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四百二十七章 禍亂再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四百二十七章 禍亂再起字體大小: A+
     

    「怎麼回事?這片天地正在變得炎熱?」

    深淵通道附近,賽多利斯家族的奧克坦,忽地停了下來,一臉的疑惑。

    「看來你也感覺到了。」索姆爾沉聲道。

    他以一個高階惡魔的形象,和奧克坦站在一起,紫發,紫眸,但從外表來看百分百是個惡魔。

    這是一具他剛剛融合的惡魔血肉之身。

    絕大多數的魂族族人,會選擇魂獸為最佳的血肉傀儡,主身往往都是魂獸。

    可索姆爾並非如此。

    他向來喜歡無拘無束,他活動在哪一個天地,就會在特定的域界內,就地取材挑選一具血肉之身。

    如今這具惡魔,是他和奧克坦進入炎日深淵以後,擊殺一名八階惡魔以後奪取的。

    同其他惡魔不一樣,他和奧克坦從深淵通道出來以後,迅速辨別了方向,徑直向本源深海的位置而來。

    他們曾來過本源始界,在這裡征戰過一段時間,也差點死在這兒。

    他們比別的惡魔更加熟悉如今衍變為炎日深淵的本源始界。

    「我是靈族族人,而你……則是魂族族人,你我擊殺秦烈以後,真的就能成為炎日深淵新的締造者?」奧克坦忽然懷疑起來。

    索姆爾嘿嘿一笑,道:「秦烈也不是惡魔啊。」

    此言一出,奧克坦神情一怔,迷惑道:「可本源始界已變化為炎日深淵,他既然不是惡魔。為什麼能令本源始界發生蛻變?」

    「他可以做到的。我們一樣可以,你不要忘記我們曾得到過什麼機緣。」索姆爾沉聲道。

    奧克坦聽他這麼一說,點了點頭,眼神重新變得專註。

    兩人旋即不再多言,在其他惡魔無頭蒼蠅般搜尋時,他們已逐漸逼近本源深海。

    每隔一段時間,他們都能感覺到炎日深淵變得越來越炙熱。發現他們越來越不了解這片天地。

    以前永遠被無盡黑暗籠罩的世界,如今天穹有了光芒,以前無法延伸的靈魂意識,如今可以四處探查,以前不存在的深淵魔氣,如今充盈在天地每一個角落……

    他們越來越覺得陌生。

    「呼!」

    一個衣著華貴的高階惡魔,臉上布滿精美花紋,深深吸了一口氣。

    「好純凈的深淵魔氣。」他忍不住讚歎了一句,說道:「這是一個初生的世界。它應該屬於我,應該隨著我的血脈而變化。」

    在他身後,站在十幾個身披猙獰重甲的惡魔,那些惡魔只露出紫色的眼瞳。

    從那些惡魔的眼瞳之中,全部釋放出暴戾嗜殺的光芒,如一頭頭瘋狂的魔獸。

    一股令人作嘔的血腥氣息。從那些惡魔身上傳來。那種詭異的血腥氣味,似在吸吮著炎日深淵的魔氣,使得他們重甲上的魔紋,變得越來越鮮艷。

    這些人的身旁,躺著十幾個惡魔,都是八階血脈的層次。

    還有幾個全身鮮血的高階惡魔,也是衣著華美,明顯也是高階惡魔。

    可那些高階惡魔,此時卻一臉的驚懼,他們看著那個滿臉詭異魔紋的惡魔。都在下意識後退。

    「下八層煉獄,鬼祭煉獄的惡魔!」

    「他是鬼祭君主的兒子!」

    「他竟然也來到了炎日深淵!」

    不斷後退的那些惡魔,顯然認出了那個一臉詭異花紋的高階惡魔來歷,他們似自知不是對手,都在往深淵通道的方向退離。

    他們分明是準備退出對炎日深淵的爭奪。

    「殺光他們,將他們的屍首堆成一堆,就放在深淵通道口。」那個從鬼祭煉獄而來的高階惡魔,嘿嘿一笑,說道:「以他們的鮮血,將我的名字留下,警告所有的新來者,我如今也在炎日深淵。」

    分明是他扈從的那些披著重甲的八階惡魔,低吼一聲,旋即衝殺向逃離的惡魔。

    如一股股紫色旋風,將那些逃離者淹沒,將他們迅速斬殺。

    一會兒功夫,就在深淵通道口,以惡魔還有一些異族的屍首,堆出了一個屍堆。

    在那屍體堆的前方,以惡魔的鮮血,寫上了一小段文字。

    做完這一切,臉上有著精妙花紋的高階惡魔,才領著那群扈從,從深淵通道的方向離開。

    他們走後,陸陸續續的,又有新的八階惡魔到來。

    新來的那些八階惡魔,倏一到來,就看到了那個顯目無比的屍體堆。

    他們也第一時間看到了屍體堆前的文字。

    大多數的惡魔,盯著那些文字看了一會兒,眼神閃爍了一陣子,都垂頭喪氣地默默退走。

    他們似自知不能在炎日深淵有所收穫,也知道既然已被那人警告了,還膽敢留在炎日深淵,那根本就是自尋死路。

    十個進來的惡魔,看了那個屍體堆,看到那些文字以後,幾乎九個都會重新返回深淵通道。

    只有寥寥數人,看到那些屍體堆和文字以後,選擇視而不見,繼續往炎日深淵內部前行。

    「咻!」

    一道身影從深淵通道閃現。

    她倏一在炎日深淵現身,如今還在本源深海內,以靈魂感知這片天地變化的秦烈,突然被驚醒。

    「深藍……」

    秦烈愣了愣,下意識釋放出一縷靈魂意識,瞬間漂浮向深淵通道那兒。

    就在他靈魂意識到底之前,又是一道身影,也在深藍之後從深淵通道現身。

    那是另外一個靈族的女人。

    「喲,深藍小妹,你居然又一次來到了這裡了。」美麗妖嬈的靈族女人,咯咯一笑,說道:「你是想再次奪取本源晶面嗎?」

    「不是。我只是知道奧克坦回來,我選擇重進,是為了殺死奧克坦。」深藍臉色淡然,忽然道:「貝蒂姐,你不會是專門為我而來吧?在這個時代的靈種,你和奧克坦本是我族的靈種,身懷三種血脈屬性,在奧克坦失敗以後,你……不會也想試一試吧?」

    眼前美艷妖嬈的靈族女人,乃是和奧克坦齊名的靈種,如果沒有深藍的出現,她和奧克坦會是下一任靈族的族長。

    不久前,奧克坦偷偷摸摸來到本源始界,試圖將深藍擊殺,結果卻失敗,賽多利斯家族也跟著遭殃。

    這意味著奧克坦徹底失去了競爭的權利。

    下一任的靈族族長,只有可能在深藍和貝蒂之間產生,而深藍又有著絕對的優勢。

    除非深藍死了,貝蒂才可能重獲機會,成為靈族的下一任族長。

    「我對靈族族長沒有一點點興趣。」貝蒂搖頭,道:「我是為那個秦烈而來。」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