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四百三十九章 以一人換一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四百三十九章 以一人換一界字體大小: A+
     

    在沒有深淵之主的時代,下八層煉獄的八大惡魔君主,就是一百零九層深淵最強大的惡魔!

    同為十階血脈,其它深淵層面排名首位的大領主,也絕非煉獄那八大惡魔君主的對手。

    而且實力的懸殊還極大!

    此刻,聚集在炎日深淵通道口的那些惡魔,等階大多在九階和十階。

    就算是十階的大領主,也不是各大深淵層面排名首位的大領主,而是排名靠後的那幾位。

    他們和惡魔君主的實力差距就更大了。

    就是因為這樣,當鬼祭煉獄的惡魔君主,突然在通道口現身時,所有聚集於此的惡魔都被驚動。

    他們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竟然將下八層煉獄的惡魔君主給吸引過來。

    裹著濃郁深淵魔氣的鬼祭君主,巨大的魔影,如始終都在變幻著,顯得模糊難辨。

    可從他身上傳來的恐怖氣息,卻讓每一個惡魔都明白,那是如假包換的惡魔君主。

    「我的一個兒子死在了炎日深淵。」模糊不清的鬼祭君主,停留在深淵通道口,以古老的魔語沉聲喝道。

    臨近的那些九階、十階的惡魔,聽到他的喝聲,都下意識後退。

    只是一霎,在鬼祭君主的周邊,已騰出了一大片空白位置。

    他們不確定鬼祭君主將會幹什麼,為了防止受到他怒火的波及,離他盡量遠一些。絕對是比較明智的選擇。

    「不過。我的孩子有很多,八階血脈層次的,也還有幾個。」鬼祭君主所在的濃郁魔氣內,一簇簇魔氣瘋狂翻騰著。

    「死了的孩子,就是廢物,沒有一點價值。只有活著的,並且能夠成為炎日深淵締造者的傢伙。對我來說才有價值。」

    「洛剋死了,這是你們三個的機會,只要你們中誰殺了那個締造者,吃了他的惡魔心臟,我就扶持他在炎日深淵站穩,讓他有機會和我一樣,也成為下八層煉獄的一名惡魔君主。」

    「呼呼呼!」

    那些魔氣突然變得狂暴,三道和洛克一樣有著巨大蟒尾的身影,突然從中飛出。

    他們咆哮著沖向了前往炎日深淵的通道口。

    「我有幾百個血脈後裔。分佈在各個血脈層次,混合了各種血脈,死上十來個孩子對我來說,都算不得什麼,你們不用緊張。」鬼祭君主突然嘿嘿一笑。

    那些警惕看向他的惡魔,聽他這麼一說。都稍稍鬆了一口氣。

    「血脈沒有突破到九階。沒有成為領主的血脈後裔,都只是廢物罷了。」他似冷冷看向深淵通道,漠然無情地說道:「如果不是炎日深淵特殊,對進入者的血脈限定在八階血脈,我才懶得去管那些八階的廢物。」

    這般說著,鬼祭君主的身影,在深淵通道口內,突然急劇收縮。

    只是一霎,他那巨大的魔影,就變成了一個小黑點消失。

    他的氣息全部不見。

    在他離開許久以後。那些九階和十階的惡魔,才重新慢慢靠攏過來,再一次匯聚於通道口。

    過了一會兒。

    一團熾烈的火焰,如燃燒的太陽一般,突地從遠方飛來。

    從那熾烈的火焰內,傳來了驚人至極的火焰能量氣息,令附近的惡魔都感動恐懼。

    那些惡魔紛紛退避。

    「呼!」

    巨大的火焰光團,就在不久前鬼祭君主離開的位置出現,那火焰光團變化著,漸漸形成了一個流光溢彩的炎界。

    「烈焰家族的族長!」

    「烈焰昭!」

    「他怎會過來!」

    眾多惡魔尖叫起來。

    只見從那燃燒的炎界內,走出了烈焰家族現任族長烈焰昭,他倏一閃現出來,就吩咐道:「去吧!」

    「咻咻!」

    乾煋和流漾的身影,旋即從炎界內飛出,化為兩道流光,瞬間消失於深淵通道內。

    烈焰昭所在的炎界,洶湧燃燒著,大大咧咧地停留在深淵通道口。

    眾多的惡魔,看著神族烈焰家族的族長親臨,都怒聲叫罵,卻沒有一人冒然衝擊上來。

    他們顯然知道烈焰昭的實力非凡。

    炎日深淵。

    乾煋和流漾一從深淵通道內冒出,就停留在原地不動,只是釋放出自己的心神和意識。

    身為締造者的秦烈,仍然在本源深海附近,一邊以風暴漩渦內的魔氣恢復著血脈能量,一邊暗暗觀察著那些虎視眈眈的惡魔。

    他樂意看到這樣的場面。

    突然間,他體內的烈焰血脈為之一動。

    他眯著眼,皺眉感受了一下,察覺到了乾煋和流漾的存在。

    「他們為何會過來?」他臉上滿是異樣。

    他看向索姆爾和奧克坦,還有眾多暫時沒有輕舉妄動的惡魔,倏地分神。

    一縷凝聚了他靈魂意識的念頭,橫跨了空間距離,就在深淵通道口出現。

    那個靈魂念頭衍變著,慢慢化為一縷他的靈魂幽影,「你們為何會在?」

    乾煋看到這一縷幽影,就知道他分出了一縷靈魂過來,微微一笑,道:「你肯見我們就好。」

    秦烈的魂影,深深看著他們,回應道:「我始終將你們視為朋友,從未變過。」

    流漾眼睛微紅,道:「我們受族長的囑託而來。」

    「族長?」秦烈愕然。

    「不是你外公,而是現任烈焰家族的族長烈焰昭,他讓我們捎一句話給你。」流漾說道。

    「什麼話?」秦烈也好奇了。

    「如果你肯回烈焰家族,肯去神族的族地,去見族內的那些長老,我們就放棄對靈域的征伐。」乾煋深吸一口氣,一臉肅容,「這是五大族長和那些族老商議后,讓我們轉達的消息。只要你同意,他們可以保證絕不再犯靈域,以後也不會!」

    秦烈轟然一震。

    他萬萬沒有想到,在玄冰家族的寒澈返回神族以後,神族內部達成一致的意見,竟然是這個。

    以他一人,來換取整個靈域的平安!

    直到目前為止,他也認為如今靈域各族的實力,不足與抗衡神族。

    三帝辛辛苦苦謀划,將玄冰家族困住了,也只是要挾神族,和他們談條件。

    顯然三帝也不看好和神族的戰鬥。

    神族的到來,一直是靈域百族最恐懼的事情,讓靈域各族都覺得無力抗拒。

    如今,神族各大家族的族長和族老,為了他,竟然願意放過入侵靈域。

    以他一人換取靈域百族的太平。

    他忽地有些茫然失措。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