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四百二十三章 規則約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四百二十三章 規則約束字體大小: A+
     

    炎日深淵,秦烈的身影,突兀地在本源深海上方浮現。

    他從深淵通道內,利用時空妖靈的血脈,還有本源晶面和炎日深淵的特殊聯繫,一瞬間便閃現於此。

    那塊血氣洶湧的墓碑,從他體內漸漸漂浮而出,碑面上一縷縷血筋般的血線蠕動著,使得這塊血肉豐碑如擁有著生命一般。

    他長長呼出一口氣,心神安寧下來,開始吸納那塊血肉豐碑內的血肉氣息恢復。

    阿薩德和納爾森所說沒錯,他能斬殺數十個八階、九階的惡魔,依賴的乃是時空妖靈的血脈秘術,還有那個特殊的環境。

    如果他所處的位置,不恰恰在那片黑洞聚集地,他就無法以時空妖靈的血脈秘術,調動起那一個個黑洞。

    那些蘊含著毀滅之力的黑洞,乃是一個強大的時空妖靈來庇護自己巢穴的陷阱,可以動用天地間最恐怖的力量,抹殺一切生靈。

    別是八階、九階的惡魔,就算是十階的惡魔大領主,被那些恐怖的黑洞吞沒了,也將灰飛煙滅。

    然而,他調用那些黑洞的時候,也在快速消耗著時空妖靈的血脈能量。

    就在他將那些惡魔引入黑洞擊殺,以冰藍色絲線,將惡魔的鮮血匯聚向血肉豐碑時,他體內時空妖靈的血脈能量已即將耗盡。

    他如果不立即離開,他體內的時空妖靈血脈,恐怕都不能凝結出一個星門助他進入炎日深淵。

    時空妖靈的血脈能量。和神族的血脈之力不同。似不能通過那一塊血肉豐碑頃刻間恢復。

    這時,他漸漸明白他體內的最主要的血脈,依然是神族血脈。

    那塊來自於神族的血肉豐碑,對神族的血脈之力,具有極其明顯的恢復補充作用,但對惡魔血脈和時空妖靈的血脈效果就大打折扣了。

    所以他才不得不先進入炎日深淵,多花費一些時間。將消耗的時空妖靈的血脈能量補充。

    他在恢復血脈力量時,神情安詳,心境平和。

    當本源始界奇異衍變為炎日深淵以後,他曾以靈魂翱翔暢遊,那時他便有不同的感受。

    如今他血肉真身到來,在補充血脈力量時,感受更加的清晰直觀。

    他生出一種回到「家」的感覺,這種感覺……和他在深淵通道激發時空妖靈血脈時頗為相似。

    所不同的是,他在炎日深淵內。靈魂的感知力似乎能無限延伸!

    心之所向,他的靈魂感知力,能觸及到炎日深淵最為遙遠的邊際!

    那是一種「如神」般的奇異洞察力。

    「深淵締造者,這是一層深淵的締造者獨有的能力……」他忽有所覺。

    突地,一絲微小的血脈悸動,從他第二心臟內傳來。

    第二心臟乃惡魔血脈匯聚之地。

    他以靈魂意識追尋著那一絲微小的血脈悸動。去感知那異常悸動的來源。確認其代表的含義。

    他的靈魂,如一隻隱形的眼睛,瞬間來到了深淵通道口。

    本源始界衍變為炎日深淵以後,最主要的變化,就是在這個世界的中央,多了那個貫穿炎日深淵的通道。

    那個深淵通道,也是他之前逗留之地,可以通往各大深淵層面,還有許許多多不知名的域界和天地。

    「呼!」

    一個八階血脈的閃電魔,撲扇著翅膀。渾身浴血地從深淵通道內飛出。

    這是炎日深淵的第一個外來客。

    這頭閃電魔的到來,引起了他血脈的微小變化,令他第一時間察覺到。

    似乎,身為炎日深淵締造者的他,本就應該對這個世界擁有如此神秘的掌控力。

    ——即使他如今血脈也只有八階。

    「八階的外來者……」

    他咧嘴一笑,猜測出這個閃電魔進入炎日深淵的目的,就是為了擊殺他,吞食他的惡魔心臟,取得他在炎日深淵的特殊地位。

    第一個閃電魔的到來,顯然僅僅只是開始,他留在深淵通道的那一道靈魂,如天眼般看到更多的八階惡魔,相繼從深淵通道內現身。

    那些八階惡魔,似乎之前還經歷過一番戰鬥,他們出現於炎日深淵以後,有的還在相互廝殺。

    「純粹的深淵魔氣!」

    「濃郁的深淵魔氣,還沒有完全散溢在天地之間,就是我們沒有殺死那頭締造者,能夠在此地多呆一段時間也不錯!」

    「嗨,這裡也開始孕育生命魔種,即將產生最低階的小惡魔了。」

    「真是一個有著無限生機的新世界啊!」

    很多到來的惡魔,在深淵通道附近轉悠了一圈后,都嘖嘖稱奇,流露出了濃烈的興趣。

    「嗯,索姆爾,奧克坦!」

    兩個新面孔的到來,令秦烈微微吃驚,下意識地在心中輕呼。

    上一次,他奪取本源晶面時,對這個還是「本源始界」的空間,已擁有了極其特殊的掌控力。

    那時索姆爾、奧克坦不得不狼狽而逃。

    如今本源始界衍變為了炎日深淵,他乃是深淵締造者的身份,索姆爾和奧克坦竟然還敢回來。

    「來送死的么……」他暗暗詫異。

    雖然炎日深淵剛剛形成,他也才成為締造者不久,可憑藉著那一塊化為他魂壇的本源晶面,他在炎日深淵內可以釋放出的力量,絕對超過幾乎絕大多數的八階血脈戰士。

    同樣進階八階的索姆爾和奧克坦也應該不是他的對手。

    另外,依仗著血脈的感知,他似能覺察到外來者細微的血脈和靈魂變化。

    這意味著在炎日深淵作戰他可以知己知彼。

    「無趣的對手。」

    他搖了搖頭,試圖重新開啟星門,呼喊血魂獸分身過來,將那塊血肉豐碑內的血肉精氣吞沒。

    他相信那些血肉精氣足以令血魂獸的血脈,從八階,迅速進階到九階巔峰。

    這樣血魂獸和暗魂獸的分身的戰力將相當。

    可在他嘗試以時空妖靈的血脈天賦,將星門洞開時,卻發現那星門血脈天賦竟然失效。

    他體內第二心臟的惡魔血脈為之一動。

    突然,他明白冥冥之中,他受到了深淵規則的影響,暫時無法以時空妖靈的血脈呼喚和他有關的人進入。

    作為炎日深淵的締造者,在一段時間內,他似乎必須遵守深淵古老的規則,迎接那些同階者的挑戰。

    那似乎是他應盡的義務。

    ……

    ps:昨夜忽地狂風暴雨,溫度驟降,老逆不慎被寒氣入體,元氣大傷,至今不曾恢復,今日只能一更了,諸位海涵~(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