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四百五十四章 承諾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四百五十四章 承諾字體大小: A+
     

    華羽池面對繆怡姿時,畏之如虎,只是不斷訕笑。

    他從心裡懼怕眼前的女人。

    秦烈則不同。

    「繆姨,我行事自有分寸。」他淡然道。

    繆怡姿冷冷看了他一眼,視線一轉,目光又落在華羽池身上,「我聽說你最近都在打聽前往磐殃界的隱秘路徑?」

    華羽池滿臉乾笑,否認道:「沒有啊。」

    「沒有?」繆怡姿哼了一聲,道:「你別自作聰明。據我所知,如今磐殃界應該至少有一個域始境武者坐鎮,或許……就在等人自投羅網。」

    「怎麼可能?」華羽池悚然變色。

    秦烈眉頭一皺,道:「是誰?」

    「我也不知道是誰。」繆怡姿搖頭,「但我猜測應該有人注意到了這笨蛋的一些動作,所以才刻意做出的安排。」她瞪了華羽池一眼。

    顯然,她口中所謂的「笨蛋」,就是華羽池了。

    「那些人真正的目標,應該是你。」她隨後看向秦烈。

    「烈哥,我不知道……」華羽池急著解釋。

    秦烈擺擺手,示意他無需多言,道:「我豈會信不過你?」

    華羽池暗鬆一口氣。

    「他找到的那個前往磐殃界的路徑,應該是那些傢伙故意泄露的。」繆怡姿黛眉深鎖,「你要是和華羽池通過他的方法去磐殃界,我敢肯定你一過去,就要面對域始境強者的轟擊。韓茜那丫頭。應該就在磐殃界等候你的到來。華羽池和韓茜玩弄詭計,什麼時候贏過?他那一次不是被那女人耍的團團轉?你聽信他的安排,恐怕會和當年一樣,被那丫頭所害。」

    華羽池臉色尷尬,撓了撓頭,不知該如何是好。

    「情況我都說了,後面怎麼做。你自己衡量吧。」繆怡姿又道。

    秦烈慢慢點頭。

    繆怡姿深深看了他一眼,說道:「我相信以你今時今日的見識和心性,知道實際的局勢后,應該會有應對方針。」

    話罷,她輕輕側過身子,讓開了擋著的路。

    她竟沒有阻攔秦烈和華羽池離開。

    華羽池在她的奇怪舉動下,顯得很是錯愕不解。

    明明知道磐殃界那邊,布置著一個陷阱,她卻沒有強硬的阻攔。這讓華羽池萬分意外。

    他知道如果是以前,繆怡姿絕不會允許秦烈和他離開,尤其是在知道情況不對的時候。

    「多謝繆姨提醒。」秦烈誠懇道。

    他隨後示意了華羽池一眼,越過了繆怡姿,往空間傳送陣的方向而去。

    「你還愣著幹什麼?」繆怡姿冷哼。

    華羽池霍然醒悟過來,乾笑了兩聲。這次急急忙忙飛走。

    陳霖的身影。在他們倆不見以後,倏然閃現。

    「其實即便沒有你的提醒,小少爺也不會有事。」他遠遠看向秦烈消失的方向,眼中滿是信任,「今日的小少爺,有足夠的智慧和實力,去應對磐殃界的局面。韓茜那丫頭,弄出再多的陰謀和陷阱,在絕對的力量面前,最後都會顯得可笑。」

    「或許吧。」繆怡姿不置可否。「但知道具體情況,總歸更容易應對一點。」

    陳霖輕輕點頭,「這筆帳,就讓他自己料理吧,我們就不要參與了。」

    「真的沒問題?」繆怡姿道。

    陳霖淡然一笑,「不會有問題。」

    繆怡姿旋即不再多說。

    ……

    炎日深淵。

    以魔化以後的軀體,靜坐於本源深海的秦烈,突然睜開眼。

    他渾身骨骼一陣「噼啪」爆響。

    三米左右的魔體,隨著惡魔血脈的消褪,逐漸的收縮。

    一會兒后,他恢復成正常體型。

    從貝蒂、深藍等人離開算起,已經過了十來日,他利用這段時間,慢慢將洛克等人的惡魔心臟,以「噬魔」給消化融入體內。

    聚集在第二心臟的惡魔血脈,因此得到了眾多惡魔印記,他也洞悉了更多惡魔血脈的秘密。

    只是,洛克等人的血脈等階,僅僅只是八階。

    八階的深淵惡魔,達不到領主的級別,惡魔心臟內能存在的血脈秘術和力量,也極其有限。

    他沒有能依仗洛克等人的惡魔心臟,令體內的惡魔血脈,覺醒新的血脈天賦。

    他只是多獲知了深淵惡魔種族的一些隱秘而已。

    反倒是他的魂壇,在他靜坐本源深海的這段時間,內部的種種天地規則奧義,似通過本源深海,以某種他不理解的方式,在逐漸影響著炎日深淵。

    身為締造者的他,感知到在炎日深淵的一些區域,分散的深淵魔氣似在悄然發生著變化。

    有的深淵魔氣,逐漸變得炙烈如火,也有的深淵魔氣,則是極寒如冰霜。

    另外一些區域,空中的深淵魔氣衍變著,似醞釀著雷霆風暴。

    就連地底深處,重力場,似也在發生著奇妙變化。

    他烙印在魂壇內的力量奧義,在緩慢影響著炎日深淵,令這個新生的深淵層面,逐漸的適應他。

    與此同時,在炎日深淵發生改變時,他的靈魂,對各種力量規則的認識,似乎也在加深。

    這是一種互利雙贏的過程。

    他突然想起他爺爺的那番話……

    他的靈魂特殊,肉身也無比的稀罕,他壓根不需要和別的人族武者那樣,一步步去鑄造魂壇。

    他以本源晶面煉化的魂壇,雖然只有一層,但只要他慢慢去領悟力量奧義,去烙印更多的秘術心得。

    這一層魂壇可以發揮的力量和作用,到最後,絕不會弱於別人的九層魂壇。

    他的一層魂壇,和他的血脈,靈魂,炎日深淵,都有著緊密微妙的聯繫。

    他只需要用心鑽研領悟即可。

    這般想著,他站了起來,隨手劃開一扇星門。

    下一刻,他就在泊羅界現身,出現於庄靜的廂房。

    「主人。」庄靜驚喜道。

    他點了點頭,沒有多說什麼,一閃后便消失。

    庄靜神情失落,她停下了修鍊,走出了修鍊的密室。

    聽到聲響的藺婕,從另外一間密室出來,「他人呢?」

    「剛走。」庄靜輕嘆。

    藺婕的眼中,也流露出黯然,內心輕輕一嘆。

    很久以前,她還排斥成為秦烈的魂奴,不想失去自由。

    可隨著時間的推移,她早已改變了主意,已經通過庄靜數次暗示秦烈。

    然而秦烈卻熟視無睹。

    最近一些年,不只是她,連莊靜都很少見到秦烈了。

    「她並不屬於我們。」庄靜苦澀地笑了笑,道:「我們曾有機會抓住他,可惜運氣不佳,因為我們在一開始的時候,和他站在了對立面。也可能,在我們遇到他時,已經太遲了……」

    「誰能料到,三百年前那個聲名狼藉的他,會變成這樣?」藺婕無奈道。

    她們最近都在關注靈域中央世界的消息,知道秦烈已光明正大現身於擎天城,知道他得到了姬家、補天宮的認同。

    也聽說連人族的冰帝,都極為看中秦烈,視秦烈為秦浩之後,人族的另外一個新星。

    時至今日,秦烈其實已洗涮當年的惡名,神采飛揚地在靈域矚目登場。

    一時間,秦烈似成為了靈域人族,年青一代最耀眼的那人。

    她們為秦烈高興的時候,也有些惋惜,惋惜自己當時未能好好把握住。

    在她們惋惜時,秦烈來到了七靈島,身旁陪著的人是宋婷玉和唐思琪。

    「是不是很多人重返暴亂之地了?」秦烈詢問。

    宋婷玉笑著說:「是啊,聽說那邊安全以後,各大白銀級勢力,又陸陸續續遷移回去了。」

    「你們也可以回炎日島啊?」秦烈道。

    「我們不想回炎日島了,想直接去中央世界了,你看……行么?」宋婷玉臉蛋微紅。

    她已聽說秦家回歸擎天城一事。

    她和唐思琪兩人,覺得或許是時候和秦家的長輩見一見,確定一下身份了。

    唐思琪也忽地垂下頭。

    「等我再處理好一件事,就帶你們回擎天城。」秦烈承諾。

    兩女眼睛都忽地一亮。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