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靈域 » 第一千三百八十三章 暴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靈域 - 第一千三百八十三章 暴露字體大小: A+
     

    玄冰家族的那名十階血脈戰士,就是之前在龍界,以一桿銀槍將眾多巨龍冰凍的強者。

    此人名叫冰暉,天性冷酷嗜殺,在玄冰家族乃是赫赫有名的凶人,在整個玄冰家族也只有寒澈能使喚他。

    以血脈秘術,把碎冰域外圍那一頭火焰巨龍給暗算了一下的冰暉,本欲返回星空巨艦,冷不防發現一塊巨大的冰岩,竟在那火焰光團墜落時,突然間開始挪動。

    冰暉立即被驚動。

    一身嶄亮銀色鎧甲的冰暉,在爆碎的冰塊中不急不緩行來,冷酷的臉上滿是嘲弄之色。

    被他盯上的那塊冰岩,一避過火焰隕石的衝擊,挪移的速度驟然加快。

    似覺察到冰暉的動靜,那塊冰岩從碎冰域較深的區域,疾若閃電地向外飛掠。

    冰岩飛離的方向,不但遠離碎冰域的深處,也和裴德鴻眾人所在的碎冰域外沿相反,明顯想要同時避開玄冰家族和六大勢力。

    「父親,冰暉大叔好像發現了一個有趣的目標。」

    同樣穿著銀亮鎧甲的米雅,站在一艘星空巨艦前端,當她看到冰暉擊碎那些火焰隕石,並沒有立即返回,而是朝著一塊冰岩追擊的時候,瞬間興奮起來。

    玄冰家族的女性,大多有著冰肌玉膚,米雅更是如此。

    米雅的白皙肌膚,猶如寒玉,她的雙眼清澈如潭水,那一身突顯她身姿的精美鎧甲。令她渾身釋放出一種迷人的高貴優雅氣質。

    「那塊冰岩離我們如此之近。而我們卻未能察覺到,潛藏其中的傢伙有點門道。」寒澈淡然道。

    「父親,我想過去看看。」米雅神情雀躍,請求道:「反正那些龍族的傢伙,一時半會兒也來不到這裡,我想了解一下靈域其他種族的族人。」

    寒澈語氣淡漠,隨意道:「可以。」

    他相信冰暉的的實力。相信冰暉能輕鬆應付潛藏在冰岩內的任何人,也相信即便在碎冰域發生了意外,他也可以及時出手補救。

    「謝謝父親。」米雅笑道。

    「玄珞,你跟著米雅,你也去見識見識靈域其他種族的族人實力。」寒澈吩咐道。

    從本源始界返回不久,玄珞的血脈也順勢突破到八階,在寒澈的眼中,玄珞乃是未來玄冰家族的另外一個冰暉,是可以達到十階血脈的潛力股。

    所以他極為看重玄珞。一直在盡心栽培,好為將來的玄冰家族蓄力。

    他答應讓玄珞領著玄冰家族的戰士踏入深淵,就是意味著他看好玄珞的將來,這趟年紀輕輕的玄珞能夠和米雅一道兒,第一批就過來。也是出於重點磨礪玄珞的原因。

    「知道了。」玄珞點頭。

    在寒澈的注視下,他和米雅兩人離開星空巨艦。追隨著冰暉的蹤跡。也朝著碎冰域另一方邊沿而去。

    那塊疾若閃電的冰岩內部。

    咒之始祖臉色陰沉,端坐在地的全身,不斷飛射出一束束靈力光線。

    那些光線,在他身旁交織成奇異的陣圖,湧現出強烈的靈力波動。

    在他體內靈力的牽引下,他和秦烈藏身的冰岩,在碎冰域內狂馳著,試圖甩開冰暉的追逐。

    可那十階血脈的冰暉依然如影隨形。

    咒之始祖不時焦急地看著秦烈,心中暗暗咒罵著那頭火焰巨龍,在思量著擺脫冰暉的辦法。

    冰洞中。秦烈汗如雨下,全身青筋暴起,神態猙獰。

    他壓根不知外界的嚴峻局勢。

    此刻,他體內血脈之間的爭鬥,也在如火如荼的上演!

    天棄大師贈與的十階八目妖靈的鮮血,和他體內原有的八目妖靈血脈融合之後,那些幽藍色的血脈晶鏈就開始變得咄咄逼人。

    代表著八目妖靈的那些幽藍色血脈晶鏈,都已匯聚在他第一顆心臟附近,試圖衝擊神族血脈。

    之後,他將赤血猿王、暴雷蟒王和九尾狐王的一滴滴精血,也給融入血脈。

    屬於深淵惡魔的血脈,在三大獸王精血入體以後,也猛地變得異常活躍。

    那些深紫色的血脈晶鏈,竟從他的第二心臟逸出,也開始朝著他第一心臟發動了衝擊,要和八目妖靈的血脈同時爭奪第一心臟!

    他體內目前共有四大血脈體系,除虛渾之靈血脈沒有異動外,其餘三大血脈都在暴動!

    而暴動的地點,就在他的第一顆心臟!

    他所有的注意力也都集中在第一顆心臟,他看到聚涌在第一心臟內的神族血脈,已經在洶湧燃燒。

    代表著神族的赤紅色血脈晶鏈,隨著火焰的燃燒,不時閃現凝結出全新的血脈構造。

    一股極寒之力,從那燃燒的血脈晶鏈之中,詭異地突現。

    「呼!」

    他下意識地深吸一口氣。

    那塊在碎冰域極速移動的冰岩,在他吸氣的時候,潛藏在冰岩內的寒力,竟被瞬間抽離乾淨!

    冰岩,頃刻間化為灰白色的石塊,再也支撐不住咒之始祖的靈力灌注。

    「蓬!」

    失去寒力的冰岩,移動中陡然炸碎,化為漫天灰白石屑。

    一圈蘊含空間波動的光幕,在冰岩爆碎時,被咒之始祖收入胸口。

    可他和秦烈的身子,在冰岩爆碎時,卻毫無意外地暴露出來。

    也在此時,不急不緩等候著什麼的冰暉,慢悠悠站到秦烈和咒之始祖前方之路上。

    他的視線越過了秦烈和咒之始祖,落在一路狂馳而來的玄珞和米雅身上,略顯不滿地說道:「你們兩個太慢了,為了等候你們追上來,我忍到現在都沒有動手,這浪費了我不少時間。」

    「這不是來了么?」米雅輕笑道。

    「秦烈!」玄珞突然喝道。

    「什麼?」十階血脈的冰暉,一聽到玄珞的喝聲,臉色驟然凝重,「他就是那個烈焰家族的混血者?」

    「他是秦烈?」米雅興奮若狂。

    「是他。」玄珞深吸一口氣,以此來平復暴亂的心境,他同樣臉色驚異至極,不敢置信地沖秦烈喝道:「你怎會在此?」

    冰暉愣了一下,似突然想起什麼,道:「莫不成……我們能提前踏入靈域,能早兩年過來,是因為你們的引導?如果是這樣的話,這傢伙是在幫助我們,他應該是和烈焰家族達成了默契。」

    他和寒澈一樣,一來到碎冰域就覺察到異常,從而懷疑有人暗中幫助他們。

    看到擁有烈焰家族血脈的秦烈,忽然在碎冰域深處現身,他立即想到了其中玄妙,懷疑就是秦烈放他們提前進入靈域的。

    ……(未完待續~^~)



    上一頁    下一頁