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三百九十章 星淵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三百九十章 星淵字體大小: A+
     

    寒澈離開時,伸手牽動了四座冰川,將其環繞在秦烈和米雅身側。

    那四座冰川位置落定以後,朝著秦烈一方的冰面上,滋生出一簇簇雲棉般的寒流,那些寒流閃現以後,秦烈附近的冰寒氣息,漸漸增強了數十倍。

    一層冰瑩透亮的光膜,也慢慢浮現,將他和米雅完全籠罩。

    只要寒澈還在碎冰域,這片區域任何細微變化,他都能第一時間捕捉,他留下的那些極寒之力,可以抵禦九層魂壇的一次攻擊。

    他自信碎冰域的任何外敵,即便發現了秦烈和米雅,也絕不可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傷害到秦烈和米雅。

    因為有這樣的自信,寒澈才放心離開,將看護秦烈的重任交給米雅。

    在他和玄珞離開以後,一身銀亮鎧甲,身姿高挑的米雅,便好奇地打量著秦烈。

    她明眸閃現出熠熠冰光,如無暇的冰玉石,剔透明亮。

    「明明是烈焰家族和人族的混血者,不但早早覺醒了烈焰家族的『燃燒』,竟然在八階血脈時,另外覺醒了『絕對零度』。這傢伙……到底是什麼怪物?」米雅暗暗驚奇。

    停滯不動的秦烈,雖然閉著眼,卻知道米雅的存在,也知道米雅默默注視著他。

    他其實暗暗鬆了一口氣。

    米雅不是冰暉,也不是寒澈,在他來看容易對付,也更加容易糊弄……

    他沒有顧忌米雅的存在,集中精力在體內的血脈變動上。感知著八目妖靈血脈。那正在逐漸覺醒的新天賦。

    體內,代表著八目妖靈的幽藍色血脈晶鏈,慢慢交織著,在他胸口和丹田之間,形成了一條垂直血脈光流。

    那血脈光流倏一形成,秦烈神魂巨震,突然生出一種奇妙的感受。

    ——他似和深淵通道有了玄妙的聯繫!

    霎那間。他回想起跟隨烈焰煬,經過深淵通道前往黑暗深淵的那番事。

    他在深淵通道內,體內八目妖靈的血脈異常活躍,他當時就生出一種回到家的奇異感覺。

    他詢問烈焰煬以後,烈焰煬確認八目妖靈就是在深淵通道內孕育出來,之後才被靈族擒獲,被帶往了靈族的族地。

    靈族的族人,最終將八目妖靈變成了他們的魔寵,八目妖靈也離開了深淵通道。

    深淵通道。不但是可以連通深淵一百零八個層面的通道,而且內部黑洞和各種空間之門多不可數。

    幾乎所有的域界和種族,都有可以和深淵通道連接的奇異空間點,神族、魂族和靈族等血脈種族,能時常在深淵各層走動,依賴的也是深淵通道的神秘特性。

    深淵通道。可謂是茫茫星河中。最為複雜神秘的一個空間樞紐。

    八目妖靈,就誕生在這麼一個奇地,他體內八目妖靈的血脈天賦——星門,能夠讓他在任何一個域界,都通過星門來去自如,必然也是因為八目妖靈的血脈,和深淵通道有著神秘的聯繫。

    只是,他以前以血脈凝結星門時,從未感覺到深淵通道的存在。

    他以前也不知道星門的形成,有沒有依賴深淵通道。不知道星門、八目妖靈和深淵通道之間,究竟有著何等特殊的關聯。

    直到現在,隨著他融合了天棄大師贈送的十階八目妖靈的精血,隨著他突破到八階血脈,他終於清晰無比地感覺到體內那些幽藍色的血脈,和深淵通道間的奇異聯繫!

    「血脈天賦——星淵!」

    八個璀璨光球,以八目妖靈的血脈能量凝結,倏然從他體內飛逸而出,如八隻眼睛般漂浮在他身旁。

    那八個光球,如一顆顆閃亮的星辰,又像是八目妖靈的八隻眼睛。

    八個光球閃爍著,似在抽離著某種力量,然後一點點變大膨脹。

    他所在的空間,突然開始以他為中心塌陷,如要形成一個巨大的深淵漩渦,要絞碎一切外物一般。

    「咔嚓!喀嚓!」

    寒澈牽引而來的冰川,在那八個光球膨脹時,突然承受不住的爆碎。

    那些冰面內的寒流,在冰面炸裂以後,化為一簇簇的寒雲,如有靈性一般,將神情驚駭的米雅圍住。

    以秦烈為中心,空間開始塌陷崩碎,周邊冰川冰岩瘋狂爆碎,炸開的冰刃、冰錐四處激射飛旋。

    那片區域,如瞬間變成了恐怖的煉獄,如要碾碎一切生靈血肉。

    米雅捂著嘴,嬌容失色,下意識地後退。

    那一簇簇寒流,則是在她身旁飛旋著,助她抵禦著那些暴亂的空間之力,令她不受空間炸碎的影響。

    同時,碎冰域的深處,其中一艘星空巨艦,突然有一物傳來刺耳的尖嘯。

    冰暉從中飛出,一臉驚容地站在寒澈身旁,道「我們已失去對碎冰域空間的封禁!」

    寒澈神情不變,道:「就在此刻,秦烈體內的血脈,另外覺醒了屬於八目妖靈的血脈天賦!你我都知道八目妖靈乃是空間之靈,誕生於深淵通道,而深淵通道乃無盡星河所有奇異空間的中央樞紐。」

    「他新覺醒的血脈天賦,為星淵,和深淵通道有著奇特關係。」

    「星淵的形成,碾碎了我們干預的碎冰域空間規則,使得碎冰域的空間恢復了原樣。」

    「我們要不要阻止?」冰暉臉色凝重,又道:「米雅還在那兒,她會不會有危險?要不……我過去看看?」

    「沒事的。」寒澈笑了笑,道:「我留了一部分血脈力量在米雅身旁,她不會有什麼危險,只要我還在碎冰域內,一切都不會失控。」

    他這麼一說,冰暉點了點頭,也就不再多言。

    「喀嚓!喀喀喀!」

    此刻,以秦烈為中心,塌陷的空間,將附近所有實物絞碎,漸漸形成一個空間漩渦。

    從那空間漩渦內,不斷地蕩漾出層層空間波紋,波紋向四面蔓延,似碾碎了眾多無形的繩索。

    碎冰域的空間,本來似被某種能量捆縛著,這時那些捆縛碎冰域的力量,被悄然消泯於無形。

    秦烈心神一動,立即察覺到他的星門,已不受碎冰域的影響。

    他突然咧嘴嘿嘿笑了起來。

    碎冰域的空間解封,意味著他脫離了危險,只要他願意,可以馬上從碎冰域脫身。

    「我聽玄珞說,明煦、浩桀和蒼曄他們,都在你手上吃了苦頭,如果不是你手下留情,所有進入本源始界的我族族人,都不能活著回來?可是如此?」玄冰家族的米雅,好奇地看著他,興緻盎然地問話道。

    放鬆下來的秦烈,不再那麼拘謹小心,燦然笑著看向她,道:「可以這麼說。」

    米雅突然明眸一亮。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