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四百六十六章 神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四百六十六章 神域字體大小: A+
     

    星河深處,眾星閃爍之地。

    神域。

    超大型的域界,白晝時,有六個熾烈太陽,夜幕降臨時,有十二個明熠的月亮緩緩升起。

    夜晚,神域沐浴在皎潔月光下,一座座巨型的古宮殿,如拔地而起的山峰,連綿無際。

    其中一座數萬米高的巨型宮殿的尖頂,豎立著巨大的域界之門,那域界之門在月光下,閃爍著比月亮還要耀目的光輝。

    宮殿因實在太高,如插入了雲霄深處,周邊雲霧繚繞。

    一艘艘數百米,數千米的飛行靈器,星空巨艦,如星河巨獸般浮動在雲霧中。

    那是神族各大家族的飛行器具。

    此時,神族五大家族的族長,還有一些族老,都從神域的各個區域匯聚而來。

    宮殿尖頂處的域界之門,突然傳來一陣空間波動,旋即一道高挑身影從中飛出。

    「咻!」

    另一道白色影子,忽地閃現而來,停住后化為玄冰家族的族長寒澈。

    「父親。」米雅眼睛一紅。

    「沒事就好。」寒澈微微一笑,道:「那小子沒對你怎樣吧?」

    米雅輕輕搖頭,「只是禁錮了我一陣子。」

    「還算是識相,不然就算那些族老力保他,我也饒不了他!」寒澈冷哼一聲,道:「走,那些個老傢伙在等著你,都想知道他的情況。」

    寒澈伸手,一抓米雅后。兩人就憑空消失。

    一座拱頂高數百米的巨大殿堂。內部豎立著幾十個巨大的石像,那些石像都是神族史上曾赫赫有名的強者。

    他們都為神族做出了巨大貢獻,在他們身死魂消以後,就有資格在這殿堂內留下雕像。

    神族的子弟,來這神聖的殿堂后,可以通過血脈來感悟那些雕像身上的氣息。

    運氣好的,能夠通過雕像上遺留的血脈氣息。感悟到這些豪傑的血脈秘術和力量奧義。

    此地名為眾神殿,乃神族最為重要的一個地方,神族許多大事,都在此地商議。

    身為寒澈的女兒,米雅也只在血脈突破到八階的時候,有幸在眾神殿待上半月。

    那半月時間,米雅在一個個神像旁邊逗留過,從一個玄冰家族先賢的雕像上,感悟到一種血脈秘術。

    她因此受益匪淺。

    這是她第二次有幸到來。

    跟隨著寒澈。她一路行到眾神殿的前方,看到在一個個巨大神像的旁邊,都站著神族的族人。

    那些耄耋之年的老人,都是神族的族老,都曾叱吒於星河。

    如今,他們中很多人因重傷。再難恢復巔峰的血脈力量。可他們的智慧還在。

    他們依然在為神族的未來保駕護航,在神族的重大事宜上,給予寶貴的經驗和建議。

    他們也是神族最大的財富。

    「你可算是回來了。」乾煋笑道。

    他和一個紅髮的老人,站在一個巨大神像下面,一看到米雅到來,立即打招呼。

    他身旁的老人,也曾經是烈焰家族的十階血脈戰士,數萬年前,烈焰家族征戰深淵時,他和一個惡魔大領主血戰。將那大領主擊殺后,自己的神族心臟也碎裂了。

    心臟爆碎,即便是強大的神族族人,想要恢復也是漫長無期。

    至今,他的血脈,也只恢復到九階的層次,恐怕很難重返巔峰。

    乾煋,算起來是他重孫一代的血脈後裔,這趟因乾煋曾和秦烈有過接觸,才被允許一併帶來。

    「你也來了?」米雅愣了愣,道:「流漾呢?」

    「她不在這兒。」乾煋笑著說。

    米雅猶豫了一下,說道:「見到她以後,幫我謝謝她。哦,還有你……」

    乾煋笑著點頭:「會的。」

    寒澈看向那烈焰家族的老人,微微鞠身,感謝道:「沒乾煋和流漾的求情,米雅現在回不來。」

    名叫烈焰戈的神族老人,滿臉皺褶,皮膚呈不健康的赤紅色,脖頸上,額頭,都是老年斑。

    他嘿嘿一笑,聲音沙啞道:「只要你記得,那秦烈乃是我烈焰家族的一份子就行了。不管他現在做什麼,也不管他以後幹什麼,他體內流淌的血脈,都來自於烈焰家族,都是我侄兒烈焰鳶的血脈。」連烈焰家族的上一任族長烈焰鳶,都是他的後輩。

    自從知道秦烈的特殊性以後,他就不斷告知神族眾人,秦烈乃烈焰家族的族人。

    秦烈的血脈,即便是後來形成了完美之血,最初的時候,還在由烈焰家族血脈形成。

    烈焰戈對此引以為傲。

    他認為,他們烈焰家族的血脈,在五大家族的血脈上,要最為的強大特殊!

    為此,最近一段時間,他和幾大家族的族老,天天都在爭吵。

    他的依據,就是如今形成了完美之血的秦烈。

    雖從未和秦烈見過一面,可是在他的眼中,秦烈就是烈焰家族的族人。

    「老鬼!他都覺醒了玄冰家族的血脈,還有『絕對零度』血脈天賦。我看他的血脈,深層次的東西,還是我們玄冰家族!」

    不遠處,另外一個玄冰家族的老人,不等寒澈回話,立即大叫大嚷起來。

    那邊,還有幾個玄冰家族的老人,也是嗷嗷怪叫,都說秦烈既然覺醒了「絕對零度」血脈天賦,十有八九血脈內的最大秘密,來源於玄冰血脈。

    乾煋身旁,附近那些烈焰家族的族老,瞬間紅了臉。

    這些平均年齡不低於五萬年的老妖怪,突然都面紅耳赤,一個個捲起了袖子,激烈地爭吵起來。

    看他們的架勢,大有一言不合,馬上就干架的意思。

    他們絲毫不顧這裡乃眾神殿,在他們身旁的那些石像,都是各族族內的豪傑和先賢強者。

    他們也不怕他們的動手,會將眾神殿拆掉,將那些石像都給轟碎。

    寒澈看著那些大吵大叫的老人,滿臉的苦澀無奈。

    最近一段時間,在神族最為神聖的眾神殿,這些德高望重的老人,天天都在吵嚷。

    其中有好幾次,都動了手,硬是被他們這些青壯的一代死死攔著,才沒有鬧出是非來。

    寒澈看向前方。

    嗜血家族的曠絕,光明家族的禹曦,還有黑暗家族的暗昊,也都是愁眉不展。

    他們交換了一個眼神,都覺得必須要儘快了。

    只有儘快和碎冰域的那些玄冰家族的族人,建立了空間鏈接,神族大軍開赴向靈域了,才能讓秦烈乖乖就範。

    「米雅,說說那小子吧。」

    眾神殿最前方,一身白色祭祀袍,來自於光明家族的族老和藹地問話。

    對米雅說完以後,他冷冷看了一眼嘈雜的那些老人,哼了一聲。

    兩個糾纏在一起的老人,在他的目光下,乾笑了兩聲,拍了拍對方的肩膀,像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的分開。

    兩人各自歸位。

    米雅旋即跪下,垂著頭,將她和秦烈所遇的一切事情,都一五一十的說明。

    她還著重說了人族的冰帝,說了冰帝禁錮她的力量,其中冰絲寒晶在她體內的感覺。

    一眾神族的族人,在她講話時,都慢慢噤聲。

    等她一番話說完后,那個光明家族的老人,一臉的意外,道:「看來我們有點小瞧了靈域人族。」

    「依照他的說法,那個叫冰帝的人族族人,實力應該不弱。」烈焰戈道。

    寒澈臉色肅然,道:「他與我有一戰之力。」

    頓了一下,他又補充道:「當然,最後的勝者,必然還是我。」

    眾多神族的族人,都微微吃驚,都對靈域人族的實力,有了一輪新的評估。

    「這樣的人物,在人族有多少?」光明家族的老人詢問。

    暗昊答道:「整個靈域也不會超過五個。」

    「那就好。」老人點頭,微笑道:「畢竟不是深淵的惡魔,一百零八,哦,不對,現在是一百零九層了。每一層深淵,這樣的十階大惡魔,都有三到五個。」

    「如此來看,靈域還是很容易對付的嘛,目前唯一的問題,就是不能短時間趕到對吧?」

    眾人紛紛點頭。

    「那就全力鑄造空間索道,儘早和碎冰域的族人,達成空間的鏈接。」

    「明白。」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