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四百七十章 靈魂盛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四百七十章 靈魂盛宴!字體大小: A+
     

    地底密室。

    秦烈的那具魂獸分身,如一頭死物趴伏在地,沒有一絲靈魂氣息。

    可一株巨大的靈魂樹,卻漂浮在空中,一根根粗壯的枝杈,如章魚的觸角般劇烈地搖曳著。

    強烈的靈魂波盪,從那一株靈魂樹上釋放出來,充滿了整個底下石殿。

    那一棵靈魂樹的根莖和樹榦,也詭異地蠕動著,一點點的膨脹。

    這具魂族的分身,正在以獨特的方式,朝著十階去進階。

    魂族,不同於人族血肉生靈,他們的靈魂才是突破的關鍵。

    那具魂獸的分身,只是一具血肉傀儡,只要本魂足夠強大,他可以擁有好幾具魂獸分身。

    魂族所謂的血脈,和其他種族不一樣,指的乃是魂脈。

    十階的血脈,也就是所謂的魂脈,只不過為了不和其他血肉種族區別開來,所以魂族也稱呼他們的魂脈為血脈。

    靈魂樹上,那一根根枝杈,對應著他的眾多魂奴。

    靈魂樹的枝杈,在秦烈的眼中,和別的血肉生命的筋脈一樣。

    只是,在其他種族的筋脈內,流淌著血肉生命的鮮血。

    而靈魂樹的那些枝杈內,涌動著的,則是魂族的精魂。

    那是一縷縷最為純粹的魂力!

    如果有外人在此,會發現在靈魂樹的枝杈內,有墨黑色的異芒流淌閃爍著。

    一股濃郁精純的靈魂能量,如從那一根枝杈內滿溢而出。那些能量湧入靈魂樹的根莖和主樹榦。

    魂族族人之間。在一定的範圍內,靈魂能相互感應。

    越是魂脈強大的魂族族人,相互間的感應,就會越強大,靈魂可以覆蓋到的距離也越廣闊。

    而秦烈的魂族分魂,又是融合了他的本魂,還有魂族的三戰將。

    他本魂。則是繼承了魂之始祖的靈魂本源。

    嚴格算來,秦烈的那些親人,都和魂之始祖沒有靈魂淵源。

    只有他,通過隔代的魂脈傳承,才在出生的那一刻,就產生了雙魂共生。

    那種奇特之魂,代表著他的靈魂,初始就擁有了魂之始祖的靈魂烙印。

    魂之始祖,雖為秦天和魂族大皇子的融合。可他所發生的奇特之魂,卻完全來源於魂族大皇子。

    而魂族大皇子,和那兩個降臨靈域的魂族,靈魂的烙印和本源,都來源於御魂大帝。

    別的血肉生命,親兄弟之間的血脈。也往往會有特別的感應。

    同為御魂大帝的靈魂本源。意味著他和那兩個魂族大皇子的靈魂核心,也是一脈相承。

    或許也是因為這樣,加上他的靈魂已足夠強大,所以他在突破十階時,才能強烈到感受到那兩個魂族的皇子,都已經到了靈域。

    即便中央世界和暴亂之地相隔極其遙遠,他的靈魂,也依然能感知到那兩位的存在。

    同樣的,他也相信那兩個魂族的皇子,這一刻也知道他正在靈域的中央世界!

    幽靜的宮殿內。他的那一株靈魂樹,劇烈的搖曳。

    他的本體,也倏地閃現而出。

    本體看向那株巨大的靈魂樹,沉吟了一下,默默坐了下來。

    本體一點眉心。

    鑲嵌在眉心的鎮魂珠,突然射出深幽的光芒,一閃后,一顆拳頭般大小的純黑珠子,首次從他眉心飛出。

    鎮魂珠浮動在那一株巨大的靈魂樹上,釋放出的光芒越來越顯目,那些黑魆魆的深幽光芒,似籠罩著靈魂樹。

    如一隻大睜著的詭異眼睛。

    在鎮魂珠的照耀下,靈魂樹的蛻變突破,似可以避免各種意外。

    秦烈注意到,那株靈魂樹的根莖和主幹,膨脹的頻率越來越快。

    他清晰的看到,那株靈魂樹的主枝幹,慢慢變的粗大。

    與此同時,許許多多奇異的魂族符字,蘊含著靈魂的核心秘密,不斷地從靈魂樹的每一個枝葉和枝杈上閃爍流動著。

    一段段隱秘而奇妙的靈魂秘術,在他的突破之際,如一條條溪流,匯入他的靈魂本源。

    他對魂族眾多的秘術,魂脈的傳承,每一刻的認知都在變得深刻而精妙。

    奇變不單單如此。

    這一株巨大靈魂樹的異變,不但影響著他的分魂,對所有的魂奴,都開始產生巨大的影響力!

    泊羅界。

    和藺婕同處一室,正在談話的庄靜,忽地嬌軀巨震。

    她突然就噤聲沉默。

    她從站立的姿勢,立即端坐下來,明眸的眼睛浮現出驚異錯愕。

    下一刻,藺婕就看到庄靜一臉的狂喜。

    之後,她看到在庄靜內眼瞳內,流動著許許多多碎小的光電,和一枚枚珠子般的黑色符文。

    一種古怪的靈魂動蕩,也從庄靜的身上產生,她不斷地調整著呼吸,壓抑著內心的震驚。

    她通過她寄托在靈魂樹上的靈魂,通過一根不起眼的枝杈,在瘋狂汲取著靈魂樹上湧現的靈魂奧秘。

    種種靈魂秘術,在這一刻,呈現出開放的狀態。

    她能通過她交出的一道靈魂本源,通過那一道靈魂本源代表的枝杈,去吸收如今在靈魂樹上流動的魂族秘義。

    每一刻,她都收穫著大量的知識,而她所對應的那一根靈魂樹的枝杈,也隨著靈魂樹的生長,在發生著微小的變化。

    她的靈魂,感受到精純的靈魂力,從那靈魂樹上滿溢。

    那些魂力,滲透到她所代表的枝杈,再通過那一根枝杈,湧入她本魂。

    靈魂秘術,魂族的奧義,精純的魂力。在這一刻。都向她流來。

    庄靜怎能不欣喜如狂?

    「魂奴,魂奴,竟然可以隨著主人的成長,而收穫如此多的好處!」她顫抖著輕呼。

    藺婕深深看著她,感受著她身上的玄妙波動,還有眼中不斷流動閃爍的光電和魂族符文,一臉的羨慕。

    從庄靜的身上。她知道通過這一次的激發,庄靜很可能再次突破桎梏。

    她為庄靜感到高興的同時,心中也滿是失落,有些埋怨自己當年的清高。

    如果,如果她當年可以和庄靜一樣,在秦烈稍稍表露出意圖時,就毫不猶豫地交出一縷自己的靈魂本源,成為秦烈的魂奴,她現在應該可以庄靜一樣。也從秦烈靈魂的蛻變中,去收穫巨大的好處吧?

    藺婕深深嘆息,後悔莫及。

    同一時間。

    磐殃界的柯蒂斯,還有眾多修羅族的魂奴,甚至蜥蜴始祖,都轟然巨震。

    「感受到了嗎?」柯蒂斯目光炙烈。

    這些虛空境的修羅族魂奴。都激動不已。其中有過經歷的幾人,更是喝道:「主人在突破十階!我們要把握機會,好好享用這場靈魂盛宴!」

    他們,極早之前,就是卡達克的魂奴!

    在卡達克突破到九階時,他們中的很多人,也因此獲得了眾多靈魂秘術,魂力和對靈魂的感悟,都獲得了突飛猛進的提升。

    他們知道這意味著什麼!

    「我們……」蜥蜴始祖驚愕道。

    他能感覺到,他的靈魂在發生微妙的變化。但沒有過類似經驗的他,初始還感到惶恐。

    「主人要向十階突破了,在突破的階段,我們的靈魂和主人的靈魂樹能深入的連接。在此期間,主人所獲得的靈魂秘術,各種魂族的玄奧秘密,都完全開放。我們,可以在主人突破時,獲得比往常大的多的收穫,可以去領悟靈魂方面的真正奧妙!」柯蒂斯解釋。

    蜥蜴始祖也目顯狂喜。

    這時候,磐殃界的所有九重天武者,都被他們擊殺乾淨。

    他們之所以還留在磐殃界,只是在搜尋被藏入地底的礦脈,和九重天已經開採出的靈材。

    他們要將其帶入泊羅界。

    「各位好運!」柯蒂斯喝道。

    「好運!」其他修羅族的魂奴紛紛回應。

    一眾魂奴,就在磐殃界靜坐下來,都和庄靜一樣,通過靈魂本源連接的靈魂樹枝杈,去收穫魂族的種種秘術。

    他們每一個人的眼中,都閃爍著奇異的烏光,有閃電不斷濺射而出。

    種種魂族的秘術,強大的魂力,也都通過靈魂樹的枝杈,滲入他們的靈魂本源。

    「嚎!」

    柯蒂斯突然仰天長嘯,嘯聲中,充滿了歡悅和興奮。

    壓抑多年的血脈等階,六層的魂壇,所謂的桎梏和壁障,被他一瞬擊潰。

    他從九階的修羅族武者,一躍踏入十階,他的那座六層魂壇,也可以重新去鑄造!

    他跟隨著魂主秦烈的腳步,血脈,也向十階踏出了一步。

    身為魂奴,他的血脈等階,和六層的魂壇,其實都已達到突破的界限。

    他之所以遲遲沒有突破,是因為魂主還在九階,這對他有一定的約束力。

    這一點,他不像蜥蜴始祖,成為魂奴的那一刻,蜥蜴始祖就已經是十階。

    因為這樣,他也一直在等候,等候魂主突破魂脈的界限,邁入十階的層次。

    只有這樣他才可以順理成章的更進一步。

    所謂的不能喧賓奪主,就是指他這樣。

    身為魂奴,他受到魂主的限制約束,不能隨隨便便突破。

    和他情況一樣的,還有幾個修羅族的虛空境後期強者,他們在柯蒂斯突破以後,也都興奮至極。

    他們,也感知到束縛他們的那一層無形壁障,隨著秦烈的突破,已完全消失。

    這意味著不久后他們都可以突破到下一個境界和力量層次!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