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四百三十五章 原始廝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四百三十五章 原始廝殺字體大小: A+
     

    以濃郁魔氣凝成的風暴漩渦中,秦烈眼神冷漠,一邊挪移著,一邊看向周邊。

    貝蒂,深藍,許多的惡魔,那些一個個或明或暗的外來者,沒有一人可以躲避他視線的搜查。

    從極炎深淵而來的維塔斯,自然也是被他一眼辨認出來,但他只是微愣了一下,視線就從維塔斯身上移開。

    在眾多的外來者之中,從極炎深淵而來的維塔斯,並不顯得特別出眾。

    而且,維塔斯體內更加恐怖的血脈,至今尚未覺醒。

    他和魂獸記憶融合以後,對深淵一些隱藏的秘密,有了一些認識。

    他知道下八層煉獄中,有一層被一個十階的魅魔統領,那魅魔乃是真正的惡魔君主。

    維塔斯的父親弗洛里斯,只是一個九階的領主,應該也沒有機會潛下八層煉獄,所以弗洛里斯也不知道在下八層煉獄中,有一個強大的魅魔。

    他當年和維塔斯一戰時,知道維塔斯體內有著一半魅魔的血脈,還稍稍感到驚奇。

    他原先還將維塔斯視為一個潛在的威脅。

    時至今日,他早已今非昔比,在本源始界都征戰過一番,同迪迦這樣的惡魔君主直系血脈後裔,也有過戰鬥。

    神族的浩桀,明煦,靈族的深藍、奧克坦,魂族的索姆爾,都與他有了複雜的交集。

    隨著眼界的開闊,自身實力的提升,他已經不再將維塔斯視為潛在威脅。

    即便是維塔斯立即覺醒那魅魔的隱藏血脈。他也不會覺得維塔斯。真的能對他構成什麼威脅。

    因為迪迦,奧克坦,浩桀那些的強大對手,實力都不會弱於惡魔君主的子嗣。

    維塔斯就算覺醒了隱藏血脈,也只是迪迦、奧克坦,還有眼前洛克一般的實力層次。

    這種層次……他已可以從容應對。

    站在風暴漩渦之心,以審視目光打量四周的他。也被那些外來者觀察者。

    魔化以後的他,肩部,肘部和膝部,突出了鋒銳利刺,全身覆蓋著紫黑硬甲,整個人顯得猙獰殘酷

    他眼瞳內閃爍的魔光也是冰冷無情。

    在維塔斯還有其他外來者眼前,他這個炎日深淵的締造者,神秘而危險。

    沒有一人膽敢小瞧他這個只有八階的締造者。

    尤其是,從鬼祭煉獄而來的洛克。明顯靈魂大傷,顯然剛剛被他重創。

    一個惡魔君主的強大後裔,都被他給傷到,他的實力自然也就贏得了那些外來者的尊重。

    「他是我的對手!」

    洛克看也沒看那些外來者,他身上那一塊塊鱗甲,甲片上魔光大盛。

    他那條巨大的蟒尾。瘋狂甩動著。傳來「啪啪」的爆響。

    一股極其強大的血脈能量波動,從洛克的體內,瞬間迸發出來。

    一霎后,洛克化為一道魔光,直接沖入那個風暴漩渦。

    「嘭!」

    秦烈集結濃郁魔氣形成的風暴漩渦,在洛克進入以後,竟突然崩滅。

    兩個魔化以後的惡魔,就在灰濛濛的天空,開始以魔軀進行血肉互博。

    「砰!咚咚!」

    點點碎光,如絢爛的紫色煙花。從兩個魔體接觸點爆發。

    一眨眼功夫,魔化后的洛克和秦烈,肢體已碰擊了近百次。

    「啪!」

    洛克巨大的尾巴,重重抽擊在秦烈的后腰,秦烈如被巨型戰車轟擊正著,后腰一陣火辣辣的痛。

    「當!」

    他膝部的尖刺,刺在洛克胸口的鱗甲上,那鱗甲火星迸射。

    兩人的魔體,糾纏著,手臂交錯時,光芒如織。

    他們從半空突然墜落。

    「轟!」

    跌落在茂密深淵魔植物叢的兩人,繼續瘋狂廝殺著,如兩頭髮瘋的魔獸。

    隨著他們戰場的轉移,那片深淵植物茂密的區域,一株株要命的植物化為飛絮。

    那塊堅硬的大地,也在短短時間內,多出了幾十個人形巨洞。

    那些巨洞都是他們隨意踏出來的。

    這才是惡魔喜歡的戰鬥方式。

    深淵惡魔一族,幾乎各個魔軀如鐵石,在他們的血液內流淌著這種最直接乾脆的戰鬥本能——近身纏鬥。

    秦烈魔化以後的軀體,鋒利的指甲,肩部、肘部和膝蓋的棱刺,都是他天然的攻擊器物。

    洛克的蟒尾,力大無窮,且蘊含著可怕的纏繞力。

    秦烈被那條蟒尾一勒住,就會陷入被動,被洛克纏的喘息困難。

    這時,他往往將所有最鋒利的攻擊,往洛克的脖頸、眼睛和面部招呼。

    因為洛克在那些位置上沒有天然的鱗甲護體。

    一會兒工夫,在秦烈和洛克的身上,已布滿了血淋琳的傷痕。

    他們戰鬥時,身上的傷口越來越多,也有的傷口,在他們恐怖的恢復力之下,戰鬥時已在結痂。

    他們都沒有去動用血脈天賦,他們以深淵惡魔種族最為認同的古老方式廝殺,從天上撕扯到地下。

    像是兩頭嗜血的魔獸。

    「嘭!」

    又是一次正面碰擊后,他和洛克分開來,站在布滿坑坑窪窪大洞的地面上。

    兩人魔光攝人的眼瞳對視。

    洛克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跡,只覺得渾身的肉筋都在抽搐著,他那條始終甩動的蟒尾,這時也拖曳在地上。

    他全身只要沒鱗甲覆蓋之處,都是鮮血淋漓,就連很多鱗甲也都碎裂了。

    秦烈的情況也差不多。

    他肩膀的和膝蓋處的棱刺,已經斷裂了幾根,身上也是布滿了交錯的血痕。

    尤其是後背處,一片被蟒尾纏繞處,已血肉模糊。

    仔細去看,能看到那片血肉之下,蠕動的筋脈,還有閃爍著魔光的骨頭。

    這當真是傷的深可見骨。

    「噗!」秦烈吐出一口污血,嘿嘿低笑著,道:「有趣!」

    這是他以魔化以後的魔體,以深淵惡魔一族最喜歡的方式,和另外一個高階的惡魔血戰。

    純粹的肉身廝殺!

    他就是要通過這樣的戰鬥,去熟悉魔化以後的身體,認清深淵惡魔的魔體究竟多麼的強大。

    此戰過後,他終於明白惡魔之身,比起他的蛻變后的神族之體,在肉身強硬度上的確穩勝一籌。

    他激發神族血脈,完成蛻變以後,肉身也經歷過一次淬鍊巨變。

    只是,他蛻變以後的神族之身,主要是為神族血脈服務,能大幅度提升神族血脈的活躍度。

    神族之身對肉身的增幅絕對沒有惡魔之身強大。

    惡魔之身,在完成魔化時,會消耗大量的惡魔血脈能量,去儘可能強化身體。

    魔化以後的惡魔,可能已消耗了大量的血脈能量,這使得魔化以後的身體,變成了一件如兵刃寶甲般的利器。

    所以惡魔從不懼怕近身血戰!

    魔化后的惡魔,全身堅如鐵石,擁有超級變態的自愈力,沸騰的血脈令他們的戰鬥潛能激發,渾身都是鋒利的武器,抗擊打能力強悍數倍。

    在域外各族中,都流傳著一個說法——不要和魔化后的惡魔近身激斗。

    這是一個至理名言。

    魔化后的惡魔,近戰之可怕,乃公認的各族之首。

    在洛克喘息時,秦烈一邊嘿嘿怪笑著,一邊往洛克走來。

    「深淵規則是公平的,我身為締造者需要面對所以外來者的挑戰,可身為締造者的我,在這一層深淵的恢復力,也超過外來者數十倍。」秦烈一邊走,一邊說道:「這讓我擊殺一個對手后,能在極短時間內恢復力量,然後去面對下一個挑戰者。」

    他講話時,之前因洛克的到來,突然崩滅的風暴漩渦,又神奇地在他身旁環繞而出。

    由濃郁魔氣形成的漩渦,圍繞著他,為他這具消耗過多的魔體,注入了精純的魔氣。

    他的魔體迅速變得生機勃勃。

    反觀洛克,依然是剛剛的樣子,分明還沒怎麼恢復。

    「想殺我,必須要一鼓作氣,不能給我第二次喘息的機會。」秦烈搖了搖頭,道:「你錯過了最好的機會。」

    他和那巨大的風暴漩渦,突地湧向洛克,洛克躺在地上的軀體,被那漩渦猛地吸入。

    巨大的風暴漩渦緩緩升天。

    「下一個是誰?」秦烈沉喝。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