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四百二十九章 魔體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四百二十九章 魔體字體大小: A+
     

    本源深海。

    被一層層深紫色魔光裹住的秦烈,衣衫燃盡,赤裸裸地顯露出來。

    一縷縷深紫色流光,從本源深海內滲透向那紫色光罩,像是一條條靈動的紫色妖蛇,蠕動著鑽入他體內。

    紫色光罩內,秦烈赤裸的身子蜷曲著,似在忍受著錐心痛苦。

    不久后,一聲聲壓抑不住的慘嚎,從那光罩內斷斷續續傳開。

    絲絲縷縷的紫色流光,如紫色的靈蛇,又像一條條蚯蚓,就在他皮層下緩緩遊動著。

    他那具人形之軀,逐漸變得猙獰可怖,皮肉內似活動著眾多魔物。

    他的嚎叫聲愈發高昂。

    伴隨著凄厲的慘叫,從他的皮膚內,漸漸分泌出黏糊的角質,如一層硬甲覆蓋在他皮肉上。

    很快的,那些紫黑色硬甲,已遍布他全身。

    就連他的臉上,也被那些紫黑色硬甲塗滿,使得他的面容也發生了巨大變化。

    更多的紫色流光,繼續湧入他身體,繼續在他血肉內活動著。

    又過了一陣子,在他的肩部,開始突射出一根根怪刺。

    那些怪刺閃爍著黑魆魆的光芒,顯得極為鋒利。

    隨後,他的肘部和膝蓋,也分別突出根根鋒銳刀刺。

    他垂在腰部的兩手,指尖也不知不覺間變長了數倍,也是鋒利如劍。

    深度魔化……

    沉落本源深海以後,他吸吮著濃烈的魔氣。催動著惡魔血脈。使得這具軀體發生了巨大改變。

    魔化持續了許久許久。

    突然,當他全身湧入的魔氣濃郁到幾欲爆炸時,而他體內的魔化似乎終於停止后,那些紫色流光便不再湧入他體內。

    他心神一動,倏地從本源深海內飛出,又一次懸浮在海面上。

    他長長吸了一口氣,他看到繚繞他附近的深淵魔氣。隨著他的呼吸,竟然又一一飛入他體內。

    與此同時,他那一顆惡魔心臟,也瘋狂跳動起來。

    一段段惡魔古語,在那些深紫色血脈晶鏈內飛逸而出,烙印在他的心靈和血脈。

    八階血脈天賦——噬魔!

    在「魔化」以後,又一個全新的血脈天賦,從那惡魔血脈內覺醒。

    「嗷!」

    他厲聲嘶吼,滾滾聲浪如海波。向八方擴散。

    下方的本源深海,隨著他的嘶吼,似乎也蕩漾起層層漣漪。

    發泄了一番后,他稍稍冷靜下來,重新看向經過魔化以後的身體。

    和之前相比,他足足拔高了近一米。化為一個三米左右的高階惡魔。

    他赤裸的身子。覆蓋著一層紫黑硬甲,那些和他皮膚黏在一起的硬甲,仔細去看,似有著不顯眼的金色花紋。

    他神情一動,突然覺得那些紫黑硬甲,和以前的血脈天賦——金甲,似乎有著特殊的聯繫。

    他隨意取出一柄炎日島煉器師淬鍊的利劍,一劍刺在手臂上。

    「當!」

    清脆的金鐵交擊聲,從那臂膀上傳來,那柄天級兩品的利劍。非但沒有將他手臂刺開,劍刃似乎都要碎裂開來。

    他眼睛驟然一亮。

    天級的利劍,在靈域的靈器之中,已經算是不錯的器物了。

    這種級別的靈器,刺在他臂膀上,還是他沒有刻意激發血脈力量防禦的情況下,他竟然毫髮無傷。

    那層硬甲的堅硬程度,瞬間令他神情一震,也暗中竊喜起來。

    他旋即繼續打量魔化以後的軀體。

    在他的肩膀上,多出一根根尖刺,他的肘部和膝部,如突出一柄柄鋒銳利刺。

    就連他的指甲,在魔化以後,也像是變成了十柄窄窄的利劍。

    襯上他魔化后紫色的眼瞳和長發,高了近一米的身子,渾身散發出來的濃郁深淵氣息,此時此刻的他,根本就是一個戰鬥型的高階惡魔。

    他以肘部的利刺,劈砍在那柄天級的利劍上,那柄炎日島淬鍊的靈器,瞬間碎裂成一截截。

    他突地嘿嘿怪笑。

    「不愧是號稱超階血脈最強的血肉之軀!」他禁不住讚歎道。

    深淵惡魔一族,肉身之強悍,在各大域外種族中排名首位。

    就算是同樣以血肉之軀著稱的神族,和那些真正擅長血肉淬鍊的惡魔相比,也是稍遜一籌。

    靈族,他們的血肉軀體,連神族都不如,更加不能和惡魔相比。

    而魂族又是出了名只精修靈魂力量。

    因此,四大超階血脈種族,惡魔的肉身之強悍,乃是出了名的厲害。

    他在全力催發第二心臟的惡魔血脈,激發了「深度魔化」以後,他這具軀體藉助於本源深海,果然是被重新淬鍊了一番。

    淬鍊過後,他的惡魔血脈,擁有了「魔化」天賦。

    這還是一個和神族的「蛻變」類似的血脈天賦。

    他試著收斂惡魔血脈。

    「喀喀喀!」

    他全身的骨骼,突然發出一陣密集的爆響,伴隨著血肉和骨骼的刺痛,他拔高的身體,又緩緩的縮小。

    從他肩膀上,肘部和膝蓋上突出的尖刺,竟然一點點地,又收回他的身體。

    他的指甲也在一點點往皮肉內收縮。

    他的眼瞳和頭髮,在他惡魔血脈被刻意收斂以後,也變為正常的顏色。

    那些和他皮膚黏在一起的硬甲,也詭異的融化,化為液體融入他血肉。

    幾十秒后,他恢復了原貌,黑髮,黑眼,正常的體型。

    這時候的他,和魔化之前相比,沒有任何的區別。

    他的惡魔血脈也不再沸騰暴躁。

    他的身上,也沒有絲毫的深淵氣息,和一個普通的人族一樣,看起來人畜無害。

    他搖晃著手臂,活動著關節,發現這才是他熟悉的軀體。

    「這裡是炎日深淵,而我……乃是締造者,或許我還是應該試著魔化。」

    過了一會兒,他咧嘴一笑,再次激發惡魔血脈。

    「喀喀喀!」

    伴隨著骨骼爆響,和劇烈的痛苦,他身子拔高,全身異變。

    十幾秒過後,他以人族之軀,又一次完成魔化。

    以人族之軀魔化,用時大概十五秒左右,但是從魔化回到人族的過程,則是需要三十五秒。

    魔化以後的軀體,高一米多,肩部和膝蓋處,有鋒銳利刺,指尖鋒利如刀。

    這具魔化以後的身子,比神族血脈的蛻變還要猙獰古怪,他並不是很適應。

    從他身上多出的那些尖刺,極其的鋒利,戰鬥時如果不小心,甚至可能會傷到自己。

    他在本源深海的上空,站立了一會兒,忽地飛旋著,四處活動開來。

    他擺出種種戰鬥的姿勢動作,嘗試著,去熟悉以魔化后的軀體戰鬥。

    他壓根不擔心那些逐漸接近本源深海的外來者。

    時間匆匆,他從本源深海的上空,飛到附近活動,試著去掌握各種新的戰鬥方式,去慢慢體悟魔化后軀體的奧妙。

    他漸漸發現,他在魔化以後,體內的惡魔血脈非常的活躍,而且只要是在深淵,他能隨時隨刻吸收深淵魔氣。

    本源深海附近的深淵魔氣,一直非常的濃郁,他在感到疲憊時,只需要站在原地,就能感覺到那些深淵魔氣自然而然地逸入他身體。

    飛入他體內的深淵魔氣,會化為能量,融入他的惡魔血脈,補充他損耗的血脈能量。

    這個過程,和他人在靈域時,以丹田靈海吸收天地靈氣一樣。

    只是,那些深淵魔氣不是匯入他的丹田靈海,而是注入他的惡魔血脈。

    而且他不需要可以吸收,只要他站在一動不動,那些深淵魔氣也會主動湧入。

    這意味著,在魔化以後,他只要在有深淵魔氣的地方,他吃喝拉撒睡都在吸收著魔氣增強惡魔血脈力量。

    他忽然明白惡魔為何那麼強大了。

    每一個惡魔,從出生起,只要活著,都在無時無刻地吸收著深淵魔氣增強血脈力量。

    而人族,還有那些靈域以靈氣為強大之源的種族,則是需要先找到吸收靈氣的方法——修鍊一種靈訣。

    得到方法以後,還需要花費大量的時間,靜心凝神,去一點點聚集靈氣來修鍊。

    這樣的效率顯然不如惡魔。

    而且,和靈域的那些種族相比,惡魔又天生強大。

    他們在出生不久后,就要適應深淵殘酷血腥的環境,需要不斷去競爭,通過一次次戰鬥,去淬鍊自己的軀體,增強自己的血脈。

    他們就是為戰而生。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