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四百一十九章 成王敗寇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四百一十九章 成王敗寇字體大小: A+
     

    不知名的域外空間。

    一艘艘星空巨艦,如星河內的巨獸,靜靜地暢翔在無盡星海。

    其中一艘星空巨艦內部。

    四個高大健壯的神族男子,似通過一條條光之隧道,突然匯聚一堂。

    其中三個神族男子,身影倏一閃現,立即從體內漂浮出一塊塊巨大的石碑。

    三塊石碑,懸浮於那三個神族男子的頭頂,石碑上一道道血光交錯,釋放出陣陣靈魂波盪。

    三個持有石碑的神族男子,眯著眼,以靈魂感知。

    許久后,光明家族的禹曦,伸手將那一塊血肉豐碑抓下來,將其隨手塞入體內。

    「寒澈的消息。」他看向那唯一一個沒有拿出血肉豐碑的男子,說道:「玄冰家族提前進入了靈域,聽寒澈的意思……他們是被靈域種族誘引過去的。而擁有你們烈焰家族血脈的秦烈,似乎是主使者,那個秦烈還將米雅給擒拿住。寒澈如今現身於深淵通道,想要知道最近名聲極大的秦烈,和你們烈焰家族究竟是什麼關係?」

    其餘兩個神族的男子,也相繼將血肉豐碑收入體內,都以徵詢的目光看向烈焰昭。

    「秦烈是那個人的外孫。」烈焰昭漠然道。

    體魄魁梧,一頭赤紅色披肩長發的烈焰昭,渾身釋放出熾熱氣息,猶如一座不斷在噴涌著岩漿烈焰的火山。

    「他和我們烈焰家族,目前沒有什麼關係。以後……我也說不準。」烈焰昭沉吟了一會兒。不急不緩道:「前段時間,那個人找過我,向我索要了那株生命古樹。」

    黑暗家族的暗昊,神情一動,道:「靈域木族的那株生命古樹?」

    「不錯。」烈焰昭道。

    禹曦和嗜血家族的曠絕,同時將不解的目光,投射到暗昊身上。

    光明家族和嗜血家族。沒有參與三萬年前神族對靈域的入侵,他們對發生在靈域的許多事情,都是一知半解。

    他們並不知道那一株生命古樹代表著什麼。

    暗昊則不同,身為黑暗家族的族長,他在三萬年前時,曾和烈焰鳶一同征戰靈域,他知道靈域的眾多秘密。

    而且,他和烈焰鳶也曾是摯友,比烈焰昭這個烈焰家族的現任族長。更要了解烈焰鳶一些。

    「那株靈域的生命古樹,蘊含著極為神秘的生命能量,靈域的木族族人,就是由生命古樹孕育而出。」暗昊低頭沉思了一會兒,臉色凝重地說道:「當年,他奪取那一株生命古樹以後。經過仔細地檢測探查。確認那株生命古樹和『生命始源』有關。他所進行的『完美之血』計劃,也將那株生命古樹,視為補全完美之血的最後一片拼圖。」

    話到這兒,暗昊沉默了下來,似在回憶更深層的東西。

    另外三大家族的族長,都神情肅穆,噤聲等候。

    一陣長時間的沉默后,暗昊才重新開口:「可惜,當年他啟動的『完美之血』計劃,還沒有達到運用生命古樹的階段。就提前失敗了。」

    暗昊抬頭,幽暗無光的眸子,似突然亮了一下,「如今他索要回那一株生命古樹,莫不成……那個計劃已經到了最後的階段?」

    三大家族的族長,聽到暗昊的說法,全部眉頭一挑。

    「不太可能吧?」嗜血家族的曠絕搖了搖頭,「近兩萬年來,始終沒有他的消息傳來,沒人知道他潛隱在何處。如果他的計劃成功了,他可以正大光明地返回族地,相信憑藉著『完美之血』計劃的成功,他可以拿回他失去的一切。而且,族內所有的老者,也會立即將他視為我族新的領袖,他可以依靠那個計劃重新接管一切。」

    「那個計劃真的成功,我族……或許能夠在十萬年之內,成為無盡星海的絕對霸主。」光明家族的禹曦,深吸一口,道:「真要那樣,他的確可以風風光光回歸,他不但可以重做烈焰家族的族長,我們也都心悅誠服,會主動推崇他為神族的神王。」

    「神王……」暗昊扯了扯嘴角,道:「他的確垂涎那個位置很久了。本來,如果他可以徹底統治靈域,依仗靈域將烈焰家族的實力,積累到足夠高的程度,還有完美計劃的成功,他是很有希望問鼎神王之位的。」

    「神王之位空置太久太久了,如果他真有那個能力,我親自送他登頂!」曠絕咧嘴一笑,滿臉的猙獰之色,「當然,他需要更多的東西去證明自己!還需要以一己之力,抵禦住我們幾個的聯合轟擊,只有那樣才能登上神王寶座!」

    四大家族的族長,在此密議時,遠在深淵通道的寒澈,一臉的猶豫。

    他沉吟了許久,最終暗嘆一聲,又將一段靈魂訊念,通過那一塊血肉豐碑傳遞出去。

    本來,他是準備保守那個秘密,想依仗那個秘密,令米雅和玄冰家族受益的。

    可惜,如今米雅下落不明,而秦烈又突然在深淵通道出現,還恰恰在這個黑洞口。

    玄冰家族目前又身陷困境,秦烈明顯不值得信任,不然不會一看到他和冰暉現身,沒有一句解釋的話語,立即就逃離此地。

    他被迫將那個巨大的秘密泄露出去。

    暗昊、禹曦和曠絕,感知到新的消息,又將血肉豐碑釋放出來。

    他們又一次以秘術來聆聽寒澈的傳訊。

    「什麼!」

    三大家族的族長,這一次全部駭然變色,禁不住尖叫出聲。

    他們將血肉豐碑收回以後,眼中都釋放出匪夷所思的光芒,神情也都是激動至極。

    「怎麼?」烈焰昭詢問。

    「就是那個秦烈,不但擁有了玄冰血脈,還覺醒了『絕對零度』!」禹曦沉喝。

    烈焰昭也轟然一震。

    神族史上,從沒有過兼顧不同血脈屬性的特例,從未有過!

    「完美之血」最基本的要求,就是將神族的五大血脈屬性,集結在一人身上。

    這也是啟動「完美之血」計劃的初衷。

    即便是暗昊在靈域的那些年,所看到的一個個「完美之血」計劃的半成品,也只是神族的族人稍稍擁有了靈域一些種族的血脈屬性。

    而那些神族的年青族人,也在擁有靈域一些種族的血脈屬性以後,不久便相繼死亡。

    沒有一人能長時間存活。

    一次次的失敗,烈焰家族和黑暗家族的族人大量的死亡,最終導致他和烈焰鳶反目成仇。

    在他堅信「完美之血」計劃,根本就是一個錯誤,沒有必要在繼續下去時,他就和烈焰鳶站在了對立面。

    那時,以烈焰昭為首的一部分烈焰家族的族人,因族人的慘死,也將烈焰鳶視為了瘋子。

    就在靈域的百族,齊心協力要將黑暗家族和烈焰家族驅逐而出靈域時,在神族的內部,已經爆發了不可調和的矛盾。

    烈焰鳶,被暗昊和烈焰昭為首的烈焰家族族人同時排擠。

    而且,暗昊和烈焰昭也暗中得到了神族另外三大家族的認可,神族的那些族老也都認為那個計劃已經失敗,沒有繼續下去的必要。

    他們認為,大量的族人因那個錯誤的計劃犧牲,烈焰鳶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本來,神族從靈域撤離以後,他就應該接受神族內部的公開審判。

    他最終以為族人斷後為名,在和靈域強者的戰鬥中,就此消失不見。

    一直到現在,暗昊和烈焰昭,還有禹曦、曠絕等人,都認為他是自知返回神族以後,必將遭受族人的審判,不甘心束手待斃,所以才會假借和靈域種族戰鬥為借口離開。

    事實也的確是這樣。

    他所有的麻煩,歸根結底還是「完美之血」計劃的失敗。

    他在靈域耗費了眾多資源,將靈域各族精血匯聚,不惜搞的靈域百族天怨人怒,不惜令本就繁衍困難的族人,一個個死亡,也要堅持繼續那個計劃,可那計劃卻遲遲看不到成功的希望。

    他花了那麼多時間,都沒有能夠證明,神族的五大血脈屬性,可以集中於一人身上。

    這是他令神族那些族老選擇放棄的最大原因。

    那些族老,在認定那個計劃成功無望了,這才開始追究他的責任。

    一切地一切,都是因為他的失敗,否則局面不會是這樣。

    然而,現在那個和他有著血脈淵源的秦烈,竟然擁有了玄冰家族的血脈,還依此覺醒了「絕對零度」血脈天賦,這足以證明那個計劃並不是徹底失敗!

    「他索要回生命古樹,難道……那個計劃真的成功了?」烈焰昭一臉茫然,「難道是我們錯了?如果,如果我們當時多給他一點時間,我族會不會已經在推行那個計劃了?」

    暗昊深吸一口氣,突然道:「事關重大,我們應該立即將此事,告知我族所有的族老!」

    「還有,不論那個秦烈和烈焰家族有沒有關係,他都必須要好好活著!」禹曦道。

    「我立即通知寒澈,那個秦烈要活著!至於他女兒米雅……」暗昊皺了皺眉頭,道:「我看遠遠不及秦烈重要。」

    「同意!」

    「同意!」

    「同意!」

    其他三大家族的族長,相繼點頭,要暗昊傳訊寒澈,必須竭盡全力保證秦烈的存活。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