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四百四十七章 生命毀滅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四百四十七章 生命毀滅者字體大小: A+
     

    「奧克坦……」

    靈族的貝蒂,眼看著那一點幽光消失,神情忽然變得有些複雜。

    她伸出白皙纖柔的左手,點在那幽光消失之處,似在用心感知。

    一層層空間波紋,隨著她指尖的動蕩,逐漸蕩漾開來。

    「嗤!」

    一絲燼滅之光驚鴻一現后,又迅速沒了蹤影。

    秦烈的目光,則是突然聚集向那幽光之地,眼睛驀地一亮。

    他似看到了一望無盡的燼滅之海!

    在那流光飛射的燼滅之海內,似有無數的陰影生命涌動著,像是在孕育著新的生命。

    他下意識看向本源深海。

    一隻揮舞著小小羽翼的魔蟲,由本源深海內飛離,向和他們相反的位置飛去。

    「難道……」

    他忽然覺得陰影暗界的燼滅之海,可能和炎日深淵的本源深海一樣,也是孕育生命之地。

    只不過,本源深海孕育的乃是一個個低階的惡魔,而陰影暗界的燼滅之海,則是可能孕育出陰影生命。

    當然,這只是他的一個猜測。

    在沒有進入陰影暗界,沒有接觸到燼滅之海前,他不敢肯定他的猜測一定就是事實。

    他只是有了一個模糊的想法……

    他怔怔出神。

    「貝蒂姐,你好像有些失望,是因為奧克坦嗎?」深藍湊向貝蒂,好奇地詢問:「你來炎日深淵,不是說為了對付奧克坦嗎?他如今靈魂被扯入那陰影暗界。你不是應該高興嗎?」

    「高興?」貝蒂搖了搖頭。「他畢竟也是我們靈族的族人,而且還是除我們外,另外一個靈種,我其實不希望他死去。」

    深藍一臉不明。

    「天啟那老頭,也希望我將奧克坦生擒活捉,將他帶回靈族。」貝蒂道。

    「大賢者要他活著?「深藍醒悟道。

    貝蒂點頭。

    「主人!」

    也在此時,由極炎深淵而來的維塔斯。恭恭敬敬站在秦烈身前,鞠身行禮。

    秦烈愣了一下。

    維塔斯垂著頭,「我願和您締結主奴契約。」

    若非秦烈指喚虛渾之靈將他身上的燼滅之光剔除,他就算是蛻變為炎魔,釋放出再多的火焰,也必將被燼滅之光化為灰燼。

    他在哀求秦烈出手相助的時,所提出的條件,就是願意化身為奴,以追隨者的身份成為秦烈的奴僕。

    他現在是要兌現諾言。

    「主奴契約……」

    秦烈摸著下巴。皺眉思量著,在想主奴契約和魂獸的魂奴區別。

    當他思考這方面知識時,他體內的那些惡魔血脈,旋即變得活躍。

    許多隱秘的知識,直接從惡魔血脈內跳躍出來,化為他記憶的一部分。

    他於是立即知道了惡魔主奴契約的細節。還有締造的方式。包括和魂族魂奴間的區別。

    惡魔的主奴契約,要比魂奴寬鬆許多,沒有非常特別的限制。

    依照惡魔的主奴契約,如果維塔斯選擇成為他的扈從,他可以讓維塔斯為他而戰。

    但是,維塔斯的對手,必須是和維塔斯血脈等階相當的對手。

    一旦他要求維塔斯對付的傢伙,血脈等階超過維塔斯,身為扈從的維塔斯就可以拒絕。

    這意味著惡魔之主,也不能讓扈從去送死。不能安排扈從去對付超過能力以外的敵人。

    另外,一旦扈從的血脈等階,超過了惡魔之主,那主奴契約也會立即無效。

    而魂族的族人,收服的那些魂奴,則是真真正正的奴隸。

    魂奴,必須百分百聽從主人的命令,還需要交出一分靈魂本源印記。

    主人就算是讓魂奴去死,魂奴也要聽命行事,一切都按照主人的心意行事。

    魂奴沒有任何的自由。

    當然,魂奴也可以得到魂主的饋贈,給予魂力,還有種種靈魂修鍊的秘術。

    「主人……」維塔斯輕呼。

    「唔!」

    沉思中的秦烈,突然醒悟過來,然後激發惡魔血脈,伸手按在維塔斯胸口部位。

    他指頭冒出一滴鮮血。

    那一滴鮮血,烙印在維塔斯胸口部位,慢慢變幻著,最後化為「炎日」兩個惡魔古字。

    炎日,似乎就是秦烈的標誌,他的扈從和他締結主奴契約以後,就會被烙印上炎日兩字。

    維塔斯看著胸口的炎日兩字,以主奴契約剩下的儀式,以血脈將其裹住。

    半響后,維塔斯眼睛驟然一亮,他魔軀都微微一顫。

    一簇簇熾烈的火焰,從他炎魔之身上釋放而出,他體內的炎魔血脈,因秦烈烙下的那個印記,似覺醒了一種新的血脈天賦。

    「多謝主人!」他沉聲道謝。

    秦烈點了點頭,道:「炎日深淵還沒有完全成形,短時間內,我也不想大肆發展炎日深淵。你可以自由活動,可以任意出沒於其他的深淵層面,當我有需要的時候,我才會呼喊你。」

    維塔斯點頭表示明白。

    六大虛渾之靈,這時也相繼飛回來,他們歡呼怪叫了幾聲,重新沒入秦烈的眉心。

    這次,他們沒有去吞食各屬性的靈材,也沒有和秦烈嬉戲一會兒。

    似乎那些被他們吞入的燼滅之光,不但讓他們大飽口福了,還讓他們昏昏欲睡。

    他們一入鎮魂珠,秦烈以魂識感知時,發現他們果然陷入沉寂,似在慢慢消化那些詭異的燼滅之光。

    「那六個小東西是什麼?」貝蒂奇道。

    「沒什麼?」秦烈淡然道。

    從黑沼深淵過來的科恩,乃除維塔斯以外,另外一個還活著的惡魔。

    他剛剛的視線,也落在六大虛渾之靈身上,也是萬分好奇。

    他對燼滅之光,多少也有一點認識,也知道陰影生命的恐怖。

    他從未聽過,有什麼生命體可以以燼滅之光為食,他對那六個虛渾之靈,也有著無盡的好奇。

    「能以燼滅之光為食的生靈,我聽都沒有聽過。剛剛那個陰影生命,之所以會離開炎日深淵,我想也不是懼怕我們。」科恩沉吟了一下,道:「令他離開的……是那六個小東西。」

    此言一出,眾人的視線,不由自主地聚集在他科恩身上。

    「你要想活著離開炎日深淵,就最好將你所知的,關於陰影生命的事情說清楚。」秦烈眯著眼,臉色微冷。

    深藍和維塔斯,在秦烈這番話后,悄然將科恩圍住。

    科恩皺著眉頭,說道:「我父親去過陰影暗界。」

    「你父親?」貝蒂明眸微亮,忽地反應過來,「你父親是阿什納茲?」

    科恩點頭。

    貝蒂驚訝了一下,道:「原來你是他的血脈後裔,難怪了……」

    「我父親成為黑沼深淵排名首位的大領主以後,曾想方設法離開深淵,前往陰影暗界。他想收集一些燼滅之光,將其熔煉進血脈,增強血脈內的腐蝕力。」科恩嘆息一聲,「可即便是我父親,也差點死在陰影暗界,被其中那些強大的陰影生命殺死。他從陰影暗界回來以後,用了很長很長的時間,才恢復了血脈力量。」

    「他告訴我,陰影生命為所有血肉生靈的天敵,也是生命的最終毀滅者。」

    「陰影生命,以生命的靈魂為食,就像我們要吃肉一樣,他們也要吃靈魂才能活下來,才能擁有力量。」

    「他們的生命繁衍,也依仗著靈魂食物,所以他們永遠都在入侵別的域界天地。」

    「被他們入侵的天地,生命種族會滅絕,連域界都會化為陰影暗界的一部分。」

    「燼滅之光,就是陰影生命的武器之一。」

    「這種詭異的光芒幾乎可以腐蝕一切血肉!」

    「我父親嘗試將燼滅之光煉入體內,結果腸胃潰爛,十階的惡魔之體,都差點融為血水。」

    「他是自己斬斷了,他那將近三分之一沾上燼滅之光的魔體,才最終擺脫那可怕的邪光。」

    「按照我父親的說法,浩瀚星空,絕大多數的生命種族,有一天都可能會因陰影生命而滅絕。」

    「只有寥寥幾個種族,譬如沒有血肉的魂族,才有可能幸免於難。」

    「你擁有的那些可以吸食燼滅之光的奇異生命,如果數量眾多,或者單個極其強大,未來……可能會是星海眾生抵禦陰影生命的一個希望。」

    科恩目光灼灼地看向他,認真地說道。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