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四百三十二章 煉獄惡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四百三十二章 煉獄惡魔字體大小: A+
     

    本源深海附近的深淵魔氣,突然間變得雜亂無序,分散的魔氣悄悄匯聚。

    短短時間內,眾多濃郁的魔氣,竟然都聚集在新來者身旁。

    秦烈和黑沼深淵的科恩,一見又有攪局者加入,立即暫停了戰鬥。

    他們都皺眉看向來人。

    科恩低垂著頭,只是望了一眼來人,便微微變色,道:「你從鬼祭煉獄而來?」

    那個身穿華貴衣衫,裸露在外的皮膚,都布滿詭異魔紋的高階惡魔,以古老的深淵禮儀鞠身行禮,咧嘴燦然一笑,介紹道:「我叫洛克。」

    科恩臉色愈發凝重,「鬼祭君主的子嗣?」

    自報姓名的洛克,笑著點頭。

    科恩皺著眉頭,那一對鋸齒般的巨大惡魔羽翼,依然在慢慢扇動著。

    然而,先前從惡魔羽翼上分泌出來的黏糊紫色毒液,這時候居然重新沒入他惡魔羽翼內。

    他似不急著和秦烈動手了,一邊慢慢聚集著深淵魔氣恢復,一邊好奇地看向洛克,「你也是為他而來?」

    洛克眼睛一眯,眸中突有一片片魔紋滋生,一種洞徹人心般的窺探異力,從他眼瞳內發出。

    他深深看向秦烈。

    秦烈體內的惡魔血脈,被他的目光一看,驟然變得洶湧沸騰。

    一圈圈紫色魔光,自然而然地從秦烈體內釋放出,形成一個如倒扣海碗般的光罩,把秦烈牢牢護住。

    洛克收回目光。低聲嘿嘿一笑。說道:「秦烈是吧?」

    「嗯。」秦烈點頭。

    「我從下八層深淵煉獄而來,我父親乃是鬼祭君主。不久前,我和我父親去過九幽煉獄,見過九幽君主流落在外的一個女兒……」話到這兒,洛克停頓了下來。

    秦烈眼中神光一閃。

    「她叫凌語詩,你應該認得吧?」洛克的臉色,漸漸陰沉下來。眸中醞釀著暴戾和血腥,「你當然認得她!我父親帶著我親臨九幽煉獄,是希望讓我和那個凌語詩聯姻,希望兩大君主的血脈能夠在未來結合!連那九幽君主,對此事都明顯流露出興趣,可他那個名叫凌語詩的女兒,卻說她早有婚約在先!她指明的那個人,就是奪取本源始界的傢伙,就是你吧?」

    洛克身後。那些身旁重甲,全身都被重甲覆蓋的惡魔,一個個低聲咆哮。

    一股蒼茫遠古的深淵密語,似通過他們的咆哮,震蕩在炎日深淵。

    空氣中,許許多多肉眼不可見的魔紋。如海浪般蔓延開來。

    秦烈和科恩。聽著那些鬼祭煉獄重甲惡魔的咆哮,都眼神凝重。

    他們不得不催動血脈力量,去抵禦浪濤衝擊一般,一次次抵禦著蕩漾而來的魔紋波動。

    「不錯,凌語詩和我早有婚約在身。」秦烈伸出一隻手,以掌心按在胸口,另外一隻手點在額頭,雙眸逐漸變得刺目,「你有什麼意見?」

    一股股匯聚向洛克,還有他身後麾下的濃郁魔氣。隨著他簡單的兩個動作,突然倒卷而回。

    魔氣如一條條紫色蟒蛇,一瞬間,全部游弋向秦烈。

    濃稠的魔氣,以他為中心,瘋狂的飛舞著,似形成了一個巨大漩渦。

    而他的身體就是漩渦的中心!

    「我有什麼意見?你說我有什麼意見?」洛克獰笑,「那個九幽君主的女兒,覺醒了他的魂獄血脈天賦,那個天賦是九幽君主最為核心強大的力量!如果我能和她聯姻,我可以利用那個強大的血脈天賦,強大我的力量!我可以通過她的血脈力量,令我的血脈更進一步,真的有望在未來進階到十階大領主,成為鬼祭煉獄的君主!」

    「哦,然後呢?」秦烈站在巨大的黑紫色漩渦中心,如一塊萬年不化的寒冰,「然後她和九幽君主一起拒絕了你們?」

    洛克突地發出野獸般的嘶吼,「她說我不如你,不配和她的血脈結合!」

    秦烈點頭,認真地說道:「本就是如此。」

    洛克嗷嚎狂叫。

    無數詭異的魔紋,無比清晰地從他身上浮現,他穿著的那一身精美華貴衣衫,瞬間被他爆發的血脈力量化為灰燼。

    赤身裸體的洛克,在半空瘋狂嚎叫著,看似頎長纖薄的軀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膨脹魔化。

    「你們不要插手,我要親手撕碎他,將他的惡魔心臟一點點吞下!」洛克嘶吼道。

    他身後那些重甲的惡魔,聞言一聲不吭,只是默默往後退了一截。

    顯然,他們對洛克的實力無比的自信,相信鬼祭君主的血脈後裔,在別的深淵層面擁有絕對的優勢。

    一般而言,下八層煉獄的惡魔,同階的血脈都要強大一些。

    而惡魔君主的血脈後裔,比起別的深淵層面大領主的後裔,也公認要強大一籌。

    這也是來自於黑沼深淵的科恩,一確認洛克由鬼祭煉獄而來后,就神情凝重的原因。

    此地是新生的炎日深淵,而不是孕育科恩的黑沼深淵,他體內種種強大的血脈天賦,只有在黑沼深淵才可以最大程度地發揮威力。

    在陌生的炎日深淵,即便是科恩,也沒有絲毫把握可以勝過惡魔君主的血脈後裔。

    因此,他在看到洛克已在進行魔化,明顯被秦烈激的發狂以後,也很明智地往一邊退開。

    「秦烈是吧?你是炎日深淵的締造者,在這一層深淵,你應該有你的優勢。」科恩一邊後退,一邊對秦烈說道:「如果你能善用你的優勢,或許……你還有一絲獲勝的希望,可也只有一絲而已。」

    他並不想看到秦烈被洛克所殺。

    他乃真正的深淵種族,對下八層的煉獄有所了解,也知道鬼祭君主的脾氣。

    洛克為鬼祭君主的血脈後裔,必然繼承了鬼祭君主的脾性,這意味著他只要殺死了秦烈,成為了炎日深淵的締造者,所有冒然進入炎日深淵的生命種族,都將被趕盡殺絕。

    這時,科恩已經在考慮,要不要趁著洛克和秦烈在戰鬥,趕緊離開炎日深淵。

    然而,他這個念頭剛剛滋生,又被洛克的一句話無情掐斷。

    「所有已經在本源深海附近,還有後續接近的傢伙,一個都不允許離開!」洛克道。

    那些同樣從鬼祭煉獄而來的重甲惡魔,聽到他的命令以後,嗜殺殘忍的目光,瞬間落在科恩身上。

    科恩眉頭一皺,立即打消了離開的念頭,就在空中停了下來。

    他自知他一人之力,絕對不是那眾多重甲惡魔的對手,所以只能原地不動。

    「我需要你看著我撕碎他,吃掉他的惡魔心臟!」洛克舔著嘴角道。

    「好吧。」科恩點了點頭。

    同一時間。

    一個看似普通的惡魔,在本源深海的另外一個方向停下,他還舉起手。

    奧克坦也突然頓住,一臉奇怪地說道:「怎麼了?」

    奪舍了一個惡魔的索姆爾,紫色眼眸內,閃爍著碧焰般的陰森鬼火。

    他似開啟了靈魂之眼,指著遠方灰茫茫的天空,「一群強大的惡魔,已經將秦烈困住了。其中的一個傢伙……應該是來自鬼祭煉獄!」

    「鬼祭煉獄?!」奧克坦臉色一變。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他應該是鬼祭君主的血脈後裔,他此時正在進行著魔化,那種鬼祭君主的血脈氣息,已越來越明顯了。」索姆爾深深吸了一口氣,似真的嗅到了什麼,「還有一個惡魔,身上有著恐怖的腐蝕氣息,應該是從黑沼深淵而來。嘿,我們不用著急,讓那些先到的傢伙,先消耗消耗秦烈好了。」

    奧克坦點頭停下。

    「那些傢伙,上一次都沒有進入過本源始界,根本不知道秦烈那傢伙有多麼難惹。」索姆爾低低怪笑,「如今秦烈身上流露的氣息,只是惡魔的味道,他沒有動用神族血脈,沒有融合那塊血肉豐碑,還沒有拿出靈域種族的靈力。他的靈魂,也還沒有展現出應有的力量,鬼祭煉獄的傢伙,恐怕還當秦烈只是一個運氣好點的惡魔。」

    「真是可憐。」奧克坦幸災樂禍的低笑,「那個傢伙,難道不知道同樣從煉獄過來的迪迦,都被秦烈給收拾的服服帖帖?」

    「很高興有可憐蟲先替我們墊刀。」索姆爾陰笑道。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