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四百四十一章 同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四百四十一章 同族字體大小: A+
     

    秦烈一直將索姆爾視為極大的威脅。

    炎日深淵還是本源始界時,索姆爾就在暗中攪弄是非,令神族、惡魔和靈族相互爭鬥,他自己則是坐收漁翁之利。

    索姆爾和奧克坦聯手以後,差一點就將深藍殺死,並奪取本源晶面。

    如果不是他運氣較好,或許那塊融入他魂壇的本源晶面,就成為了索姆爾手中利器了。

    最後,他融合本源晶面了,試圖擊殺索姆爾、奧克坦時,居然還失敗了。

    索姆爾、奧克坦當時流落到不知名的空間裂縫,他以為他恐怕再也不會見到兩人,以為他們必死無疑了。

    結果,兩人不但重返炎日深淵,血脈居然也都紛紛突破到八階。

    他們又重新成為了一個大威脅。

    索姆爾的陰損狡詐,比起那些八階血脈的惡魔來,要難纏太多。

    索姆爾不死,他和那些八階惡魔血戰,都會感到不安,不知道索姆爾又會施展什麼陰謀詭計。

    因此,在他來看,先殺死索姆爾乃目前最為緊要的大事。

    各大深淵層面的惡魔,一看他將索姆爾視為下一個對手,要麼矗立原地不動,要麼就遠離他和索姆爾的所在區。

    惡魔主動為他和索姆爾的戰鬥騰出了空間。

    「嗨,我來炎日深淵純粹只是當一個旁觀者的,我不是惡魔,我殺了秦烈也成為不了炎日深淵的締造者啊。」索姆爾一看那些惡魔紛紛為他和秦烈騰出空間,不由地叫嚷起來。「我就是想來看看而已。對他的惡魔心臟沒有興趣的。你們不會覺得,我會成為你們的威脅吧?」

    他扭頭看向一名八階的惡魔。

    那個惡魔還沒有魔化,看起來和人族的外貌一樣,只是紫發紫眸,體型略有些粗獷而已。

    「不管你有沒有興趣,我都想看到你先死。」那惡魔怪笑道。

    「這樣啊……」索姆爾幽幽道。

    「嗤嗤!」

    突地,一束亮晶晶的流光。如水晶珠線,從索姆爾身上飛出。

    那流光一瞬間飛落在怪笑的惡魔身上。

    怪笑中的惡魔,突地凄厲慘叫,沒有魔化的軀體,竟立即開始潰爛融化。

    「那是!」從黑沼深淵而來的科恩,看著軀體潰爛的惡魔,臉色陡然一變,喝道:「燼滅之光!是燼滅之光!」

    「咻咻咻!」

    索姆爾放聲尖嘯,高昂的嘯聲中。一束束如混合著冰晶渣滓的奇異流光,向附近的生靈飛去。

    眾多的惡魔,貝蒂,還有深藍,都在他的襲擊範圍。

    除了奧克坦沒有被攻擊外,離他接近的所有生靈。都被一道道奇異流光盯上。

    「燼滅之光!」

    靈族的貝蒂臉色一變。首次收斂了笑容,神情逐漸變得凝重。

    她拽著深藍的手臂,不管深藍同意與否,拉著她忽地飛逝向一邊。

    她活動在方寸之地,可那小小的空間內,卻出現無數細細的空間秘紋。

    彷彿她一直在不同的空間來回穿梭一般。

    那些被索姆爾釋放出來,奔著她和深藍而來的燼滅之光,尾隨著她和深藍的身影,在那些空間秘紋內來來回回,壓根不能碰到她一片衣角。

    「嗤嗤!」

    其它的一些惡魔。沒有她和深藍那般好運,有不少都被那些流光給追上,被沾上了那些流光。

    只是沾上零星半點的惡魔,也吃痛的厲嘯著,軀體在一點點潰爛。

    「滋味如何?」索姆爾陰惻惻地問道。

    那個最先和他講話的惡魔,就這麼一會兒功夫,連骨骸都在融化了,明顯活不了多久。

    他一邊講話,一邊分散魂念,暗中操控著那些流光。

    每一束流光中,都蘊含一縷他的靈魂念頭,他通過那一縷縷的魂念,指引操控著流光。

    一束束流光,在他的掌控下,靈巧如蛇的游弋在空中,去追逐四處逃散的惡魔。

    其中最粗的幾道流光,在他的靈魂御動之下,則是沖著秦烈過來。

    「燼滅之光……」

    秦烈所在的風暴漩渦,此刻停止了呼嘯挪移,而是靜靜懸浮在灰暗天穹下。

    他冷冷看著索姆爾,嘴角浮出一絲譏笑,默然靜候那些流光的到來。

    「咻!」

    一道屬於他的精神魂線,如利刃,突射向那些飛向他的燼滅之光。

    只見那一道道奔著他而來的燼滅之光,如忽地燃燒開來,內部火光飛濺。

    索姆爾突然悶哼一聲,臉色也猙獰扭曲,眼中滿是不敢置信。

    「你,你怎麼……」

    他的幾縷靈魂念頭,竟然在燼滅之光內,被秦烈的魂刃所斬斷。

    他乃魂族族人,那一具寄宿的惡魔軀體毀去了,對他也沒有什麼傷害。

    魂族族人,靈魂的受傷,才是真正的受傷!

    秦烈所針對的,就是他的靈魂意識,而不是惡魔之身。

    而且還是他藏匿在燼滅之光內的魂識!

    這不符合常理!

    一束束奔著秦烈而來的燼滅之光,失去他魂識的主導以後,如晶亮的彩帶懸浮空中,一動不動。

    那燼滅之光離秦烈的風暴漩渦只有五米。

    秦烈突然一笑,眸中異光一閃,那一束束燼滅之光,突然由停滯重新活動。

    那些燼滅之光都飛向了秦烈所在的風暴漩渦。

    索姆爾臉色又是一變。

    他紫色的眼瞳,閃現出碧綠色的光焰,他深深看向秦烈,突然似有明悟。

    「原來是同族……」

    這一刻,他百分百肯定秦烈的靈魂,也是一個魂族!

    能夠御動燼滅之光,並且可以以魂念來斬殺他魂念的傢伙,十有八九和他一樣都是魂族!

    聯繫起鎮魂珠的存在,索姆爾終於意識到他的對手,或許根本就不是一個惡魔,也不是他認為的神族。

    而應該是他的一個同族族人!

    「奧克坦!」索姆爾輕喝。

    「呼!」

    奧克坦的身影,隨著他的話落,突然就閃現出來。

    「燼滅之光對他沒有用,只能以八階的血脈力量,將他殺死與此了。」索姆爾臉色深沉道。

    就連在面對奧克坦時,他也沒有透露他認為的秦烈的「真實身份」,他不想奧克坦知道秦烈的秘密以後,在將來四處亂說。

    「你想讓奧克坦殺我?」秦烈咧嘴一笑,「有沒有想過你為我送上的禮物,能夠對奧克坦造成多大的傷害?」

    那一束束飛入風暴漩渦的燼滅之光,隨著他的笑容,靈動的飛旋著。

    似和風暴漩渦融入到了一起。

    奧克坦看向那些燼滅之光,臉色一沉,明顯猶豫起來。

    秦烈則是咧嘴嘿嘿怪笑。

    在蜥蜴族域界時,繆怡姿無意中撕裂空間之門,就吸引了一部分燼滅之光來。

    那時,他就是通過釋放出靈魂,以純粹靈魂的形態御動了燼滅之光,形成了一具流光之身,才讓蜥蜴始祖大吃苦頭。

    他魂族的零碎記憶,還有虛渾之靈的一部分記憶,令他知道了燼滅之光的來歷。

    燼滅之光,存在於燼滅之海,而燼滅之海乃陰影暗界的一處神秘禁地。

    任何的血肉生命,一旦不慎掉入燼滅之光,都會一息間融化消失。

    只有純靈魂形態的魂族,才有可能在燼滅之海生存下來,而他的魂族記憶,則是有一些御動燼滅之光的辦法。

    之所以如此,是傳言魂族的御魂大帝曾去過燼滅之海,領悟了那兒的奧妙。

    他的靈魂傳承,來源於魂之始祖,而魂之始祖就是御魂大帝的第一個兒子。

    就是因為這個原因,他的靈魂記憶一角,有關於御動燼滅之光的方法。

    索姆爾得到的奇遇,和燼滅之光有關,索姆爾自以為能憑藉著燼滅之光,在炎日深淵輕易殺死他。

    可惜,索姆爾顯然又一次失策了。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

    玄渾道章朕有子民千千萬都市神級高手超級微信天生至尊
    不朽神途農女有田:娘子,很彪悍英雄聯盟之從小兵開始凌天戰尊超級黑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