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四百二十一章 嗜血妖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四百二十一章 嗜血妖靈字體大小: A+
     

    「蓬!」

    寒澈、冰暉過來的黑洞,在燦燦碎光中,化為了灰燼。

    對峙著的各方異族強者,在那黑洞爆碎以後,終有所覺。

    一束束刺目的光芒,頃刻間聚集向那片黑洞區,看到一縷冰藍色的光線,正迅速往回收縮。

    「那是……」阿薩德率先反應過來,一臉驚異地問道:「秦烈?」

    深藍抿嘴一笑,輕輕點頭,說道:「我也不知道他怎會回來的。」

    「咻!」

    秦烈的身影,突然從冰藍色光線回縮的洞口冒出,堂而皇之地又一次現身。

    「諸位好!」他咧嘴嘿嘿笑道。

    這時候,他已通過星門將伊諾絲送回了寒寂深淵,毀掉和靈域連通的黑洞以後,他此行的目的已達成。

    只要他願意,他現在可以瞬息間返回寒寂深淵,亦或者擎天城,包括炎日深淵。

    人在深淵通道內,他又全力激發了時空妖靈的血脈能量,只要他想走,他相信就算是阿薩德和寒澈這種級別的強者,也拿他無可奈何。

    就是確信能從容而退了,他才敢大大方方地現身,不怕和這些星河間的巔峰強者會面。

    「連通靈域的黑洞,是因為我的不慎而凝結形成,我專門進入深淵通道,就是要摧毀那個黑洞。」他真正鎮定下來,悠然說道:「如今那黑洞已被摧毀,各位如果還想前往靈域,就只能橫跨漫長的星海了。嘿。即便是以神族星空巨艦的高速。全力以赴馳騁,也至少需要兩年的時間,才能進入靈域的天地。而魂族、靈族和惡魔,離靈域的星河路程更加遙遠,你們恐怕需要更長的時間。」

    此言一出,匯聚於此的各大異族強者,都是臉色沉重。

    尤其是寒澈。他已面如寒冰,眼中透射的寒意,似乎將附近的天地都給冰凍。

    「你為什麼要這樣做?你明明身懷烈焰家族的血脈,本源始界時,烈焰家族也將你視為族人看待,你為何要背叛我們?」寒澈冷聲道。

    一眾異族強者都目顯疑惑。

    他們中的很多人,包括阿薩德和納爾森在內,其實對秦烈都不太了解。

    如果不是秦烈在本源始界現身,在各大異族七階血脈族人的手中。最終奪取了本源晶面,他們到現在也不會注意到秦烈。

    此刻,出現在他們面前的秦烈,一身的奇異氣息,逐漸引起了他們的注意。

    在浩瀚星海中,全部都是有頭有臉的各族血脈強者。如今都對秦烈起了強烈的好奇心。

    他們好奇為什麼不是惡魔的秦烈。能夠將本源始界衍變為炎日深淵,好奇為什麼秦烈身上流逸出時空妖靈的氣息,好奇秦烈和神族的關係……

    「我是靈域人族的族人,我不希望靈域被你們破壞殆盡,不想看到靈域生靈塗炭。」秦烈沉吟了一下,神情認真地看向寒澈,道:「我也不想和神族為敵,如果你們能老實待在域外,不想著侵入靈域的話,我們當然可以相安無事。至於米雅。還有那些玄冰家族的族人,要是你承諾玄冰家族退出對靈域的征伐,我可以想辦法送他們從碎冰域離開。」

    「我要是不同意呢?」寒澈冷聲道。

    秦烈想了想,說道:「米雅,我不會拿她怎麼樣。但那些如今被困碎冰域的玄冰家族的族人,在失去你和冰暉以後,將面臨靈域百族的聯合攻擊。就我所知的,我們人族的三帝,都擁有和你相當的實力。真要是那樣……那些還在碎冰域的玄冰家族族人,有多少能存活下來,我也無法保證。」

    「你會冷眼旁觀?」寒澈道。

    秦烈點頭,「我至多不插手。」

    寒澈冷森道:「我倒要看看靈域各族,有沒有本事將我玄冰家族那些族人滅掉!」

    這句話一開口,就表明他拒絕了秦烈的條件。

    秦烈臉色也陰沉下來。

    他好言相勸,希望得到寒澈的一句承諾,承諾玄冰家族不參與神族侵入靈域的行動。

    只要寒澈承諾了,他會想辦法說服冰帝,然後送那些碎冰域的玄冰家族的族人,通過泊羅界和寒寂深淵連通的域界之門,將那些玄冰家族的族人弄到寒寂深淵,從那兒的深淵通道返回神族。

    這樣一來,至少玄冰家族不會再次踏入靈域。

    他深知神族五大家族的實力,有多麼的恐怖可怕,不到萬不得已,他並不想和神族撕破臉。

    他想儘可能避免神族和靈域的殊死一戰,就算最終不能避免,他也希望神族力量減弱一些,希望能夠為靈域百族多爭取一點時間。

    通過秦業的說法,他知道只要能夠多一點時間,秦家的一個計劃,就能令靈域百族多出許多域始境和十階血脈強者。

    每多為靈域爭取一點時間,等神族真正到來以後,靈域百族的實力就會強大一分。

    或許,在三五年以後,神族浩浩蕩蕩而來,發現靈域百族有近百個域始境和十階血脈強者以後,會宣布中止侵入靈域的計劃。

    他希望神族能夠和當年一樣,認定轟擊靈域將會損失慘痛,從而再次選擇離開。

    可惜,如今寒澈明確拒絕了他的好意。

    「秦烈,要不了太久,族內就會在如何處置你一事上達成一致。」寒澈眯著眼,道:「到了那時,自然會有人被安排專門擒拿你。除非你永遠縮在那個由你締造的炎日深淵,一直不出來,否則自然會有人找到你。哦,不對,就算你在炎日深淵,族內也會安排和你血脈相當者進入,你好自為之吧。」

    丟下這番話以後。寒澈竟然沒有繼續逗留。而是化為一道冰光突地消失。

    另外四大家族的族長,之前通過血肉豐碑,要求他決不可殺死秦烈。

    他也知道,在深淵通道內的秦烈,一旦被驚動了,立即就會通過星門遁離。

    在意識到他沒辦法拿秦烈怎樣以後,寒澈冷靜下來。選擇從深淵通道返回族內,和其餘四大家族的族長,還有那些族老,就秦烈一事仔細商談一番。

    他於是第一個離開。

    寒澈一走,他釋放出來的極寒之力,像是擁有靈魂意識,竟也紛紛消失。

    眾多被極寒之力冰凍的八階惡魔,魔軀重新有了溫度,那些苦苦抵禦的九階惡魔。猙獰的神情,也逐漸變的放鬆。

    八階和九階的惡魔,因寒澈的離開而解脫,他們嗜血暴戾的眼瞳,突地盯上了秦烈。

    「炎日深淵的締造者!」

    惡魔們呼吸變得急促,惡魔心臟的跳動聲。也如雷轟般響亮。

    一團團深紫色的深淵魔氣。夾雜著他們的血脈能量,如璀璨焰火爆炸,從他們的位置絢爛炸開。

    「嗷嚎!」

    嗜血的惡魔,瘋狂地朝著秦烈撲殺,試圖第一個吞吃秦烈的心臟,取代秦烈成為炎日深淵的新主人。

    靈族的阿薩德,納爾森,還有魂族的兩個皇子,包括羽族、骨族的族人,此時都靜觀其變。

    他們似知道秦烈隨時都會離開。

    沒有人認為那些八階和九階的深淵惡魔。能夠在深淵通道內,將秦烈給瞬間斬殺。

    尤其在秦烈分明可以動用時空妖靈血脈秘術的特殊情況下。

    「沒有一個達到十階的深淵大領主,就想要在這片奇地將我撕碎吞食,恐怕沒有那麼容易。」秦烈搖頭一笑。

    他眼中突地綻放出一道道冰藍色碎光。

    一縷縷冰藍色絲線,從他體內飆射向八方,刺入眾多大小不等的黑洞。

    以他為中心,一束束冰藍色絲線,猶如孔雀開屏散開。

    被冰藍色絲線滲入的黑洞,突然間,竟猛地飛動開來。

    霎那間,那些如死寂萬年的黑洞,呼呼地飛旋著,像是一張張擇人而噬的魔口,竟反朝著眾多惡魔張開。

    從那數百個詭異黑洞內,傳來陣陣強猛的吸吮力,阿薩德和納爾森等靈族十階血脈戰士,從那些黑洞之中隱隱可以窺探到無數末日磁暴。

    即便是靈族的族長阿薩德,臉皮子都忍不住抽搐了一下,似不忍目睹惡魔即將遭遇的殘酷死亡。

    「慘……」納爾森也搖了搖頭。

    身為靈族的十階血脈戰士,他們都知道當年為了擒拿時空妖靈一族,為了將那些時空妖靈帶回祖地,靈族曾付出多麼慘痛的代價。

    他們對時空妖靈一族的認識,要超過所有的域外強者,遠遠超過惡魔。

    他們知道時空妖靈在深淵通道能造成怎樣的毀滅殺傷力。

    一個個八階、九階的惡魔,瘋狂衝殺向那片黑洞區以後,都突然不受控制地被吸入那些活動的黑洞。

    「喀嚓!喀喀喀!」

    從那些被冰藍色絲線牽引的黑洞內,只傳來微弱的,卻令人毛骨悚然的骨骼爆碎聲。

    然後,從那些惡魔穿過的黑洞口,也能隱隱看到一團團巨大的身影瞬間化為血霧。

    下一刻,一股股濃稠至極的惡魔鮮血,順著那一根根冰藍色絲線,被秦烈從眾多黑洞內,一一給抽離出來。

    如江河溪流般的惡魔鮮血,快要匯入秦烈體內時,從他體內飛出一塊血肉豐碑。

    所有的惡魔鮮血,於是都消失於那塊血肉豐碑,被煉化為精純的血肉精氣。

    「血肉豐碑!」

    「烈焰家族遺失的那塊血肉豐碑!」

    「竟然在他手中!」

    冷眼旁觀者為之沸騰。

    短短一瞬間,數十個八階和九階的深淵惡魔,永遠地消失在恐怖黑洞內。

    他們的鮮血,則是被時空妖靈的血線抽出,化為了血肉豐碑內的能量。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