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四百六十章 韓茜付出的代價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四百六十章 韓茜付出的代價字體大小: A+
     

    「如果不是你,我恐怕不能活著回來。」

    蜥蜴始祖的眼瞳中,閃爍著暴戾凶光,惡狠狠地怒吼道:「那些磐殃界的傢伙,心機太狠毒!一會兒,如果給我找到他們,我要將他們一個個撕成碎片!」

    他動了真怒。

    雖然在那不知名的空間亂流內,只是呆了一霎,可就這在那短短時間內,他全身都受了傷。

    一道道細密的傷口,如被匕首切割,很多傷口都深入骨頭了。

    蜥蜴始祖心有餘悸道:「那鬼地方,我才呆了幾秒鐘,都覺得漫長的如過了百年!」

    他眼中滿是懼意。

    「沒事吧?」秦烈問道。

    「傷勢不重。」這般說著,蜥蜴始祖巨大的爪子,揮舞著,也不知從何弄來一大塊肉,他一把塞入口中,嘴角鮮血飛濺地咀嚼著,含糊不清地說道:「都是一些皮外傷,還好,還好。不過,如果在那鬼地方,再多待一刻鐘,我恐怕就參與不了磐殃界的戰鬥了。」

    域外星空,充斥著太多的未知兇險,即便是十階血脈的蜥蜴始祖,也不敢保證在星空翱翔時百分百安全。

    種種不知名的空間縫隙,遙遠偏僻的域外亂流之地,更是億萬生靈的禁區。

    蜥蜴始祖也知道這一點。

    這趟,他能夠活著回來,全然是因為秦烈擁有時空妖靈的血脈。

    他很清楚,真要是繼續逗留那恐怖異地。他肉身的傷創。的確會導致他無法參與後面的戰鬥。

    他現在越想越后怕。

    「別擔心。」秦烈洒然一笑,淡淡地說道:「我聽說在那磐殃界,也有一個域始境的人族強者坐鎮。過一會兒,我們一同過去,將那個域始境的強者殺死。他的血肉……我交給你,由你來撕扯吞吃,用來補充你剛剛的損耗。」

    此言一出。蜥蜴始祖眼睛驟然一亮,忙道:「那我們還等什麼?」

    「不急,正主……就快要出現了。」秦烈笑了笑。

    梵妮莎滿臉異色。

    她對時空妖靈的血脈天賦,一點都不了解,她不知道她們過來時的星門,乃是秦烈以血脈凝結而成。

    她以為那是通往亂星界的一個域界之門。

    蜥蜴始祖流落在域外星空,被秦烈拉扯回來,已經令她震驚至極。

    如今,在眼前的拱形傳送陣爆碎。磐殃界對應的那一座,也一併摧毀時,她以為計劃已經失敗了。

    可看秦烈的表情,話里流露的自信,分明是可以隨時再入磐殃界。

    這讓梵妮莎驚異不明。

    她越來越覺得,眼前這個看起來境界不是特別高。血脈也只有八階的秦烈。實在是有著無盡的神秘。

    她看向秦烈的明眸,也逐漸變得異彩漣漣,似充滿了無限好奇。

    磐殃界。

    華羽池和柯蒂斯等人,從那傳送陣爆碎的石洞內,也飛了出來。

    他們站在連綿起伏的禿山之間,在磐殃界的半空,聽著那暗魂獸分身的嚎叫。

    他們心中清楚,在傳送陣爆碎以後,韓茜和那些在磐殃界等候他們的傢伙,也該現身了。

    果然!

    沒有讓華羽池久等。一座流光溢彩的飛行靈器,如翩然舞動著的鳳凰,突然就飛了過來。

    巨大的鳳凰上,韓茜的身影,一點點閃現。

    她黛眉一皺,冷冷看向華羽池,毫不掩飾內心的厭惡,俏臉陰沉道:「只有你一個?」

    她身子突然輕顫了一下,她用力攥緊拳頭,指甲將手心都刺出了鮮血。

    她的眼神變得凌厲而瘋狂!

    看著她的兇狠模樣,華羽池臉色微變,似乎被她氣勢鎮住,竟然忘了回答。

    韓茜不斷地深呼吸,讓自己冷靜,好恢復理智。

    知道華羽池暗中購買特殊材料,邀請一些擅長空間傳送陣的煉器師,去亂星界的時候,她就猜測出了華羽池的意圖。

    她將計就計,也悄悄安排人,把磐殃界那座破損嚴重的傳送陣,給偷偷修復好。

    之後,她就四處調動關係,邀請強援來磐殃界。

    她猜測秦烈一定會和華羽池一起前來!

    可現在那座傳送陣都爆碎了,意味著一個域始境,亦或者十階血脈的異族,已經葬身在未知域外。

    但秦烈依然不見蹤影。

    她感到萬分失望。

    在她的眼中,區區一個華羽池,壓根不值得她投入那麼大的精力,去四處邀請強者過來。

    她犧牲了很多利益,甚至……做出了難以啟齒的承諾,才將一名域始境強者給請來。

    因為,九重天那邊,暫時不想和秦家立即撕破臉,暫時想靜觀其變。

    她知道很難在這個時候,請動九重天的域始境強者,所以才以自己的力量去請了強援。

    她辛辛苦苦籌劃了這一切,不惜做出了巨大犧牲,乃是為了對付秦烈。

    對付那個將韓家滅門,殺了她父親,弟弟,所有親人的劊子手!

    只要能殺死秦烈,她可以不惜一切代價,可以捨棄眼前眾多利益。

    包括承諾在事成以後,交出自己的身體,去侍奉那域始境強者一個月!

    一切的一切,都是為了秦烈,而不是眼前的華羽池。

    因此,看到只有一個華羽池,而沒有秦烈以後,她差點要瘋了。

    「他就是秦烈?」

    一個面容枯瘦,臉色灰黃的老者,慢悠悠從那鳳凰形的飛行靈器內走出。

    「呼!」

    一座七層的柔水魂壇,從老者的眉心飛出,宣示著他域始境的修為。

    他大大咧咧地端坐於七層魂壇上,陰鷙的眼神,落在了華羽池身上,忽一皺眉:「境界好象不對。」

    「他不是秦烈。」韓茜咬著嘴唇,以刺痛讓自己冷靜下來,然後轉過身子,宛然一笑,道:「秦烈這趟好像沒有來,黃老,這次就不勞煩你動手了。」

    「不用我動手最好。」黃渺嘿笑著,他淫褻的目光,毫不客氣地在韓茜曼妙身姿上遊盪著,「不過,我既然來了,你我的約定就必須要實施。你也知道,我本來是要準備材料,要在百年時間內,去鑄造第八層魂壇的。因為你的事情,我放下了手頭的活兒,從別的域界遠赴磐殃界,如果什麼都拿不到,我白來一趟會浪費多少時間和精力?」

    被他的眼神打量著,韓茜渾身發寒,有種被毒蛇的蛇信子,給舔在身上的恐怖感。

    韓茜的笑容,顯得越來越勉強,她怯怯地:「我可以從其它方面補償您,譬如您急缺的那些材料?」

    黃渺搖頭,臉色逐漸陰冷,目無感情地說道:「就按照先前的約定。「

    韓茜還欲再說。

    黃渺眼睛一眯,突然道:「你知道我的脾氣。」

    韓茜心底一寒,美眸滿是懼意,立即不做聲了。

    她回過頭來,深吸一口氣,眼神狠厲地盯著華羽池,還有柯蒂斯等人,道:「那就麻煩黃老出手,將眼前所有來人,都給我殺個乾乾淨淨!」

    她將心中的憤懣和怒火盡數發泄到華羽池等人身上!

    黃渺怪笑了兩聲,回過頭來,看向韓茜邀來的,另外幾個虛空境的武者,道:「你們看著就行了。」

    那些人,自知不是他的對手,見他要攬下所有的對手,也只能點頭。

    「記住!一個月!」黃渺對韓茜嘿嘿大笑。

    韓茜咬牙點頭。

    「嚎!

    秦烈的暗魂獸分身,突然仰天嘶吼,深幽的眼瞳內,流露出嘲諷之色。

    在暗魂獸的頭頂,一扇星門倏然凝聚而成,秦烈和梵妮莎一同穿梭而來。

    蜥蜴始祖,則是在秦烈的刻意安排下,被暫時留在亂星界。

    韓茜神情突然獃滯。

    突兀冒出的秦烈,挽著她生母梵妮莎的手,如此詭異的畫面,令她一時間失了神。

    她一下子分不清狀況了。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