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四百三十四章 器物碰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四百三十四章 器物碰撞字體大小: A+
     

    秦烈一臉匪夷所思地看向洛克手中那柄劍。

    相隔數百米,他只看到洛克那柄利劍的劍尖,有一點魔光閃現。

    他並沒有看到魔光飛離劍尖。

    然而,在他胸口上,卻有一個孔洞無比清晰地顯現出來。

    一縷縷鮮血從那孔洞內往外流淌著,不論他如何以血脈能量控制,都阻止不了鮮血的流溢。

    他神情驟然變得無比凝重。

    那柄以十階大領主脊椎煉製的利劍,從劍尖暴射的魔光,似無視空間阻隔,具有可怕至極的穿透力。

    「噗!」

    一聲異響,從他後背傳來,一點魔光透射而出。

    他禁不住悶哼一聲。

    不久前,他以肘部的棱刺,以血脈的金輝天賦,將科恩一邊的惡魔羽翼穿透了一個血孔。

    他沒想到同樣的傷創會那麼快也在他身上發生。

    「如何?感覺到疼痛了么?」洛克嘿嘿低笑,手中那一柄和他肉筋相連的利劍,隨著他的笑聲重新調整著方向。

    秦烈的眉心突然灼熱刺痛。

    一點黑芒,從秦烈眉心內閃現,眉心皮肉下的鎮魂珠,似忽然感知到危險。

    秦烈瞬間明白過來。

    洛克手中的那一柄利劍,調整了方向以後,目標對向了他的眉心!

    穿透了眉心,也就穿透了他的腦殼,他靈魂會立即崩滅。

    靈魂一滅,洛克就能輕易來到他身旁。將他的惡魔心臟挖出來。

    在洛克的眼中。他乃百分百的深淵惡魔,洛克沒有洞穿他的惡魔心臟,顯然是想要囫圇吞下。

    洛克認為,只有完整吞下那一顆心臟,他才能成為新的深淵締造者。

    這也是他第一次出手,沒有瞄準秦烈心臟部位,沒有去洞穿他心核的原因。

    幾乎絕大多數的生命種族。心臟和靈魂都是最核心的部位,也是敵人眼中的重中之重。

    洛克不能洞穿他的惡魔心臟,自然就將下一個目標,放在他靈魂所在的腦域。

    所以他才瞄向了秦烈眉心部位。

    只是,他永遠不可能想到,在秦烈眉心皮肉下,藏著被魂族視為聖器的鎮魂珠。

    當鎮魂珠感知到威脅,立即變得熾熱時,秦烈也感到了刺痛。

    洛克卻渾然不覺。

    他繼續向那一柄利劍內。注入他的血脈能量,繼續以同樣的方法下手。

    一點魔光又從利劍的劍尖閃爍而出。

    洛克以心神低喝。

    他突地看到數百米之外的秦烈,雙眸變得幽深如黑洞,充滿了神秘。

    之後,他看到在秦烈的眉心,猛地爆出純粹的黑芒。

    在他的眼中。那黑芒似驟然脹大。如真的衍變為一個深邃黑洞。

    下一刻,一股他無法想像的靈魂震蕩波,就在他腦海轟然爆開。

    「轟!」

    洛克身形巨震,瞬間七孔流出紫血,嘴角的鮮血更是駭人。

    他眼中攝人的光芒,一下子就變得黯然,明顯是靈魂受了重創。

    「啪!啪啪!」

    他握在那一柄利劍上的手,一根根纏繞在劍柄的肉筋,竟一一綳斷。

    筋脈混合著鮮血從那劍柄上濺射而出。

    覆蓋洛克全身的魔紋,停止了涌動。他那條長長的蟒尾,也不再用力甩動。

    洛克滿臉驚懼,他死死瞪著秦烈的眉心,似想要看出裡面究竟藏著什麼。

    可惜,他只能看到一點黑芒,不斷收縮著,最終消失於秦烈眉心的皮肉下。

    秦烈眼瞳內幽幽異光,也逐漸的消散,重新化為了暗紫色。

    「不錯的一柄劍,以我們靈域器物的等階來看,應該是達到神級了。」他語氣淡漠,那一具隱沒在風暴漩渦的魔體,慢悠悠移動起來。

    他一動,以他為中心飛旋的風暴漩渦,也跟著他一起移動。

    猛一看,那風暴漩渦,如天穹張開的漆黑巨口,似要將洛克吞沒入腹。

    隨著秦烈的移動,繚繞在附近的深淵魔氣,也瘋狂地湧入,更添秦烈的氣勢。

    不單單洛克,連洛克身後極遠之處的那些重甲惡魔,眼看著秦烈不斷蓄勢,那風暴漩渦越來越恐怖,也都明顯焦急了。

    他們不由自主地向洛克靠近。

    「全部給我停下!」洛克以沙啞的聲音低吼。

    「小主人!」一名鬼祭煉獄的重甲惡魔急著要勸說。

    「你難道以為我輸了?」洛克回頭暴喝。

    那名本欲勸說的惡魔,一看他的神情,只能原地停住。

    「不是從自己身上長出來的東西,果然是不能太依賴。」洛克齜牙咧嘴地嘀咕道。

    他將那柄奇怪的利劍收起,一邊活動著四肢,一邊大口大口的呼吸。

    他重新調整。

    也在這時,更多進入炎日深淵的外來者,相繼在本源深海附近顯現。

    有的大大咧咧地懸浮在天空,和貝蒂深藍一樣,在空中觀察著秦烈和洛克之戰。

    也有的惡魔,潛藏在那些高聳的深淵植物叢內,以血脈和靈魂之力,悄悄留意著那場戰鬥。

    他們中的很多惡魔,都是聽到了洛克魔化時的咆哮,被嘶吼聲給吸引而來。

    又有一部分來客,感知到這邊戰鬥時產生的巨大動靜,嗅到了惡魔血脈沸騰的氣息,所以找了過來。

    陸陸續續冒出的傢伙,大多數都是惡魔,也有幾個別的異族。

    這些人,膽敢無視洛克的警告,在明明感知到洛克血脈氣息以後,還尋上門來,足以證明他們實力非凡。

    「越來越多了……」

    空中,黑沼深淵的科恩,眼看一個個氣息強大的傢伙,或明或暗的接近,眉頭漸漸皺起。

    他從其中的一些傢伙,感知到不弱於他的血肉氣息,這意味著有幾人實力和他相近。

    科恩看了看貝蒂,又看向那些鬼祭煉獄的重甲惡魔,忽然低低嘆息一聲。

    他其實已暗暗放棄。

    「怎麼會是他……」

    一個提著火焰巨斧的高階惡魔,遠遠站在半空,看了一眼秦烈后,神情微變。

    他是極炎深淵的維塔斯,是惡魔領主弗洛里斯的兒子,他有著一半炎魔血脈,一半魅魔血脈。

    在極炎深淵時,他還曾和秦烈有過一戰,只是在他和秦烈沒有分出勝負時,就被他大哥埃弗里插手干預了。

    之後埃弗里被秦烈所殺。

    雖然埃弗里死了,可維塔斯因為有著一半魅魔血脈,他在弗洛里斯的那些血脈後裔眼中,依然是低賤的傢伙。

    連深淵領主弗洛里斯也沒有將維塔斯這個後裔當一回事。

    不久后,烈焰家族的九階血脈強者,對弗洛里斯動手,最終將弗洛里斯殺死。

    那些以弗洛里斯為首的炎魔一鬨而散,維塔斯僥倖存活下來,在一些老炎魔的指引下,進入了深淵通道,試圖去別的深淵層面遊歷,來增進自己的見識。

    他得知深淵誕生一個新的深淵層面,意識到這是一個契機,加上他最近血脈也突破到八階,也就冒著危險闖入了炎日深淵。

    他怎麼也沒有想到,炎日深淵的締造者,竟然會是秦烈。

    雖然秦烈如今乃是惡魔之身,可是和秦烈有過一番激戰的他,還是敏銳地辨別出了秦烈的身份。

    「他不是神族么?」維塔斯一頭霧水。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