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四百六十二章 熟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四百六十二章 熟人字體大小: A+
     

    蜥蜴始祖穿掠星門而來。

    「十階血脈者!」

    韓茜俏臉一變,禁不住失聲尖叫,突然覺得局勢超出了掌控。

    她不知道蜥蜴始祖,究竟是通過什麼方法,從域外踏入磐殃界。

    但她敢肯定,她請人修復的那座破舊傳送陣,絕不可能允許十階血脈的異族到來。

    這意味著蜥蜴始祖,還有秦烈,另有他法能進入磐殃界。

    一個十階血脈者,實力堪比域始境初期的黃渺,這馬上令局勢變得複雜難明了。

    單單一個黃渺,已沒有絕對的把握,可以將眼前的敵人吃定。

    她神情立即凝重了。

    然而,更加令她心驚膽顫的,乃是黃渺後面的反應。

    「老蜥蜴!」黃渺猛地怪叫起來,「怎麼會是你?」

    「黃渺!」蜥蜴始祖也大吃一驚。

    劍拔弩張的局勢,因兩個傢伙的驚呼,忽然變得耐人尋味起來。

    「你認識他?」秦烈皺眉。

    「主人。」蜥蜴始祖先沖著秦烈恭敬一禮,然後才介紹道:「黃渺是我為數不多的朋友,我們蜥蜴族域界,向來和人族,還有別的種族不對路,也沒有什麼交情。黃渺,只是人族的一個散修,因為他脾性不佳,沒有宗門願意接納他,所以他時常活動在域外星河。因為一些原因,我和他有些交情,關係還不錯,我沒有料到……對方請的會是他。」

    「主人?」黃渺滿臉古怪,「老蜥蜴。你什麼時候投靠的秦家?」

    「不是投靠秦家。」蜥蜴始祖哼了一聲。有些不情不願地說道:「我,我是侍奉秦烈為主,和秦家沒有什麼關係。」

    「侍奉他為主?你老糊塗了吧?」黃渺嘲諷道。

    「我……」蜥蜴始祖欲言又止。

    他會變成秦烈的魂奴,其中的情況確實比較複雜,他也並不是心甘情願。

    可是,在成為秦烈的魂奴以後,他從秦烈那兒也得到不少修鍊靈魂的秘術。

    最近一段時間。隨著他對秦烈的了解加深,他才意識到秦烈是多麼的獨特。

    神族血脈,魂族之魂,時空妖靈血脈,連通深淵……

    在秦烈身上潛藏的秘密,如果被曝光出來,足以驚天動地。

    他是在成為了魂奴以後,通過柯蒂斯等人,還有他的暗中觀察。加秦烈的一部分靈魂饋贈,才漸漸摸索到其中的玄奧。

    他對秦烈的認識,每加深一層,他對魂奴身份的抗拒,就會弱一分。

    到了現在,他其實已認可了自己的身份。已經不覺得身為秦烈的魂奴。就是一件恥辱的事情了。

    他還想通過秦烈,去接觸更加廣闊的世界,想為整個蜥蜴族謀取利益。

    他知道作為魂奴,他以後能夠從秦烈的身上,得到什麼。

    「黃老!你在幹什麼?」韓茜一看蜥蜴始祖到來后,黃渺立即停下御動魂壇,開始和那頭巨蜥閑聊了,馬上感到形勢不妙。

    她急著催促黃渺動手。

    「少啰嗦!」黃渺回頭,冷冷看了她一眼,道:「我和朋友講話時。你最好少插嘴!」

    只有一層魂壇,境界在不滅境初期的韓茜,其實他並未看在眼裡。

    如果不是韓茜擁有海族血脈,修鍊水之力量,又和九重天有關的話,他更加不會把韓茜當一回事。

    「你記得答應過我什麼!」韓茜叫嚷道。

    「我說了!你給我少啰嗦!」黃渺煩躁道。

    「有趣,還真是有趣呢。」梵妮莎咯咯嬌笑。

    秦烈摸著下巴,看看蜥蜴始祖,又看了看黃渺,倒是神情自若。

    在他眼中,局勢已經在掌握之中,不論黃渺如何折騰,他都可以從容應對。

    「你如果不能搞定黃渺,我會安排其他人過來。」他神態懶散地看著蜥蜴始祖,以靈魂傳訊,「黃渺只要敢動手,他就非死不可。你也知道,只要我想,不需要動用秦家的力量,巨人族的班德拉斯,就足以將黃渺生吞活剝了。更何況,我還可以隨時安排古獸族的獸王過來,擎天城的那些秦家強者,也能通過星門,在任何時間踏入磐殃界。」

    聽到他靈魂傳訊后,蜥蜴始祖巨大的眼珠子,骨碌碌轉動了一下。

    「黃渺,我要和你單獨談一談。」蜥蜴始祖打眼色道。

    黃渺猶豫了一下,點了點頭,勉為其難地說道:「老蜥蜴,你別讓我太為難啊,我畢竟答應人家的。」

    「為難?」蜥蜴始祖哼了一聲,率先往外飛去。

    黃渺暗罵了一句,也向蜥蜴始祖的方向衝去,兩人一會兒功夫,就到了另外幾座禿山處。

    他們離秦烈的位置,有百里遠,雙方都隱隱可以看到對方。

    他們離開以後,秦烈這邊和那飛行靈器上的韓茜一方,都沒有輕舉妄動。

    十階血脈的蜥蜴始祖,和七層魂壇的黃渺,乃如今磐殃界最強的力量。

    他們可以決定局勢的走向。

    在他們沒有一個明確的意見前,韓茜只能暫時隱忍,不敢第一時間挑釁。

    秦烈倒是老神在在,眼睛放肆地在韓茜的玲瓏身姿上游弋著,一邊看,還一邊嘖嘖稱奇。

    或許是感知到他的想法,梵妮莎低低一笑,又緊緊貼了上來。

    她繼續以飽滿的雙峰去蹭秦烈的肩膀。

    韓茜看著她和秦烈,眼睛幾欲噴湧出憤怒的火焰,銀牙咬的嘎嘣直響,心中不斷怒罵「賤人」,恨不得立即殺上去,將礙眼的兩人千刀萬剮。

    秦烈本來對梵妮莎並沒有什麼想法,但是在看到韓茜要吃人般的仇視目光后,突然改變了主意。

    他先是沖著韓茜嘿嘿怪笑了兩聲,然後他的大手,就順勢按在梵妮莎渾圓的臀部。

    那一刻,他清晰的感覺到,梵妮莎柔軟的身子,突然變得僵硬。

    他那落在梵妮莎豐臀的手,也忽地停下,沒有做額外的舉動。

    梵妮莎身子,初始非常僵硬,但在過了一會兒后,她似放鬆了下來。

    她還鼓勵似的輕輕扭動了一下腰肢,令她那豐滿的臀部,在秦烈手掌下微微一顫。

    秦烈立即感知到了驚人的彈性。

    他遲疑了一下,低頭看了一眼梵妮莎,發現梵妮莎柔媚地吃吃一笑,似忽然變得開始享用他的輕撫。

    他立即明白過來,隨後不再有所顧忌,而是當著韓茜的面,大手放肆地在梵妮莎腰臀間來回摩挲。

    時不時地,他還挑釁地看韓茜一眼,嘴角洋溢著古怪笑意。

    韓茜臉蛋漲紅,眼中火焰熊熊,不斷地喘息,似在苦苦壓制著憤怒。

    她似隨時都會爆炸開來。

    「你們會死的很慘,一定會!賤人!不知廉恥的賤人!」她在心中咒罵。

    「嘿嘿!」秦烈一邊輕笑著,一邊摟著艷光四射的梵妮莎,大手在她彈性驚人的豐臀活動著。

    他漸漸感到,懷內的梵妮莎,體溫在一點點升高。

    梵妮莎在她女兒韓茜的灼灼目光下,吃吃輕笑,也不知內心想著什麼,身子似變得越來越敏感。

    秦烈的大手,在她臀下活動時,明顯感到她臀溝已變得濕滑。

    本來只是為了那她刺激韓茜的秦烈,察覺到她的異常后,心中也不由一盪。

    他內心也如猴抓一樣,有些心猿意馬,注意力都集中不起來了。

    「唔……」梵妮莎低呼一聲,突用力咬著嘴唇,艷麗的臉上,紅潤的如要沁出血來。

    秦烈愣了一下,將濕潤的那隻手,從梵妮莎臀下抽出。

    他眼中滿是訝然。

    他怎麼也沒有料到,這女人,在她女兒殺人般的目光下,竟然……

    「不要臉的東西!」韓茜終忍不住叫罵出聲。

    也在此時,蜥蜴始祖和黃渺,從遠方飛了回來。

    黃渺沖著秦烈微微鞠身,垂著頭,歉意道:「我會馬上離開磐殃界。」

    「哦。」秦烈淡然道。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