外走去,「我的任務完成了,我現在通過深淵通道離開。」

    秦烈盯著黎昕,突然道:「如今靈域人族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危機,你在中間會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人族?」黎昕搖頭啞然失笑,道:「實話告訴你,如今的我……嚴格來說的話,已經不算是人族了。我體內的血脈,比你還要駁雜,只是我永遠無法融合罷了。」

    他再沒有回頭,不急不緩地向外面行去。

    但一股恐怖的血煞氣息,卻突然從他體內,猛地爆發了一下。

    那一刻,連姜鑄哲和血厲在內,眾人都有一種可怕的窒息感。

    他們體內的血脈,在那時,都似乎變得不受控制。

    秦烈也不得不連續的深呼吸,才可以穩定體內血脈的異常,但即便這樣,也差點吐出一口鮮血。

    也在這時,秦烈突然意識到,如今的黎昕,實力已遠遠超過了全盛時期的血祖。

    「他在主人存在的秘密天地,自稱自己為『血帝』,他的魂壇……在八層,似不久就可以鑄造出第九層魂壇了。」姜鑄哲在黎昕離開以後,垂著頭,輕聲解釋。

    「八層魂壇!」

    「自稱血帝!」

    「血帝!」

    苗風天、將岸和血厲,都駭然失色,內心都湧現出強烈的震驚。

    秦烈也臉色微變。

    黎昕修鍊的血靈訣,最初來自於血之始祖,可即便是血之始祖的魂壇,也未能達到八層!

    而黎昕,在消失的那些年內,也不知經歷了什麼事情,居然鑄造出八層血玉魂壇!

    他離三帝的九層魂壇,也僅僅只差一層,而且似乎也可能在短時間內鑄造出最後一層!

    這樣的黎昕,就算是自稱為血帝,似乎也的確夠資格了。

    比起血之始祖來,身為傳承人的黎昕,顯然已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畢竟,他的主人乃浩瀚星河內,三大血魂導師之一的烈焰鳶。

    「血帝!」血厲眼睛炙熱。

    「在雷帝、炎帝和冰帝以後,人族將會產生第四個帝級的強者?」將岸喃喃道。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