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 五倍代價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 五倍代價字體大小: A+
     

    「嗤!」

    最後一縷冰寒晶絲,像是一條白色靈蛇,從米雅眼角內飛出。

    秦烈那座只有一層的魂壇,釋放著徹骨的寒氣,將那一縷冰寒晶絲吸納。

    魂壇內,那一幅極寒意境圖,變得越來越完整。

    秦烈深吸一口氣,以魂壇內的真魂,去感知極寒意境圖的奇妙。

    眾多繁複神秘的極寒規則,像是一條條複雜難明的靈線,呈現在他腦海。

    大量的知識,極寒力量的真諦和感悟,如溪流般,一一融入他的心靈和記憶。

    那些極寒之力,似乎對他體內的神族血脈,也有一種神奇的增幅能力。

    然而,不等他用心感悟,恢復自由的米雅,突然含怒出手。

    一束晶亮的冰芒,蘊含著她血脈的秘術,朝著他脖頸狠狠刺來。

    秦烈眼中寒光一閃。

    「當!」

    那一束冰芒,刺在他脖頸上,如擊打在金屬石塊上。

    冰芒炸裂,米雅烙印在其中的血脈能量,也瞬間被消泯。

    不等米雅再次動手,秦烈欺身而進,一下子來到她身前。

    秦烈的五指,電光火閃間,已落在米雅雪白修長的脖頸。

    他的五指指尖,突出五道冰棱,閃爍著晶瑩寒光。

    「你真想死?」秦烈冷聲道。

    米雅高挑的身子,突然僵硬了,再也不敢動彈分毫。

    她感覺到,那五道冰棱不但鋒利至極。還烙印著極寒天地規則。

    其中存在的極寒力量。令她體內的玄冰血脈,都有些承受不住。

    她忽地意識到,秦烈覺醒了「絕對零度」血脈天賦以後,對極寒之力的認識,變得更加深刻。

    而且她隱隱覺得,隔了那麼一段時間后,秦烈的實力又獲得了暴漲。

    她並不知道。秦烈最近在炎日深淵內,又經歷了一次次血戰,不論是血脈力量,還是對各種天地力量的認識,都得到了全新的感悟和提升。

    她只知道,此時的她……的確不是秦烈的對手。

    她不傻,她不想死,所以立即安靜下來。

    她輕輕呼吸,酥胸鼓脹著。冷冽的眼神,恢復了平靜。

    「你說你給人面子,是誰?」她鎮定地問道。

    秦烈也沒有隱瞞,坦然回答:「流漾。」

    「流漾?!」米雅顯然有些吃驚,「你認識她?」

    秦烈沉默了一下,道:「還有乾煋。我把流漾和乾煋視為朋友。就算以後神族侵入靈域。在我的眼中,乾煋、流漾依然是我朋友。」

    米雅驚異地看向她,似覺得奇怪,「你既然當他們是朋友,為什麼坑害我們?還有,你明明可以成為烈焰家族的一部分的,成為烈焰家族的族人,不比你成為人族好嗎?靈域的種族,是註定要被我族給掃平的,這是你沒辦法阻止和改變的。不是么?」

    「不管能不能阻止,但我至少要嘗試。如果,有一天我實在無力阻止,或許……我會認命。」秦烈緩緩放開按在米雅脖頸的五指。

    他知道米雅是聰明的女人,這時候既然冷靜下來了,就不會繼續亂來。

    「我血液里或許流淌著烈焰家族的血脈,可我是在靈域成長的,這裡是我的家鄉,我不能看著靈域生靈塗炭,所有的生靈永遠卑微地生活在神族的陰影下。」秦烈淡然道。

    米雅出奇出沉默了。

    過了一會兒,她才說道:「你阻止不了的。」

    秦烈皺眉。

    「我知道我族的實力,當五大家族真的決心拿下靈域,除非靈族和魂族干預,否則單憑靈域種族的力量,壓根做不到。」米雅停了一下,又道:「與其如此,不如和我們早早妥協,這樣的話,至少可以保證你身邊的人安然無恙。」

    秦烈搖頭。

    米雅還想勸說,秦烈打斷了她,道:「我送你離開。」

    他一把抓住米雅的手。

    「呼!」

    米雅一陣天旋地轉,等回過神來,發現已經來到了一個全然陌生的世界。

    這個世界有著濃郁的深淵魔氣。

    「深淵?」她一驚。

    就在她身旁,有著一個深淵通道,而且還有著許多的惡魔頭顱。

    那是之前被洛克所殺的一些惡魔。

    「這是炎日深淵,深淵的第一百零九層,我是這一層深淵的締造者。」秦烈臉色沉靜,指向米雅所站的位置,「就在不久前,乾煋和米雅來過,對我說了一番話,希望我放你離開。」

    米雅首次露出一絲微笑,「沒想到流漾那女人還是那麼的講義氣。」

    「我是為了她,才放你離開,不然你可能會死。」秦烈淡然道。

    米雅饒有興趣地問道:「你和流漾什麼關係?」

    她居然對死亡不死亡沒有太強反應,而是八卦地詢問秦烈和流漾的關係,這讓秦烈頗為的意外。

    「朋友,很好的朋友而已。」秦烈回應。

    「不是那麼簡單吧?」米雅眼睛閃爍著光芒。

    秦烈臉色怪異,「這和你有關嗎?」

    「隨便問問而已,怎麼?有什麼不好回答的嗎?」米雅冷笑。

    秦烈指向深淵通道,道:「你可以通過那兒離開,我相信以你的血脈等階,在那深淵通道附近,應該能堅持一陣子。你應該也有辦法聯繫你父親,他也離開了碎冰域,我希望你能知會他,讓他和神族的其他家族族長,對入侵靈域的行動在斟酌一番。因為,在那碎冰域內,還有不少你們玄冰家族的族人被困著。」

    「我父親很頑固的。」米雅哼了一聲,又道:「而且,我也不覺得就憑你們靈域的那些種族實力,真的可以拿我那些碎冰域的族人如何。」

    「他們畢竟只有一部分,你父親和冰暉目前又都不在,我們靈域那麼多強者,難道殺不掉那些人?」秦烈不通道。

    「那裡,已經被我們重新改造過,又有兩艘星空巨艦在。」米雅神情倨傲,挺著酥胸,冷冷道:「或許,在你們嘗試過星空巨艦的威力以後,就知道要殺掉我的那些族人,需要付出怎樣的代價了。」

    「如果他們不主動出擊,只是縮在碎冰域,以星空巨艦死守。你們要想殺了他們,至少需要付出五倍以上的代價。」

    「我是說至少!」

    丟下這句話后,米雅不顧秦烈的震驚,飛身落入了深淵通道。

    「至少五倍的代價……」

    在她離開后,秦烈臉色難看,聲音艱澀地喃喃低語。

    他終於明白,為什麼神族不肯妥協,寒澈對於那些族人的生死,似乎也沒有那麼看重了。

    原來,單單隻是那些碎冰域的神族,如果堅守那塊區域,也可以給靈域百族帶來難以估計的傷創。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