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四百七十四章 黎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四百七十四章 黎昕字體大小: A+
     

    寒寂深淵。

    秦烈的血魂獸分身,將一頭九階的惡魔領主撕碎,將其惡魔心臟吞食。

    九階惡魔的靈魂,也化為一簇雲團,被他一點點吞沒。

    這具血魂獸分身,通過在寒寂深淵不斷和惡魔血戰,正在一點點恢復力量。

    到如今,這個血魂獸分身,實力也恢復到了九階。

    「呼!」

    巨大的血魂獸,慢慢變幻著身形,一會兒以人族本體的形態顯現。

    他向卡達克所屬的深淵領地而去。

    不久以後,以秦烈本體模樣呈現的血魂獸分身,已來到那邊冰柱林立之地。

    在那一根根冰柱之中,冰凍著許多的屍奴,每一個屍奴都經過苗風天和姜鑄哲的煉化,都有著強大的力量。

    「主人。」苗風天畢恭畢敬道。

    除苗風天外,將岸,還有血厲,也都在這片禁地。

    他們每一個人的眼中,都閃爍著興奮的光芒,嘴角也逸出喜色。

    「你們也都因為魂主的突破而受益了吧?」秦烈微微一笑道。

    「主人的那一個靈魂,突破到十階時,我們和柯蒂斯他們一樣,也從那一株靈魂樹內,獲知了眾多靈魂方面的奧妙。」苗風天齜牙一笑,道:「那些魂族獨特的靈魂秘術,讓我對靈魂的認知,達到了一個新的高度。我和屍之始祖魂壇的融合,也因為這樣越來越融洽,我現在已經可以動用屍之始祖五層魂壇的力量了。」

    「我也差不多。」血厲嘿嘿怪笑。

    「都差不多。」將岸也道。

    屍之始祖、血之始祖、巫之始祖的血肉之軀。都曾經在鎮魂珠內。接受過一番淬鍊重鑄。

    三者的魂壇,也被鎮魂珠內,那些奇異的古陣圖給密密麻麻的繪刻了一番。

    而鎮魂珠乃魂族的聖器,秦烈則是鎮魂珠的主人,他自然而然地在苗風天、血厲和將岸融合三族的血肉和魂壇以後,成為了三人的魂主。

    苗風天他們也是秦烈的魂奴。

    因為這樣,在他的分魂突破到十階以後。他們和柯蒂斯一樣,也通過和靈魂樹間的聯繫,獲知了許許多多靈魂方面的奧妙。

    他們因此和魂壇的融合更加的緊密,能動用的魂壇的力量,也越來越大。

    「靈域那邊情況如何?我聽說神族的族人,已經在靈域駐紮了?」血厲問道。

    時隔多年,他早就不再將自己視為秦烈的半個師傅,在他接受血之始祖的那具軀體時,他就知道他和秦烈的關係。就已經不知不覺間發生了改變。

    他也默認了自己的新身份。

    「靈域那邊短時間內,應該不會因神族而頭疼。」秦烈對他們沒有隱瞞,道:「反而是魂族的族人,還有靈族的一個家族,近期在靈域會搗鼓一些動作出來。不過,雷帝和炎帝。即將從域外回來。當他們返回以後。有他們坐鎮靈域,應該也不怕那些魂族和靈族的來客。」

    「三帝重現靈域,真是人族之福。」血厲感嘆道。

    「姜鑄哲呢?」秦烈道。

    「我通傳他了,他應該很快就過來。」苗風天說道。

    「咦!」血厲突然一驚,喝道:「好濃烈的血腥氣息!」

    不止是他,苗風天和將岸,也都在這個時候,感知到極其濃郁的血腥氣。

    秦烈的這具血魂獸分身,眼睛一眯,道:「姜鑄哲的氣息。應該還達不到這個程度。」

    「不是姜鑄哲!」血厲肯定道。

    眾人震驚地看向外面。

    一根根冰柱間,眼瞳猩紅的姜鑄哲,和一個高高瘦瘦的老者,慢悠悠向眾人行來。

    那老者穿一件破舊的袍子,相貌奇古,眼睛也是赤紅如血。

    姜鑄哲跟隨在他身後,神色竟顯得有些敬畏,似自知身份低微一樣。

    血厲看著那老者,突然瞪大眼睛,神情激動道:「您,您是……」

    老者淡然一笑,深深看了他一眼,說道:「我應該稱呼你為始祖呢,還是叫你血厲?如果喊你血厲,你是我的後輩,但如果你已完全融合血祖的魂壇和軀體,我又是你的晚輩了。」

    「血厲,見過宗主!」血厲畢恭畢敬道。

    秦烈猛然一驚。

    從老者赤紅如血的眼睛,他就一眼看出,眼前的老人必然是血煞宗的老前輩。

    老者身上濃郁的血腥氣息,如此的精純渾厚,而且和血厲、姜鑄哲的氣息一致。

    這更加坐實了他的身份。

    「他是秦烈。」姜鑄哲指著他,向老者介紹了一下,隨後說道:「他也修鍊血靈訣,只是……」

    老者道:「我知道這不是他的本體。」

    姜鑄哲不再去解釋,而是向秦烈介紹老人,「這位乃我們血煞宗的第一任宗主黎昕,也是……你外公的追隨者。」

    「黎昕?!」此言一出,秦烈勃然變色。

    他終於明白為什麼血厲和姜鑄哲,在面對老者的時候,為何會如此的恭敬謙卑了。

    黎昕,乃暴亂之地血煞宗的創始人,他所在的時代,乃血煞宗最輝煌強大的時期。

    他當年率領的血煞宗,乃暴亂之地第一宗門勢力,任何人都不敢和他抗衡。

    只是,傳言他因修鍊血靈訣,最終走火入魔暴體而亡了。

    秦烈也當他早已死去。

    怎麼也沒有想到,隔了這麼多年,黎昕竟然在寒寂深淵現身了,這令他無比的意外。

    「我被主人救了,之後就離開了靈域,在域外的秘境活動。」黎昕解釋道。

    他所謂的主人,指的是烈焰家族的上一任族長烈焰鳶,乃聞名星海的三大血魂導師。

    黎昕,在血靈訣的修鍊上,有再大的問題,烈焰鳶都有方法解決。

    「我是奉老主人的命令而來,我為你帶來了那一株生命古樹,讓你融入本體血脈中。」黎昕看向秦烈道。

    「生命古樹?」秦烈眉頭一皺。

    「助你的血脈真正趨於完美。」黎昕答道。

    「我現在也沒有感覺,我的血脈有什麼巨大缺陷啊?」秦烈沉聲道。

    「一切都因為你還沒有突破到九階血脈,不然你早就可以感覺到了。」黎昕微微一笑,「九階血脈,對很多生靈種族而言,都是一道坎。惡魔,一旦突破到九階,就成為了領主。其他的種族,血脈在九階以後,都會覺醒最核心的血脈天賦。而你,一旦血脈達到九階,完美之血的不完整的部分,就會顯露出缺陷和弊端。」

    「生命古樹則是可以修補那個缺陷。」

    「這也是我會在這個時刻過來的原因。」

    ……

    ps:呃,昨天和幾個大學兄弟喝的人事不醒,下午才睡醒,抱歉,今天就一章了~(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