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四百五十九章 陷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四百五十九章 陷阱字體大小: A+
     

    一扇熠熠星門,在秦烈身旁洞開著,秦烈不斷以靈魂傳訊。

    「咻咻!」

    一道道身影,從星門內飛出,畢恭畢敬地站在秦烈身旁。

    「主人。」他們逐個行禮。

    這是以柯蒂斯為首的一眾修羅族魂奴,一共有十一人,都在虛空境。

    其中達到虛空境後期,鑄造出六層魂壇的武者,就有四個。

    「稱呼為主人……」梵妮莎神情一動,明眸閃現著異光,內心也掀起波瀾。

    柯蒂斯眾人如果是秦家安排過來的,應該稱呼秦烈為「少爺」,而不是「主人」。

    少爺和主人的稱呼可是有著巨大區別。

    只有完完全全信服,甚至獻出一部分靈魂本源者,才會稱呼別人為主人。

    如此來看,柯蒂斯一行人,應該不屬於秦家。

    因為據梵妮莎所知,秦家不會以如此極端的方式,去對待那些依附他們的客卿。

    而且柯蒂斯他們還是修羅族……

    梵妮莎思考了一番,就猜測出以柯蒂斯為首的那些修羅族強者,應該是秦烈本人收服。

    得出這個結論以後,她愈發吃驚,對秦烈的能力有了新的認識。

    就在此時,從那星門內,傳來了一聲嘶吼。

    下一刻,蜥蜴始祖巨大的身軀,也穿過了星門。

    「主人。」他也朝著秦烈揚聲吆喝。

    梵妮莎又是一呆。

    蜥蜴始祖十階血脈的氣息,是如此的明顯。她可以百分百肯定。眼前的巨蜥就是蜥蜴族的始祖。

    她早就聽過這個蜥蜴族巨蜥的存在和實力。

    連十階血脈的巨蜥,也將秦烈視為主人,這更加肯定了她的猜測。

    就算是秦家,也沒有能力讓蜥蜴始祖這樣的十階血脈存在,去向秦烈宣告效忠。

    完全沒有這樣的可能!

    這說明,秦烈必然是通過別的方法,讓蜥蜴族的始祖臣服於他。

    這足以證明秦烈的能力!

    「主人。要不要?」柯蒂斯請示。

    寒寂深淵那邊,苗風天和眾多強大的屍奴,也在蓄勢待發。

    只要秦烈一個念頭傳達,苗風天就會領著眾多屍奴,浩浩蕩蕩而來。

    那些從未在靈域任何域界顯現的屍奴,一旦湧入磐殃界,必定可以震驚所有靈域種族。

    「不用。」秦烈搖頭,「暫時還不需要。」

    「哦。」柯蒂斯不再多說。

    「差不多了。」秦烈咧嘴一笑,看向那座拼湊的拱形傳送陣。對華羽池說道:「我打算過去了。」

    華羽池深吸一口氣,挺起胸膛道:「我先行!」

    十來個虛空境強者,十階血脈的蜥蜴始祖,還有許多暗藏的力量……

    這些給了華羽池底氣,讓他相信就算是在磐殃界那邊,韓茜的確是在算計他們。他們也可以賭一賭。

    他突然對秦烈擁有了無窮信心。

    也不等秦烈勸說。他哈哈大笑著,豪氣干雲地率先沖向傳送陣。

    「韓茜的布置,十有八九是為了你。她如果先看到我,一定不會急著現身。只有你出現了,她才可能去實施她的計劃,所以由我先行!」

    華羽池的身影,化為一道流光,消失於傳送陣。

    秦烈淡然一笑,以眼神示意柯蒂斯等人。

    那些修羅族的魂奴,會意地點了點頭。相繼沖入傳送陣。

    之後,他的那一具魂獸分身,也是低吼一聲,也瞬間化為異芒閃入。

    「我呢?」蜥蜴始祖詢問。

    「去吧。」他笑了笑。

    蜥蜴始祖慢了一會兒后,也飛入星門。

    秦烈的視線,隨後落在梵妮莎身上,眯著眼將梵妮莎從頭到腳打量了一番。

    他不由暗贊一聲。

    眼前的女人,穿一身水藍色長裙,變化以後的美腿豐腴修直,纖細腰肢以上,乃沉甸甸的飽滿雙峰,明媚的眼眸開闔間,似艷光四溢,蘊含著無限風情。

    韓茜和她相比,明顯還有些青澀稚嫩,而她則是像一個完全熟透的水蜜桃,一顰一笑間,都充滿著無盡誘惑。

    「怎麼?」梵妮莎抿嘴一笑,在他的注視下,原地旋轉了一圈,將美好的身段從各個方位展現了一番,然後才說:「你想我怎樣配合你?」

    秦烈默然不語。

    雖然他在一知道梵妮莎的身份時,就想利用她的身份做一些文章,可究竟該如何去做,他其實並沒有主意。

    隨著對梵妮莎的了解加深,他知道這女人曾經歷過噩夢般的遭遇后,他內心的一些想法已經開始動搖。

    這趟,如果不是梵妮莎自己要求,他也不會硬逼著她過來。

    「我沒什麼好主意。」他坦然承認道。

    「這樣啊……」梵妮莎美眸閃爍著,宛然一笑,道:「交給我好了。」

    秦烈愕然。

    「女人的心思,女人最懂。我知道應該以什麼樣的方式,讓我那好女兒難受……」梵妮莎冷笑道。

    「好吧。」秦烈輕輕點頭。

    同一時間。

    磐殃界,一座座禿山連綿起伏,在其中一座禿山的山腰處,有著一個巨大的石洞。

    石洞內,一座破舊的傳送陣,忽地閃爍出亮光。

    隨後,華羽池,柯蒂斯等人,便相繼從傳送陣冒出。

    後面的暗魂獸分身,一穿過傳送陣,立即衝出石洞。

    他在洞外的空中,發出震蕩大地的嘶吼,吸引所有人的注意。

    「蓬!」

    石洞內的傳送陣,在蜥蜴始祖穿越時,突然間炸碎。

    「糟糕!」華羽池看著爆碎的傳送陣,臉色巨變,「媽的,那賤人竟然在傳送陣上就動了手腳!達到十階血脈,亦或者域始境級別的武者,一進入裡面,傳送陣立即爆炸!這該怎麼辦?」

    他急躁的看向柯蒂斯。

    柯蒂斯臉色從容,道:「不必緊張。」

    「蜥蜴始祖在傳送時,突然陣法爆炸,如今可能漂泊在不知名的星河,亦或者某些恐怖的空間縫隙。」華羽池沒那麼鎮定,「就算是十階血脈的他,因為不熟悉空間秘術,恐怕也難以找到返回靈域的路徑吧?你說,我怎麼能不緊張?」

    「他會回到主人身旁。」柯蒂斯淡淡解釋一句。

    華羽池一怔。

    也是此刻。

    同梵妮莎講話的秦烈,在亂星界,看著那爆炸的傳送陣,不由冷哼一聲:「果然心機陰毒。」

    十階血脈的蜥蜴始祖,經過傳送陣的牽引,就在要進入磐殃界時,突然失去了方向。

    一霎后,蜥蜴始祖被扯入不知名的空間亂流,十階的巨蜥之身,被無數閃爍的異光覆蓋,突然間血肉模糊了。

    一扇星門,在蜥蜴始祖的身旁,驟然洞開。

    不斷被不知名的光芒利刃切割的蜥蜴始祖,全身刺痛,還以為這趟死定了。

    星門的閃現,令他神情大震,他也旋即明白即便是在域外的空間亂流內,秦烈依然可以接應他歸來!

    這是極其罕見神奇的能力!

    「咻!」

    蜥蜴始祖的巨蜥之身,從那星門內飛出,巨大的蜥蜴身子,隨處可見斑斑血跡。

    這個巨蜥一邊齜牙咧嘴怪嘯,一邊咒罵道:「該死的傢伙!那座通往磐殃界的傳送陣,專門坑害十階血脈者,還有達到域始境的人族武者!」

    剛剛,如果有更多的域始境,和十階血脈的異族強者,也在那座空間傳送陣內,他們會和蜥蜴始祖一樣,被甩到不知名的空間。

    其中的很多人,可能和蜥蜴始祖的遭遇一樣,被利刃般的流光切割。

    那個詭異的空間亂流,不屬於靈域,沒有任何天地力量可以借用。

    蜥蜴始祖在那兒,都感覺到無盡的絕望,知道如果沒有其它力量補充,他早晚都會被那些可怕的流光給凌遲。

    其他十階血脈者,域始境級別的武者,流落到那個地方,結果應該和他一樣。

    也是會最終化為血沫而亡。

    然而,因為有了秦烈的星門存在,因為他和秦烈締結了靈魂契約,他則是從那必死之地逃脫了出來。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